我已授权

注册

宋人已开始使用马鬃毛制作的软毛牙刷

2018-06-25 13:25:00 法制晚报 
《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作者:吴钩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年4月定价:108元

  《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作者:吴钩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时间:2018年4月定价:108元

  每天早晨,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刷牙洗脸。那古人也刷牙吗?如果刷,那又是用什么刷牙呢?杨、柳、桃、槐等树的枝条都可拿来当“齿木”。“齿木”并没什么技术含量,将树枝一端嚼烂,露出木纤维,便可用来揩齿。不过,如果你以为古人清洁牙齿时都得依靠手指头与简陋的“齿木”,那未免将古人想象得太low了。唐宋时候,许多人已经用上了植毛牙刷,跟我们用牙刷刷牙没什么两样。

  中国人唐朝时就已经开始使用牙刷

  按照以前的说法,世界第一把牙刷是1770年(清乾隆年间)英国人威廉·阿迪斯在监狱里发明的,他给一根骨头钻了几个小孔,然后嵌上猪鬃毛,制成了人类社会的第一把牙刷。但考古的发现率先颠覆了这一说法。

  1953年,考古学家在内蒙古赤峰大营子发掘了辽国附马卫国王墓,从陪葬品中发现两把骨制刷柄。根据考古报告的描述,骨柄长约19.50厘米,一端有8个穿透的植毛孔,分为两排,每排4孔,小孔有植毛痕迹,植毛面的孔径略大于背面的孔径,骨柄呈长条状,植毛部则为扁平长方体,“制法极似现代的标准牙刷”。研究口腔医学的学者相信,这是两把辽代的牙刷。

  随后,类似的骨制牙刷陆续从多处辽墓中出土。内蒙古赤峰宁城县小仗子一号辽墓、宁城县埋王沟三号辽墓、赤峰巴林右旗辽墓、乌兰察布兴和县尖山村辽墓、兴安盟突泉县西山辽墓群、辽宁喀左县白塔子乡四号辽墓、北票西官营子村二号墓都发现了骨制牙刷柄,“形制与现代牙刷相近,长度与植毛孔数无一定之规,但长度一般在25厘米以内,植毛孔数最少4孔,最多24孔。牙刷多与水具或梳洗用品同出,如小盂、碗、杯、小缸、盆、瓶、瓷盒等”。此外,在金代墓葬品中也发现了多把骨质牙刷柄。

  从出土的辽墓壁画中也发现了疑似牙刷的图像。内蒙古巴林左旗滴水壶辽墓壁画中有一幅《梳妆侍奉图》,图上画了一名辽国女性正在弯腰梳妆,在她面前的梳妆盘上,放着木梳、粉盒,以及一把长柄的刷子。有人相信,这应该也是一把牙刷。

  但辽代牙刷并不是目前发现的年代最早的牙刷。1985年,考古人员还在成都指挥街的唐代灰坑发掘出四把骨质牙刷柄,其中一把现收藏于成都中医药传统文化博物馆。这把牙刷头部略宽,有12个植毛孔,分为两排。刷柄从中后部逐渐缩窄、加厚。成都唐代灰坑牙刷的出土,将中国人使用牙刷的历史往前推到唐朝。

  宋人已经有每天早起刷牙的习惯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未说到出土的宋代牙刷实物。不要急,马上说。2007年,河南杞县发现一处宋代灰坑,从里面发掘出一些骨制品(半成品)、古铜钱,其中有三件骨质刷柄残品,较完整的一支刷柄残品长为7.90厘米,宽1.14厘米,厚约0.40厘米,一端有48个植毛孔。据考察过发掘现场的学者称,这应该是宋代的牙刷(残品)。发掘现场“能挑捡到如此多的锯痕骨头残件,说明在这一带附近曾有一个骨制品加工大作坊”。

  2016年初,杭州的南宋官窑博物馆曾以“临安人的一天”为主题,展出了一批杭州民间收藏的南宋器物,展品均为可以体现南宋杭州市民日常生活的陶瓷器、金银器、青铜器、竹木器、骨制品等,其中便有一组宋代的骨质牙刷柄。有的骨柄雕刻有纹饰,做工考究,应该是大户人家的日用品。哈尔滨有一家口腔医学博物馆,也曾展出一把宋代的虎骨牙刷柄,骨柄一端钻有双排24个植毛孔。

  从考古成果来看,出土的古代牙刷实物数目着实不少,唐代至清代的牙刷均有发现,河南安阳的民间收藏家曾举办过一场古代牙刷展,展出400多支古代牙刷;2011年江苏扬州还成立了中国首家牙刷博物馆。有网友反问:“牙刷发明才几年,有必要开一个博物馆吗?”他其实是不了解牙刷在中国出现的历史已有上千年。

  从牙刷的形制看,宋朝时期(包括辽代)的牙刷出现了“明穿”与“暗穿”两种植毛法,明穿法是指植毛孔洞穿,正面孔径略大,背面孔径略小并有凹槽,毛发植入小孔后在凹槽处用金属丝加固,如成都中医药传统文化博物馆收藏的唐代骨刷,便是明穿法植毛牙刷。

