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霍邱失踪案:假案与哀矜之心

2017-12-28 13:20:00 法制晚报 
沉冤录作者:张程定价:26.8元出版: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译林出版社
沉冤录作者:张程定价:26.8元出版: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译林出版社

  在清朝,入赘的女婿是有继承权的

  清朝嘉庆年间,安徽省颍州府霍邱县有一个农民,叫范寿子。范家非常穷,范寿子的老父亲靠给别人当雇农维持生活。范家属于农村赤贫家庭。范寿子到了结婚年龄,因为家贫娶不上媳妇。刚好有一户姓顾的人家,女儿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顾家父亲早死,母亲不愿意心肝宝贝一样的闺女嫁到别人家去,就想找个倒插门的女婿。这在清朝是“入赘”行为,人们认为这种行为是数典忘祖,几乎没有人愿意儿子入赘。但是,范寿子的老父亲走投无路,只能让儿子范寿子入赘。于是,范寿子就和顾家女儿成亲,落户顾家。

  顾家靠卖馄饨过日子。从遗留下来的资料看,顾家还雇用了一名工人帮忙照料生意,所以家境虽然算不上富裕,但还算可以,起码比范寿子家要强得多。范寿子入赘后,和顾家人关系处得不太好。他的妻子,也就是那位顾家的女儿,长得比较漂亮。一个入赘的穷女婿,一个年轻的漂亮媳妇,两个人在一起,给村里人提供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一些七大姑八大姨就凑在一起议论,说顾家女儿行为不太检点,和顾家的干儿子杨三勾勾搭搭,关系暧昧。当然了,这些都是传说,谁都拿不出真凭实据来。但是,传言不需要有证据,只要有足够的想象空间就可以了。所以说,流言蜚语是很可怕的。

  顾家还有一个小儿子,叫顾三麻子。顾三麻子也就是范寿子的小舅子。顾三麻子是顾家的独子,姐姐出嫁后,家产就全部是他的了。可是想不到,姐姐招赘了一个姐夫到自己家来。在清朝,入赘的女婿是有继承权的。这样一来,范寿子就硬生生夺走了顾三麻子一半的家产。所以,顾三麻子看着姐夫也挺别扭的。两人的关系不好。

  知县把案子推给典史负责,是违反清朝的司法程序的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第二年的正月十四日,顾家人发现范寿子不见了!顾家母亲派干儿子杨三四处寻找,都没有消息。范家也不知道范寿子的下落。范寿子的老父亲知道消息后,多次来顾家询问,大家都很着急。找了三四个月,范寿子还是没有音信。范寿子的老父亲急了,一天,他跑到顾家理论,双方吵了起来。争吵的过程中,身强体壮的杨三推了范寿子的老父亲一把,把老人家推倒在地。范寿子父亲愤怒了,他怀疑顾家人串通杨三害了自己的儿子,一气之下,跑到霍邱县衙报案,说儿子范寿子在顾家离奇失踪。这是嘉庆十二年(1807年)四月间的事情。

  霍邱县衙接到报案后,很重视。传统的中国农村很稳定,很少出现矛盾冲突,几年甚至十几年都出不了重大案件,一旦出现,基层官员就很紧张,很重视。他们有义务迅速破案。当时的霍邱知县王知县,接到报案后,迅速拘传了顾家母亲、女儿和顾三麻子、杨三等人,询问范寿子的去向。大家异口同声说不知道。王知县一时间没有头绪,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好,就把案子转交给县里的典史处理。

  典史是知县的属官,负责缉捕盗匪、管理监狱等事务。但是清朝州县行政实行正印官“独任制”,知州、知县算是正印官,同知、通判、县丞、主簿、典史等都不算正印官,不被纳入行政主干。辖区内一切民事、财政、司法、文教等政务,都责成知州、知县完成。其他官员并非常设,只是根据实际情况,负责特定的事务。正印官遇到事情,不能推卸给非正印官;非正印官只能辅助正印官员完成政务,不能越俎代庖、狐假虎威。只有在正印官出缺,或者实在不能顾及的特殊时期,非正印官才能代理政务。

  王知县把一件没有头绪的案子推给典史负责,是违反清朝的司法程序的。从遗留下来的资料来看,霍邱的这位典史不仅接受了审案的任务,而且还颇有些受宠若惊。也许,他很高兴能够独立承担一桩案子的审讯工作,同时也不敢忤逆王知县的意思,尽量揣摩着知县大人的心意办案。

  听到顾家一干人等否认杀人,典史立刻下令大刑伺候

  话说王知县虽然把案子交出去了,但心里一直惦记着。清朝的社会,好多年都不出一桩重大案件,一旦出了就是大事;同样,重大案件爆发后,官员一旦快速侦破了,就是大功一件。所以,王知县很希望迅速侦破范寿子失踪一案,在上司、同僚和老百姓(603883,股吧)面前大大地露一回脸。王知县突然想起来,自己家雇用的奶娘恰好和顾家住在同一个村。他马上叫来奶娘,询问她知不知道顾家的情况,能不能提供一些范寿子失踪的线索。

