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为什么银行家需要政府

2018-04-09 15:54:00 中国经济周刊 

  编者按:

  本书作者借助前沿的生态学研究、西方列强殖民史、原住民斗争史和其他被压迫人群的反抗史,阐明资本主义正是由于实施廉价战略——使自然、货币、劳动、关怀、食物、能源和生命保持廉价——才造成了当前资本主义发展的困境。新边疆是资本与自然界的交汇区,正是在一个接一个的新边疆,资本主义国家运用暴力、文化、知识确保廉价战略得以贯彻,才获得巨大的发展。但这种廉价战略撕裂了自然万物(包括人类)本属同一生命网络的和谐生态,造成了环境破坏、物种灭绝、生态被改变、全球气候突变,使整个生命网络遭受了沉重的代价。

  《火星三部曲》的作者金·斯坦利·鲁宾逊对此书的评价是,帕特尔和摩尔将一种社会经济学洞察力与坚实的生态基础结合在了一起,因此,展示给我们的历史是,人不仅与其他人交往,而且与地球的生物圈交往,而这正是这个故事的关键要素所在。结果,一部令人信服的阐述就出炉了。我们不仅会读到我们是如何从过去发展到现在的,而且还能知道,我们如何去创建一个更公正的、可持续性的文明。这一洞察力你值得利用。

  [美]拉杰·帕特尔 [美]詹森·W.摩尔

  责编:牛绮思(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14期)

《廉价的代价:资本主义、自然与星球的未来》
《廉价的代价:资本主义、自然与星球的未来》
推荐指数:
作者:[美]拉杰·帕特尔
[美]詹森·W.摩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3月

  作者简介:

  [美]拉杰·帕特尔

  美国知名记者、作家、社会活动家和学者。拥有牛津大学政治经济学与哲学学士学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硕士学位和康奈尔大学发展社会学博士学位。

  [美]詹森·W.摩尔

  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宾汉顿分校环境史学家、历史地理学家和社会学副教授,是提出世界-生态观点的重要理论家。

  在资本主义诞生之前,银行家就面临一个持续至今的问题。我们都明白,政府需要银行家来资助战争,但是银行家同样需要政府。有钱人必定容易受到有枪(在不同时期还有剑和矛)的人的伤害。近代的商人也(曾)受制于政府的资产没收。即使在资本主义崛起以后,银行家仍然易受责难。随着欧洲国家之间冲突的升级,军队和军费的快速增长,热那亚人和其他一些银行家将这个弱点转化成了优势。对于迅速增长的信贷需求已经使国家没有能力震慑和没收银行家的资金。

  这个问题的另一面是,虽然资本家的财力超过了国家,但是他们无力完成在现代世界里国家的一个核心任务,那就是确认、绘制和保护廉价的自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曾经有一个有名的评论,“若没有来自非资产阶级集团的保护”,资本家“在政治上是无助的”。只有财产情况确定了,人民被压制了,动植物群规划好了,基础设施建立了,资本家才可以做得很出色。但是这全取决于信贷和可以买到的军力。这里值得强调银行业和其他种类的资本主义行为的区别。

  历史学家费尔南·布罗代尔提供了一个金融和商业之间变化动态的解释:“我甚至认为在过去,比如说热那亚或阿姆斯特丹,紧随着一波商业资本主义的增长和资本积累规模超过正常投资渠道之后,金融资本主义已经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处于一个接管并统治商业世界所有活动的地位。”尽管货币、信贷、金融投机经常被当作“经济”流程,但现代货币的流通是因为国家机构保障了交易,对不守规矩的人和其他自然加以防备,捍卫了廉价自然的潜在体系。

  金融家需要欧洲的王国和法庭提供的所有正当保护,还额外需要政府许可,并拿政府作为幌子来创造新的支付方式。银行制造信贷。它们控制诸如金属、石油、房子等资产,并把资产转化成更多的货币。

  只要这些新型的付款方式流通着而且没有变现,它们就是净利润的潜在来源。但信贷都需要有一种力量来支持、鼓励以确保后续的利润。因此就出现了可靠的“最后贷款人”的角色,一般由国家银行担任,最近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充当。“最后贷款人”是一个通过硬通货和军事联系保障既定的霸权秩序的组织。

  这是一个动态的体系。世界货币和世界强权是紧紧纠缠在一起的。在经历了新边疆地区最开始的一阵生产活动以后,乔瓦尼·阿瑞吉(Giovanni Arrighi)认为“收益回报开始减少;这个体系中政府和商业机构的竞争压力加大;下一步改变就要从材料扩张转向金融扩张”。在近一个世纪的积累循环产生了利润和更多流动资金以后,力量的天平在危机中从组织了这场积累的资本家那里转向了银行家。

  这曾经在热那亚、荷兰和大英帝国发生过,现在正在美国上演。但是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金融化时代有不同之处。之前重大的金融扩张都依靠帝国主义把赢利机遇拓展到廉价自然重要的新边疆里。最近爆发的对于公共用地、农民用地以及原住民用地的征用和私有化,都是伴随着侵占海洋甚至新的太空竞赛。金融市场的极度不稳定不仅证明了金融资本的统治力,也证明了它的弱点。在某种情况之下,对未来的赌注一定有回报。这在过去的数个世纪里都是由提供廉价的劳动、食物、能源、原材料等的新边疆给予的。现在这些新边疆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小,而寻求新投资的资本量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大。这种史无前例的状况解释了当今财富极度不均和金融极度不稳定的现象。财富分配不均与金融不稳定相互关联,塑造着当今世界,战争和暴力也从中渗透出来。只不过这次就没有创造性毁灭的期许了,只有毁灭二字。

  这不仅解释了高盛集团为什么能参与一切事务,也解释了为什么目前它不可避免地存在于每一个角落。从15世纪、 16世纪晚期热那亚金融家的大迁徙,到阿姆斯特丹银行协会攫取荷兰殖民地的利益、英国商业银行在国内外投资掠夺,再到当今全球的金融精英,国家、金融家以及其他资本家之间的关系导致了积累循环的起起落落。

  (本文节选自《廉价的代价:资本主义、自然与星球的未来》一书,内容略有删减。)

2018年第14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为什么银行家需要政府》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