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刺马案他五年被三次破格提拔 却被离奇刺杀

2017-12-21 15:14:00 法制晚报 
明清大案揭秘作者:张程定价:29.80元出版日期:2015年8月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明清大案揭秘作者:张程定价:29.80元出版日期:2015年8月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马新贻是清朝唯一在任期间遇刺身亡的总督

  这是一起名列“晚清四大奇案”之首的“”。案子发生在同治九年(1870年)8月22日,发生地点是江苏南京两江总督衙门后院的旁门门口。

  当天,南京城里举行总督阅射活动,也就是军队的操练,两江总督率领相关官员到现场检阅,允许老百姓(603883,股吧)参观。因此,每次总督阅射,都是南京城里一个不大不小的节日,道路两旁挤满了人。

  当时的两江总督叫马新贻,他在校场检阅了第一场的操演后,先回总督衙门。上午十时左右,马新贻在少数护卫的陪伴下,从校场走到总督衙门后院的旁门口,许多老百姓挤在道路两旁围观。就在马新贻要迈进大门的时候,路旁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大家都以为这是一个拦驾告状的百姓。古代法律是允许老百姓当面告状、越级告状的,马新贻有义务接待。而且众目睽睽之下,马新贻和随从们也不好不接待,更不能把告状的人赶走。所以,马新贻就走上前去,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男子突然拔出一把明晃晃的长匕首,跳起来,扑向马新贻。寒光一闪,匕首直接刺进了马新贻的右胸。马新贻大叫一声,重重地倒在地上,双手抱着胸部,痛苦地缩成一团。这一切都发生在几秒以内,随从和卫兵们站在一旁,都惊呆了,谁也没有马上反应过来。

  奇怪的是,那刺客没有逃跑,而是站在原地,仰天大笑,一边笑一边用浓重的北方口音高喊:“刺客就是我张汶祥。”也有当事人说,这个张汶祥当时还喊了“养兵千日,用军一朝”等话。总之,他没有逃跑,没有反抗就等着马新贻的随从和卫兵们反应过来,一拥而上,把他绑得结结实实的。

  大家再看马新贻,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右胸伤口深数寸,血迹模糊,马新贻已经呼吸困难,生命垂危了。拖到第二天,8月23日下午,两江总督马新贻因伤抢救无效,死在了总督衙门。他一下子就创造了历史:马新贻是清朝历史上唯一一个在任期间遇刺身亡的总督。一桩惊天大案,就这么发生了。

  刺马案的案发过程本身就够离奇的了,案子的审理过程更加离奇。

  刺马案让慈禧和同治极为震惊 皇帝决定查出幕后阴谋

  如此重大的案子,流传下来的档案资料少之又少。确凿无疑的信史只有与案子相关的、干巴巴的圣旨、奏折和相关人员的履历资料。我们只能根据这些有限的史料,结合当时的政治背景以及各种笔记小说、民间传闻去探寻一个最接近事实真相的答案。

  马新贻死后,南京的官员们推举江宁将军魁玉上奏,报告皇帝马新贻遇刺身亡,刺客是河南汝南人,名叫张汶祥。奏折连夜加急,发往北京城。同时,魁玉立刻组织了审讯队伍,连夜投入案子的审理中去。审讯队伍由江宁布政使梅启照、江宁知府等人组成,还抽调了各道各府各县以及很多的候补官员,规模相当庞大。

  在位的同治皇帝和掌权的慈禧太后,8月28日看到了魁玉的奏折。皇上、太后和大臣们的第一反应是震惊,第二反应是十分震惊,第三反应是惊呼刺马案是“数百年未有之事”。29日,同治皇帝连发了四道圣旨,指示处理刺马案:第一道圣旨说:“总督衙署重地,竟有凶犯胆敢持刀行刺,实属叛逆,亟须严刑讯究。”皇帝命令魁玉负责,率领地方官员抓紧审讯,务必得到真相,严厉惩办凶手。第二道圣旨说,两江总督出缺了,直隶总督曾国藩调任两江总督。曾国藩没有到任之前,由魁玉代理。

  第三道圣旨是密旨,秘密发给安徽巡抚英翰,命令英翰加强长江防务,加强地方治安。当时,清朝刚刚镇压了太平天国运动,长江中下游各省局势没有完全稳定。马新贻一死,朝廷担心局势恶化,造反死灰复燃。

  第四道圣旨是指示魁玉审案的重点,重点有两个,第一是张汶祥行刺的缘由,第二是行刺的幕后主使。这也是当时所有人关心的两大问题。其实,早在这第四道圣旨到达南京之前,魁玉就在27日又上了一道加急奏折,说在最初几天的审讯中,张汶祥对刺杀马新贻一事直言不讳,但对行刺的原因含糊其辞,审讯没有进展。从朝廷和地方最初的反应,我们可以看出,没有人认为马新贻遇刺只是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件,他们都认为张汶祥有幕后指使者。而且,从身手、谋划来看,张汶祥都不像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同时,马新贻也不是一般的地方督抚,而是掌握江南地区军政大权的两江总督。两江刚刚从太平天国手中夺回来,地方上小股造反者还没有肃清,局势错综复杂,偏偏在这个时候马新贻被杀死了。这事情,搁在谁心头,谁都会怀疑这背后有什么阴谋诡计。

