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他画出了“天生犯罪人特征”

2018-01-02 21:59:00 法治周末 

  《棉花收购事务所》,德加作品。 资料图

  林海

  1834年7月19日,埃德加·德加出生于巴黎的一个富商家庭。他原本姓德·加斯,意味着他们家是来自于加斯的贵族家庭。他的祖父老德·加斯既是金融家,又是画家。

  在法国大革命中,老德·加斯出逃至意大利,在那儿开设了一家银行。德加的父亲奥古斯特则是那家银行的法国分行行长;母亲出身于一个移民到美国的法国棉花商人家庭。德加的舅舅拥有位于新奥尔良的棉花交易所,还做些棉花期货交易。

  出身于金融之家,无怪乎德加后来被寄予厚望,并被送进巴黎大学法律系,但最终德加还是选择了艺术。1855年,德加结束了有名无实的法律学习生涯,考入巴黎美术学院。在这里,他结识了素来敬重的“祖师爷”安格尔。

  他的父亲没有因为他未能子承父业而生气,相反不断鼓励他在艺术上有所精进。同时,父亲还建议德加从身边的人与事出发,画些熟悉的面孔和肖像。

  于是,德加画下了他的爷爷、银行家老德·加斯。后来又画下在新奥尔良开棉花交易所的舅舅(《棉花交易》《棉花收购事务所》),画下金融家欧内斯特·梅和博拉特(《证券所人像》)。这些正是他最为熟悉的人与事。

  在《棉花收购事务所》这幅作品中,坐在画面近处的,是德加的舅舅米歇尔·妙逊。德加的弟弟雷纳在看报纸,另一个弟弟阿西尔则靠在画面左端的隔窗上。雷纳和阿西尔作为葡萄酒进口商在新奥尔良有一定的地位。德加兄弟三人似乎是顺便来到舅舅的办公室,因此,当所有人都在忙于工作、检查着交易的样品和仓单时,兄弟三人却轻松自在。

  这幅作品展现了当时人们较少关注的主题:大洋另一端的大宗交易市场;而且,每个人的肖像,与干脆利落的集体活动,被巧妙地组合到一起,呈现出奇妙的和谐——因此,这幅作品成为了唯一一幅在德加在世时即被收入博物馆的佳作。

  德加的另一幅名画《证券所人像》,描绘了巴黎证券交易所的一角。金融家欧内斯特·梅戴着高高的礼帽,和他的同事博拉特讨论着一份经纪人刚刚递过来的股市行情单。四周人们来来往往,悄声讨论着股海浮沉。对于这幅画的解读很多。人们比较了这幅图与德加的其他作品(如那些华丽的芭蕾舞女演员),认为这幅画前所未有的“晦暗、脏兮兮”。

  有人认为,欧内斯特·梅正在进行的,显然不是能够公开的交易,而是利用一些未公开信息套取利益的内幕交易。他的神态紧张,动作焦虑,几乎把头靠在博拉特的肩膀上,紧张地盯着所谓的“交易信息”。

  不过,也有人认为,本画是由欧内斯特·梅自己于1923年赠给奥赛博物馆的。如果当时他正在进行的,是内幕交易或其他“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么他怎么会愿意这个瞬间进入博物馆被公示天下呢?

  德加在余生中,还与法律有着奇妙的交集。1881年,德加还曾画过一幅名为《罪犯的特征》的油画——实际上,作为一名现实主义画家,他几乎可以被视为一个记录时代的人。1880年8月27日,德加前往法庭,旁听一桩杀人案的判决。这桩杀人案轰动一时,因为首犯埃米尔·阿贝迪才年仅20岁。而且,他曾经有过谋杀前科,只不过因为年幼而被宽宥。德加去旁听了庭审,并画下了这些罪犯的“天生犯罪人特征”。

  在这幅画上,德加突出了两名罪犯的共同特征:额头扁平,眉骨隆起,眼窝深陷,颌骨巨大,齿列不齐,呈现出“返祖”的形态。当画作公开发表后,一些媒体批评德加将罪犯画得像小丑。而《自然》等学术期刊却对此产生了兴趣。他们将这两名罪犯的形象,与猿人及原始人的形象进行比较,得出了“二者似乎有些相似”的结论,并且佐证了不久前龙勃罗梭医生在意大利提出的理论:具有某些体征的人,似乎犯罪本能与生俱来。

  1906年,德加的视力出现了严重的下滑。这一年,他创作的《舞台上的五名芭蕾演员》的色块已越来越多地溢出于线条。不久,德加的视力差到了再也不能够作画,他就用手摸索着创造蜡塑和粘土作品。当他去世时,人们发现他创作了至少150座塑像。只是,这些塑像大部分已不完整。尽管不完整,它们仍然成为了艺术史上的奇迹——就好像那个出身于金融世家、出走法律名门,虽然老来孤僻乖张,几乎和所有朋友绝交,又瞎又病,却仍然值得为艺术史所永远记住的名字:埃德加·德加。

  责任编辑:孟伟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他画出了“天生犯罪人特征”》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