  暗穿法则是植毛孔只钻一半深,孔与孔之间有小洞相通,利用两个植毛孔固定毛发,植毛的技术难度显然更大,但牙刷背面是光滑的,显得更为美观。内蒙古赤峰民间古玩市场就曾出现过一把辽代暗穿法植毛骨质牙刷。也有一些考古学者并不认为出土的骨质刷板是古代牙刷,而是古人用来给头发抹油的抿子。不过,我们还是可以确凿无误地指出,宋代确实出现了植毛牙刷,在大都市中,牙刷已经作为日用品进入市民的日常生活。

  南宋嘉定年间,日本高僧道元禅师游历中国名山寺院,亲眼看到宋朝僧人每日都用牙刷刷牙:“余于大宋国嘉定十六年癸未(1223)四月,首次到中国各山寺参观时,得知……僧侣们除漱口之外,尚用剪成寸余之马尾,植于牛角制成的器物上,用以刷洗牙齿。”道元禅师记录的信息透露,宋代僧人制作牙刷的材质是牛角(其实宋人也多用兽骨、竹木,一些贵族可能还用象牙制作高端牙刷),植毛则用马尾毛。

  宋人周守中著有一册《养生类纂》,里面也提到马尾毛牙刷:“早起不可用刷牙子。恐根浮兼牙疏易摇,久之患牙痛。盖刷牙子皆是马尾为之,极有所损。”这一记载显示,至少有一部分宋人已养成每天早晨起床后用马尾毛牙刷洁齿的生活习惯,但周守中反对这么做,因为他认为马尾毛比较硬,容易损伤牙齿。后来有一位元朝人写诗形容他使用的牙刷:“短簪削成玳瑁轻,冰丝缀锁银騣密。”银騣,即白色的马鬃毛,看来这时候牙刷已改植较柔软的马鬃毛。

  成书于南宋绍兴年间的《小儿卫生总微论方》则提倡小朋友也要经常刷牙,左刷刷,右刷刷,因为勤于刷牙可以预防牙疾:“小儿牙齿病者……因恣食酸甘肥腻油面诸物,致有细粘渍着牙根,久不刷掺去之,亦发为疳宣烂,龈作臭气恶血。若风湿相搏,则为牙痈。”

  来自吴自牧《梦粱录》的信息,更是说明牙刷在南宋都城已经成为普通小商品,出现在大众市场中。《梦粱录》记录的“诸色杂货”罗列了诸多杭州市井常见的日用小商品,其中有“铙子、木梳、篦子、刷子、刷牙子、减装、墨洗、漱盂子、冠梳、领抹、针线,与各色麻线、鞋面、领子、脚带、粉心、合粉、胭脂、胶煤、托叶、坠纸等物”,这里的“刷牙子”就是牙刷,跟木梳、篦子一样,是寻常的生活用品。

  南宋杭州还有牙刷“专卖店”。《梦粱录》收录了一堆杭州的名牌商店名单,其中有“狮子巷口徐家纸札铺、凌家刷牙铺、观复丹室;保佑坊前孔家头巾铺、张卖食面店、张官人诸史子文籍铺、讷庵丹砂熟药铺、俞家七宝铺、张家元子铺;中瓦子前徐茂之家扇子铺、陈直翁药铺、梁道实药铺、张家豆儿水、钱家干果铺;金子巷口陈花脚面食店、傅官人刷牙铺”。这里的“凌家刷牙铺”“傅官人刷牙铺”,都是专营牙刷小商品的名店。

  宋朝人不但用牙刷还用牙膏 跟我们现在的用法一个样

  那么宋代的牙刷价格如何呢?很遗憾我们未能从宋代笔记中找到相关史料,倒是成书于元朝的《朴通事》提供了可供参考的物价信息。《朴通事》是元代朝鲜人编撰的汉语教材,供朝鲜人学习汉语用,书中以对话的形式介绍了中国的住宿饮食、货物买卖等情况。里面有一段发生在市井间的对话:

  顾客:“卖刷子的将来。这帽刷、鞋刷各一个,刷牙两个,掠头两个,怎么卖?”

  商贩:“这的有什么商量处?将二百铜钱来。哥,我与你这一个刷牙、一个掠头,将去使,休掉了。”

  顾客:“不妨事,我靴靿里揣将去。”

  这段对话显示,元代时,一把帽刷、一把鞋刷,加上一支牙刷、一把梳子(掠头),总共要价200文。如果忽略几种小商品的价差,牙刷的单价大约25文钱,跟宋代一支蜡烛的价格差不多,不算特别贵,一般市民也买得起。

  宋朝人刷牙不但用上了牙刷,而且还有牙膏。宋代官修医书《圣济总录》在《揩齿》一节列出了二十七种揩齿药方,这些方子相当于今天的牙膏。我再从宋代另一部官修医书《太平圣惠方》中抄两条牙膏方子,诸位若有兴趣,不妨按方配制:(1)“柳枝、槐枝、桑枝煎水熬膏,入姜汁、细辛、芎穷末,每用擦牙。”(2)“盐四两,烧过;杏仁一两,汤浸、去皮尖双仁;上件药都研成膏,每用揩齿甚佳。”

  这些牙膏,既可以醮在手指上擦牙,也可以抹在牙刷上使用——就跟我们现在的用法一个样。有史料为证:南宋医书《严氏济生方》记载:“每日清晨以牙刷刷牙,皂角浓汁揩牙旬日数更,无一切齿疾。”可见宋人平日是很注意牙齿的清洁与保健的。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宋人已开始使用马鬃毛制作的软毛牙刷》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