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总督自戕案:高官如何申冤?

2017-12-27 13:44:00 法制晚报 
沉冤录作者:张程定价:26.8元出版: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译林出版社
沉冤录作者:张程定价:26.8元出版:凤凰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译林出版社

  钦差大臣在瑚图礼的笼络下,决定为其做掩护

  吉庆自杀后,瑚图礼上了两道奏折,奏折疑点很多,所以嘉庆皇帝派钦差大臣那彦成调查吉庆的死因。那彦成在瑚图礼的笼络下,出于个人利益考虑,决定为瑚图礼逼死吉庆做掩护。

  那彦成很快向嘉庆皇帝汇报了吉庆的死因。他说,吉庆是自杀的。那彦成给出的吉庆自杀的原因有两条。第一条是吉庆镇压起义不力,导致民怨沸腾,皇帝斥责,吉庆压力很大;第二条是吉庆生病了,病后很糊涂。两方面原因综合作用,吉庆又发愁又痛苦,就寻了短见。

  那彦成的调查结论有很大的逻辑漏洞。吉庆的确在镇压地方起义问题上办事不力,受到了皇帝的斥责,但即使有罪,也罪不至死,不可能因为这点小问题就畏罪自杀。以他的罪过,最多不过被革职,或发往新疆戴罪立功,将来还有可能被朝廷起用,重新当上总督、巡抚也不是不可能的。所以,吉庆为什么要自杀,而且是用如此惨烈的方式自杀?这在逻辑上说不通。

  接到那彦成的奏折,嘉庆皇帝也同样心存疑惑。他对吉庆的个性还是了解的,吉庆性格平和,平日当官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他用这么惨烈的方式自杀肯定有隐情。但是最后,嘉庆皇帝还是接受了那彦成的说法,认定吉庆“畏罪自尽”。这就给吉庆的死定了性。吉庆之死与瑚图礼没有关系,瑚图礼不需要为吉庆的死负责。同时,嘉庆皇帝对吉庆在镇压地方起义问题上的“疏纵之处”念念不忘,他说吉庆“畏罪自尽”中的“罪”,指的就是吉庆镇压起义不力,因为吉庆已死,“不必再行追论”。

  嘉庆皇帝的逻辑是,官员蒙受了冤枉,要等待朝廷的审核和平反

  嘉庆皇帝为什么认可了那彦成的结论?吉庆的死明明疑点很多,嘉庆皇帝为什么还认为他是“畏罪自尽”呢?

  我们分析一下嘉庆皇帝斥责吉庆的诏书,就能看出嘉庆的逻辑。嘉庆认为吉庆“身为封疆大吏,即罪在不赦,亦当静以待命”。嘉庆皇帝的逻辑是,官员遭遇了不公正对待,蒙受了冤枉,要等待朝廷的审核和平反,要相信朝廷,相信一切的委屈和不公都可以在现行的司法体制中得到申诉。具体到吉庆的情况,嘉庆认为,朝廷已经派遣了钦差大臣查办,你就应该好好在广州等待审查结果,“岂得私行自尽”?也就是说,嘉庆认为官员没有自杀的权利。吉庆惨烈自尽,在嘉庆看来不是官员应该有的行为,而是“效匹夫沟渎之为”,吉庆堕落到了贩夫走卒的程度,和泼妇骂街没有本质区别。嘉庆在诏书中明确指出:“是自裁一节,即吉庆之罪,实无足惜。”官员自杀,就是犯罪。因为,自杀是对朝廷司法的不信任,对官府体制的不信任。

  嘉庆是个墨守成规的皇帝。他的父亲乾隆、祖父雍正和曾祖父康熙,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建立了中国传统社会的盛世。嘉庆皇帝很羡慕祖先的成绩。他父亲乾隆写了很多“御制诗”,嘉庆曾经在乾隆的一首御制诗旁边写道:父皇的诗写得真好啊,儿子我是怎么学都赶不上的。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嘉庆希望国家按照祖先设计的轨道继续发展下去,他极力维护现有的体系和规章制度,认为,只要按照圣祖康熙、高宗乾隆施行的规章制度执行下去,国家就能恢复往日的富强安宁。在嘉庆执政的二十多年里,他遇到问题时,提到最多的就是“照例”应该如何如何,“旧制”是怎么样怎么样的。官员蒙冤,遭受不公正对待,朝廷法度一定能洗刷你的冤情。所以,嘉庆认为,吉庆即便冤枉,但是自杀了,就是站到了朝廷法度的对立面,就是自绝于朝廷,死不足惜。结果决定一切!所以吉庆为什么自杀,有没有遭到逼迫和侮辱,他生前蒙受了什么委屈,在嘉庆看来都不重要了。

  吉庆,雄踞岭南的封疆大吏,就这么被牺牲了、被忽视了。

  古代官员从穿上官服那一天开始,就具有“身份权”

  吉庆这样的身份和地位,都不能洗刷自己的不公,都不能以死明证,还要背上一个“畏罪自尽”的罪名,那就更不要说数以万计的中下级官员了。官员们有了冤屈,要怎么才能申冤呢?

