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青瓷无纹水仙盆是汝窑最好作品

2018-05-20 14:14:00 法制晚报 
故宫物语作者:野岛刚著 张慧君译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定价:68元
故宫物语作者:野岛刚著 张慧君译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定价:68元

  据说汝窑出品的瓷器,若非完美的作品,则将之废弃。世界上现存的仅七十多件,而青瓷无纹水仙盆是完美作品中体现完美的最高顶点。有人说这个器皿是用来装水的,也有人说用途并未特别限定。横长椭圆的水仙盆毫无开片纹路,不管看多久也都不腻。温润的蓝色和典雅的器型,传颂着宋代文人的风雅,对日本的审美观影响甚巨。

  汝窑瓷器现存世仅七十多件 青瓷无纹水仙盆是最好的

  如果要点出中国青瓷的最高峰,大概没有人会不提到汝窑,甚至可以果断地说,汝窑之美,压倒群雄。

  世界上仅存的汝窑作品有七十多件,其中二十一件收藏在台北故宫。故宫到日本展出时,有四件渡海到日本,其中包括这件名品水仙盆。我原本兴致很高,但后来却有点失望。因为故宫有两件水仙盆,一件有黑色镶边,另一件没有镶边,没有镶边的比较美,结果运到日本的是有镶边的那件。一开始我听说的是没有镶边的要来日本展出,到底中间发生什么转折,还是有什么变化,我并不了解。

  无论如何,水仙盆是台北故宫的人气文物之一,在常设展中展出,如果想看的话,到台湾就看得到。学生时代参访故宫时,对中国艺术文物一无所知,唯一打动我的展示品就是这件没有镶边的汝窑水仙盆。那份感动到今天都还是一样的。形容汝窑之美,除了“洗练极致”,实在想不出其他更适合的词汇。

  汝窑的蓝色,是带着白色的蓝,像是奇迹般的青色,中文称“天青釉”,在之后将近千年的时间,也做不出这样的青色。到底是用什么釉药、窑的结构如何、用什么温度烧制,才会出现这样的颜色?现在所称的汝窑,地点位在河南省,虽尝试重建汝窑,只能做出相近程度的水准而已,无法完全的重现。或许汝窑的粉丝共同的想法反而是希望永远不会重现。

  北宋因为北方入侵的金而灭亡,位于北宋首都开封旁的汝窑,就像命运一样随之湮灭于历史之中。北宋的官方文件中对汝窑只字未提,北宋之后的南宋,可以看到零星的相关记载,例如“很难拿到”“北宋烧制的瓷器最优”“釉药中混入玛瑙”等,大概可以知道,普遍认为汝窑很稀有。 如前所述,汝窑的现存作品在全世界仅有七十多件,其中二十一件在台北故宫,北京故宫有十五件,英国的大卫收藏有十二件,上海博物馆有八件,大英博物馆有四件,件数极少,当然是世界争夺的焦点。日本的话,包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器美术馆的水仙盆共有三件。汝窑当中最好的作品是哪一件,无论问谁,大概都会回答是台北故宫的水仙盆,这主要还是因为没有开片。通常汝窑的作品都是有开片的,没有开片是非常稀奇的;安宅收藏中的水仙盆有裂痕。这次到日本展出的还有一件《莲花式温碗》,也是汝窑中最高等级的作品。圆形带有正式的美感,以十瓣莲花为口缘,具有陶瓷器设计的前卫感。当时的人用这样的瓷器装酒,温热后来喝。器皿的底座有点烧焦, 据说是残存的印记。用汝窑的瓷器来温酒,必定别有风味。

  把中国的瓷器和伊朗的颜料两相结合 是蒙古人的功劳

  明代的青花在永乐宣德年间进入最盛时期。青花的原料是钴,从中东进口,可以发出娇艳夺目的颜色。永乐的青花最具代表性,白瓷器上深蓝色的龙,白与蓝的对比与协调,非常好看。龙弯曲的身体缠绕在瓷器上,展现龙的伟大,称之蟠龙。年轻的龙好像飞腾起来,爆发力栩栩如生。

  “以陶知政”,我在研究古瓷专家弓场纪知(前兵库陶艺美术馆副馆长)的著作《与陶瓷器相遇》中,读到这句谚语。经由兵库县白鹤美术馆资深研究员山中理的介绍,我最近认识了弓场先生,并和山中先生一道拜访他。弓场先生在家里以关东煮招待我们,畅谈的内容和关东煮一样美味。他说:“从陶器与瓷器可以了解当时的政治及社会环境。”如果要把陶瓷器发挥到极致,是当成艺术品还是日用品呢?基于经济学的市场原理,可能还是日用品吧,与社会生活结合的日用品,方能反映时代的脉动。在白色的瓷器上,用钴料画上花纹,称为“青花”,日文称为“染付”,或说“青花”也通用。“花”在中文的意思是指花样、图案;英文的说法更直接,称为“blue and white”。原本以为青花瓷器是明初的东西,后来才知道,其实十四世纪后期的元代就已经开始生产了。