  霍邱县衙的这个奶娘是个相当八卦的人物,她把村子里的流言蜚语都告诉了王知县。比如,顾家的女儿长得漂亮,和杨三关系暧昧;范寿子和顾家人的关系不好,等等。奶娘的这些话都是道听途说、捕风捉影,没有真实依据。但是,王知县听得非常有心,他把这些传言当真了。不仅当真了,他还把这些信息排列组合、归纳整理后,很自然地得出了一个结论:范寿子失踪很有可能是因情生变,这里面很可能有奸情。

  王知县有了先入为主的看法后,把意见告诉给了典史。他说,范寿子的案子,不妨从杨三与顾家的女儿通奸,串通顾家人杀死范寿子的嫌疑上入手。知县告诉典史的只是一个嫌疑,一个侦破方向,但是在典史看来,这变成了上司的指示、上司的命令。

  于是,霍邱典史立刻把顾家相关人等带上堂来,质问他们是如何通奸、如何杀人的。顾家人和杨三矢口否认,都说自己没有杀害范寿子。对于这种情况,清朝的州县官员有一个习惯性的应对措施,那就是严刑拷打!典史听到顾家一干人等否认杀人,立刻下令大刑伺候!

  果然在重刑之下,嫌疑人熬不住了,很快,顾家女儿和杨三就招供了,承认通奸杀人。杨三招供说,他早就仰慕顾家女儿,范寿子入赘顾家后,他和顾氏继续保持暧昧关系,还勾搭成奸,为了做长久夫妻,两个人串通家人,杀死了范寿子。

  按察使觉得,犯人的口供太圆满了,不见得是好事

  杨三等人招供说,他们杀死范寿子后,决定毁尸灭迹。他们叫上顾三麻子、顾家的一个雇工,将范寿子的尸体砍成八块,放在锅里煮,煮成烂泥后倒掉了;骨头烧成灰后,撒到了荒郊野外。

  典史马上逮捕了顾家的雇工。在严刑拷打之下,顾家母亲、女儿、杨三、顾三麻子和顾家的雇工,都承认杨三和顾家女儿通奸,他们五个人联手杀死了范寿子,然后毁尸灭迹。这五个人,口供完全一致。接下来就是寻找物证了。

  官府押着杨三、顾三麻子等人到顾家查找杀人证据。顾三麻子交出了一把屠刀,说是当天杀害范寿子的凶刀;又翻出了一件沾了血迹的外衣,说是凶衣。犯人说将尸骨烧成灰了,那么总有一些没有烧烂的骨头,骨灰和骨头残渣在哪里呢?官差就押着几个犯人去寻找痕迹。最后,他们终于在村子外面的一处乱坟岗找到了几根残骨。杨三等人承认这就是范寿子的遗骨。至此,范寿子失踪案就算是告破了。王知县得知案件告破后,非常高兴。他辖区内的恶性刑事案件迅速告破,不仅免除了他的司法责任,还显示出他办案如神,他算是立了一大功。同时,案子虽然是典史具体承办的,但是破案的方向、侦破的思路,是王知县指点的。他觉得案子没有问题了,就向上级衙门呈报,同时把五名被告连同凶器、血衣、残骨等交了上去。王知县就等着案子通过层层审核、尘埃落定后立功受奖。

  霍邱县的上级是颍州府,知府大人拿到报上来的案卷后,想法与王知县大致相同。他把相关人等提过来,过了一遍堂,根据报上来的案情重新审了一遍。顾家的几个人照本宣科,把案情又重复了一遍。颍州知府认为“重审无误”,继续向上申报。

  案卷很快就到了安徽省按察使的手里。按察使负责全省的司法刑狱。时任安徽按察使的是李奕畴,他是河南夏邑人,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进士,宦海沉浮将近三十年,办事情稳重、谨慎。李奕畴把杨三、顾三麻子等人重新过了一遍堂,他们五个人都认罪,都又供述了一遍杀人和毁尸的经过。这样看起来,此案没有问题,完全可以审核通过。按律,顾家五人都得被判处死刑,其中谋杀亲夫、毁尸灭迹的顾家女儿免不了要被凌迟。

  但李奕畴总觉得这案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至于哪里有问题,他也说不上来。李奕畴就是觉得,这案子的卷宗太完美了,五个犯人的口供太圆满了,严丝合缝,一点儿瑕疵都没有!多年的工作经历告诉李奕畴,一件事情看起来太顺利了,不见得是好事。

  所以,李奕畴就把这件案子给压了下来。他没有继续向上申报,也没有驳回,而是想利用时间沉淀一下案子。相关人等暂时羁押在狱中。可是,案件的审讯是有时间限制的,不可能无限期地拖延着。很快,这件案子就逾限了。安徽省会所在的安庆府的知府,多次向李奕畴申请,要求快速了结霍邱案,如果不继续上报,就发回重审。

  李奕畴没有把案子发回颍州府重审,而是派凤阳府通判高廷瑶,会同霍邱知县王知县一起,重审此案。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霍邱失踪案:假案与哀矜之心》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