  在后来人看来,官员这份职业是非常有保障的。官员们怎么会遭到不公正对待呢?即便有少数官员蒙受冤屈,最后也肯定能得到公正对待。理论上是这样的。

  在理论上,所有的官员都是皇帝任命的,只有皇帝才能决定官员的进退祸福。他们只对皇帝负责,接受皇帝的赏罚。在这一点上,官员们是平等的。古代官员从穿上官服那一天开始,就具有“身份权”。这个身份权是终身的。在职官员和退职的官员,没有经过正式程序,不受拘役、审讯,任何人不得侮辱他们。哪怕是上司,也不能侮辱、逼迫、拘役下属。《大清律例》中就有对无故扣留下属的行为的处罚,知县擅自质询、扣留属官,笞四十,也就是打四十板子。可见,虽然清朝官员并没有明文规定的现代身份权,但在司法实践中是存在的。

  同时,古代政治也的确设计了官员申诉和平反的制度。比如,清代规定,官员冤枉、受到错误对待或对处分不服,从开始到最后结案,在每一环节都可以为自己申诉,维护自己的权益,这就保障了官员的权利。官员向原判衙门声辩冤屈未获准的,可以向通政司、都察院等部门申诉。吏部查明确实冤枉的,撤销其处分,恢复其原职。从表面上看,朝廷很关心官员的权益,官员申冤的渠道也很畅通。

  那么,实际情况怎么样呢?在清朝官场上,上司对下属随意呵斥、冷暴力,甚至拳脚相加的情况并不少见。吉庆自尽的案子表明,清朝官员申诉的渠道并不畅通,他们的合法权益遭到了践踏。一个官员以死鸣冤,这说明他已经被逼上绝路了,正常的渠道已经不能维护他的权益,传达不出他的声音了,所以他只有自杀才能引起关注。

  造成官员维权难的原因很多。简单地说,恰恰是原本应该维护官员权益的朝廷体制,无情地侵害了官员的权益。官员最初受到不公正待遇,往往是体制本身造成的;官员蒙受的冤屈,也往往是由更高级别的官员造成的;官员要想洗刷冤情,又得寄希望于朝廷的司法体系。申诉和平反时,官员都得和强大的朝廷以及官僚体制打交道。

  清朝的官员,从穿上官服的第一天,就成了官僚群体的一分子,从朝廷获得荣华富贵。他们的利益和朝廷及官僚群体是一致的,立场也是一致的。而申诉和维权的过程往往要求官员站到朝廷和官僚群体的对立面去,处理不好这种心理转变,官员就难以维权,内心就会非常纠结、挣扎。有些绝望的官员,就会走上自杀的极端道路。

  那彦成此后仕途起起落落,一会儿被破格提拔,一会儿被降级、撤职

  嘉庆皇帝最后以吉庆畏罪自杀、死不足惜来结案,其实是不公正的。吉庆即便有罪,也是在镇压广东地方起义问题上办事不力,罪不至死。更何况,广东的问题,作为巡抚的瑚图礼肯定也是有责任的。瑚图礼事后成功置身事外,就更不公平了。

  我们再来看看,与吉庆有关的其他人物的结局。

  总的来说,瑚图礼、那彦成两个人在嘉庆朝官运亨通。广东省的社会问题很严重。嘉庆十年(1805年),嘉庆皇帝痛斥包括瑚图礼在内的历任两广总督和广东巡抚无所作为,“竟同木偶”,对广东局势糜烂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下令将他们严加议处。瑚图礼当时已经调任湖北巡抚,因为担任广东巡抚时间最长,受到的处罚也最重,被罚俸三年。但是这并没有影响瑚图礼的仕途,他后来调回北京,历任吏部、户部、兵部、礼部尚书,后来担任了驻藏大臣,嘉庆十九年(1814年)十二月病逝。

  那彦成在嘉庆八年(1803年)率兵平定广东地方起义,因此走出了仕途的低谷,被破格提拔为礼部尚书,嘉庆九年(1804年)重新成为军机大臣。有趣的是,那彦成此后仕途起起落落,时上时下,一会儿被破格提拔,一会儿被降级、撤职。他后来也担任过两广总督。那彦成在两广总督的职位上时,也和当时的广东巡抚孙玉庭爆发了矛盾,督抚不和。广东省的治安一直不好,土匪勾结海盗,危害地方。那彦成推行招安政策,招安了不少土匪和海盗头目,委任他们为军官,赏赐银两。巡抚孙玉庭就弹劾那彦成,说他滥赏土匪强盗,破坏国家法度。嘉庆皇帝大怒,把那彦成降级为蓝翎侍卫,发往新疆伊犁。但总的来说,那彦成在嘉庆朝飞黄腾达,是炙手可热的权贵之一。那彦成一直活到了道光十三年(1833年),死后的谥号是“文毅”。

(责任编辑:赵然 HZ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总督自戕案:高官如何申冤?》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