  元代开始,景德镇正式成为生产中心,形成对外输出的产业。此前的中国瓷器只在中国大陆消费,顶多通过交易、朝贡的方式扩及朝鲜、日本、越南等周边的中华文化圈,此外并无流通的管道。然而,随着青花的技术发展成熟,建立世界帝国的蒙古人把这批世界水准的中国瓷器成功转换成全球化的商品。原来钴这种原料在中国并无生产,伊朗等中东国家则用于陶瓷器的上色;但是伊朗没有可以让钴原料发挥绚丽色彩的白瓷器。把中国的瓷器和伊朗的颜料两相结合,这是蒙古人的功劳。对于欧洲人、中东人来说,真正开始接触的中国瓷器“CHINA”就是青花,青花的魅力掳获了他们的心。

  奥斯曼皇家曾收藏超过一万件青花瓷器用来款待宾客

  第一次访问伊斯坦布尔的托卡比皇宫时,最令我惊艳的是皇宫里大量的青花瓷收藏。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托卡比皇宫已有六百年以上的历史,在一九二三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之后,皇宫直接变成博物馆。如果想看世界级质量兼备的青花瓷收藏,土耳其是首选。这里收藏了超过一万件青花瓷器,都是奥斯曼皇家款待数百人、数千人宾客时使用的瓷器。当时在阿拉伯,青花瓷器相当普及,用于部族宴会;但是埃及和其他中东地区曾经使用的青花瓷都没被完整留下,推测是被奥斯曼土耳其军队掠夺,都带到伊斯坦布尔去了。奥斯曼帝国当时对外侵略的动机之一,就是为取得青花瓷瓶。

  明朝推翻元朝,继承了青花瓷器的制造,并在永乐、宣德、成化三代达到巅峰,而青花瓷瓶对外出口的最盛时期也是这三个皇帝当权之时,现在出现的青花瓷赝品就常见到瓶底写着“大明永乐年制”。永乐之后是宣德,宫廷内也把青花瓷当作皇家器皿使用。

  一直到宋代,窑烧器物基本上都是单色,不流行在器物上画图或彩绘。宋代单色纯粹的美令人叹息,而后导入青花,为中国陶瓷器注入了新活力。白色基底加上带有透明感的蓝色,装饰的花纹多是龙凤这种传说中的动物,也是供皇帝使用的证据,器物的外观颇显庄严。民窑的青花主题多为花鸟人物,也出现过很好的作品,这也反映出蒙古的豪迈气息。元代的青花雄浑有力,在白色的空间藏入钴蓝;相较之下,明代的青花显得优雅高尚,留白的地方比较多,而这样的比例让蓝色更显鲜艳。

  青花普及之后,瓷器皿加入了绘画的要素。现在的瓷艺家是捏瓷土、上釉、彩绘、烧制全都一人包办,但是在当时,画师和瓷工是各有分工的。画师开始进入窑场工作,让窑场热闹起来。刚开始,一流的瓷工如果在自己的作品上作画,可是失颜面的事情。

  明代因为下了“禁海令”,禁止海上各类活动,又有倭寇入侵,因此中国和日本之间的贸易并不畅通。官窑暂且不论,民窑的制品在十七世纪大量生产,虽然完成度不如官窑,但是白底加上鲜艳的绘画,与日本人的审美观一致,虽然海上贸易受到阻绝,但仍流传到日本。

  日本人将青花用于染织上,称之“染付”,钴颜料的名字叫作“吴须”(吴州)。景德镇制作了不少日本人喜欢的青花瓷器,例如日本将明代民窑所做的釉上五彩器称为“古赤绘”,万历五彩称为“万历赤绘”。在日本被称为人间国宝的柿右卫门,其祖先就曾在制陶上应用明代青花瓷器的技术。

  中国的青花瓷席卷全世界,到了现在又再度引发青花热潮。中国近年来因为经济成长,开始流行搜集收藏古董、艺术品。春秋拍卖季,经常在北京和上海的五星级饭店举办大型拍卖会。此类拍卖会上,最热门的瓷器就是青花,曾经创下最高价纪录。

(责任编辑:任刚 HF008)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青瓷无纹水仙盆是汝窑最好作品》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