  案子审了一个多月没进展 慈禧怀疑主审官是不是有猫腻

  案情重大,南京方面的审讯却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慈禧太后和同治皇帝是隔三岔五地发圣旨,催也催了,骂也骂了,南京方面的审讯还是没有进展。

  一直到案发一个月以后的9月24日,魁玉上奏说,刺客张汶祥是漏网的太平军军官,曾经在太平天国侍王李世贤部下领兵打仗,转战安徽、江西、福建、浙江等地。同时把张汶祥在河南老家的十一岁儿子张长幅和两个已经嫁人的女儿,都抓到了南京来,当着张汶祥的面严刑拷打。但是,张汶祥眼睁睁看着子女被打得血肉横飞,也不为所动。

  一个多月才有这么一丁点的进展,朝廷对魁玉非常不满。慈禧太后甚至怀疑魁玉等南京当地官员是不是和刺马案的幕后指使有关系。

  所以,早在9月5日,同治皇帝就发布圣旨,命令距离南京最近的总督——漕运总督张之万赶赴南京,会同魁玉一起审讯张汶祥,务必把情况弄清楚。圣旨要求张之万和魁玉两个人“不得稍有混”,话说得是很重的,态度是很严厉的。

  奇怪的是,张之万接到圣旨后迟迟不动身。魁玉就借口“等待钦差张大人”,放松了审讯。这一下,慈禧太后愤怒了,在18日又下谕旨,把张之万和魁玉两个人都骂了一顿,要求张之万“迅速赴审”,不能有延,抓紧审讯。

  官方没有权威发布,民间早已传得沸沸扬扬了。有人说,对张汶祥的审讯并不是没有进展。相反,张汶祥交代了很多自己和马新贻的恩恩怨怨,还有马新贻的历史。但是,审案的官员们听了以后,大惊失色,谁都不愿意记录,更不敢上奏。

  他曾经五年三次被破格提拔 却在最春风得意时“输”个精光

  马新贻,道光元年(1821年)出生在山东省曹州府菏泽县,走的是考试当官的人生道路。

  道光二十七年,二十七岁的马新贻进士及第,名次是第三甲第六名清朝的进士,他被分配到安徽担任知县。嘉庆、道光年间,清朝官场人满为患,当官的人多,职位少,大批官员处于“候补”状态。马新贻来到安徽后,也被列为“候补”。两年后,马新贻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得到了署理太和县知县的机会。道光三十年,马新贻署理宿松县知县,咸丰元年(1851年)破格主持亳州的工作。咸丰二年(1852年),马新贻得到了第一个正式官职,安徽建平县知县,正七品官。但是很快,马新贻又被从建平县调走,去代理合肥县知县。

  按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马新贻这一辈子也就在州县职位上调来调去,几十年后能当个知府、道台就算不错了。但是,机会来了!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天国运动席卷安徽,太平军占领了包括省城安庆在内的安徽南部地区。马新贻迎难而上,以文官的身份投身军营。

  马新贻先是投入钦差大臣袁甲三的麾下,咸丰五年,马新贻率领民团,夺回了被太平军占领的庐州。清朝奖励军功,立刻任命马新贻为庐州知府。知府是从四品官,马新贻从正七品的知县直接升上来,算是破格提拔。

  又过两年,咸丰七年,太平军与捻军合作,进攻皖北。马新贻与他们交战,在舒城取得胜利,再次破格升迁为正四品官道台。清朝规定,官员“三年准调、五年准升”。马新贻担任知府只有两年,就升为道台,再次破格。又过了一年,咸丰八年,马新贻直接跳过道台,代理安徽按察使,这是马新贻的第三次破格提拔,跻身省级官员行列。

  就在马新贻春风得意时,他遇到仕途上最大的一次挫折。当年,太平军进攻庐州。马新贻率领民团出城迎击,结果马新贻率领的民团在城外被太平军消灭,庐州城也被太平军占领了。

  马新贻全军覆没,输得精光,连自己的官印都找不着了。好几天后,马新贻才狼狈地找到清军其他部队。战败、丢城、失印,这三件事情,随便拿出哪一件来,都是要革职的。三罪并罚,罪上加罪,如果认真查办起来,马新贻的官运到头了,能不能保住性命也很难说。

  马新贻的许多同僚,都替他鸣不平,觉得这个人可惜了。马新贻多年来,坚持战斗在第一线,取得不少胜利,胜败是兵家常事,上司和同僚们决定帮他一把。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刺马案他五年被三次破格提拔 却被离奇刺杀》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