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王铮 一个钓鱼人的自然修养

2018-04-28 01:51:44 新京报 
《北京路亚记》
《北京路亚记》
作者:王铮
版本: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2016年12月
马口鱼
马口鱼
拉丁学名:Opsariichthys bidens
脊索动物门,硬骨鱼纲, 鲤形目 鲤科 马口鱼属
又名:花杈鱼
王铮是个有点“奇葩”的钓鱼人。

  王铮是个有点“奇葩”的钓鱼人。

  说他“奇葩”,因为他和大家惯常所认知的钓鱼人很不一样。首先,他不是拿着鱼竿,坐在河边一整天等鱼上钩,而总是入山涉水,拿着鱼竿鱼线一直走,主动搜寻鱼可能在的位置。其次,王铮钓鱼并不十分关注所钓鱼的大小、多少,更不是为了吃鱼——钓上来的鱼,他会全数放流,他“更关注的是自然和鱼的进化,是鱼的生活故事”。然后,他写了一本关于钓鱼的书《北京路亚记》,却只有极少的篇幅是讲解怎样钓鱼,更多在讲北京周边的水系河谷。

  为什么?这和他所玩的钓法“路亚”有关,也和他本人的趣味爱好有关。在国内非常小众的“路亚”钓鱼和常见的“台钓”不同,钓的是掠食性的鱼类,也就是吃鱼的鱼。根据掠食性鱼类的特点,用的鱼饵不是蚯蚓一类的真饵,而是用塑料、金属、羽毛等做成的小鱼模样的假饵,钓鱼人抛线收线,“小鱼”似在游动,就会吸引掠食鱼类来捕食。

  在北京,“路亚”可钓的掠食性鱼类并不多,最主要的对象是生活在翻腾奔流的溪流中的马口鱼(左图)。王铮介绍说,因为马口鱼对水质的要求很高,所以有马口鱼的地方一定山势错落、水质清新,想要钓到马口鱼,也就一定得溯溪而上,观山踏水。于是,最大乐趣除了钓鱼时的专注和忘乎所有,其实是在自然里欣赏美景。

  王铮最初对路亚钓鱼产生兴趣,是在2008年,但买回全套装备之后,他发现自己并不知道去哪里钓鱼,装备就这样放在家里闲置了好几年。后来经人点拨,他找到了自己寻找钓点的方法——看北京地图,每周末开着车沿着各条水线一条一条走,不断地探钓、摸索鱼情。然后他发现,看似不起眼的这些小河和溪流,其实各有各的特点,不管是小的气候环境、存活的生物类型都不一样;再熟悉了发现,它们内在还有一定的层次和关联。

  痴迷于路亚钓鱼两三年之后,王铮成了业余的“北京水系专家”。《北京路亚记》的主要章节,就是按几大水系来安排。永定河,白河,拒马河,泃河……王铮写下自己和家人一起寻访河水溪流的经过,钓得渔获的具体情况和喜悦心情,也记录了附近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以及水系在人类生活影响下的变化。比如,他几次前往白河沿岸的一处钓点,就先后看到了可自由戏水垂钓、正被开发为“垂钓园”、水已经所剩无几三个完全不同的画面。

  北京没有大江大河,这些在山间蜿蜒流淌的水系从名气上来说往往不值一提,水位涨枯也好,有鱼无鱼也罢,几乎没有谁会对它们进行细致的调研和观察。但借由钓鱼,王铮为北京周边的水环境留下了一份难得的记录。

  王铮拿着这本书的大纲和样章联系出版社出版时,曾几次遭到拒绝,被告知“钓鱼人不看书”。他自己也经常看到,很多钓鱼人只关心钓上来的鱼有多大,甚至不认识钓上来的是什么鱼。但作为“新一代的钓鱼人”,王铮自己感兴趣的已经远远超越了钓鱼本身,他从路亚中找到了“博物自觉性”,不仅学会了辨识鱼类,了解了水文地质、河床地貌,还认识了很多河流内外的植物动物。通过观察生活在同一水系不同水段的重唇鱼、马口鱼、鲫鱼,他看到它们同为鲤科鲤形目的鱼类,却根据各自环境演化出了不同的生活习性和生理结构,“不用穿越大洲大洋,不需去登陆加拉帕斯群岛,在北京就能领略自然的进化神奇”。

  认真探究的过程放大了爱好带给人的乐趣,在王铮笔下,钓鱼资源并不很丰富的北京竟也仿佛成了“胜地”。他说,走马观花游玩“没意思”,自己还是喜欢“看到山就知道这个山是怎么来的,看到水就知道水怎么了”。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王铮 一个钓鱼人的自然修养》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