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发生在宋庆龄上海寓所厨房的流血事件

2017-12-09 14:29:00 法制晚报 
中年时代的李燕娥
中年时代的李燕娥

  有段时间,我发现每天采购回来的食物,数量都会减少

  测试用的两斤猪肝,第二天一早少了整整六两

  当时,宋庆龄在北京,李大姐没有向她汇报,只是叫我明天再买块猪肝回来,直接交给她,她要试试。她不相信猪肝冰了会缩水。

  汤:主楼上也有冰箱?

  周:有的,也是一台老式的。不过当时算是新式的了。比厨房里的那台小得多,就放在小夹厢里,小夹厢通宋庆龄睡觉的房间。宋庆龄一向喜欢烹饪,在她楼上的书房里,就收藏着不少有关烹饪的书籍。她不但喜欢阅读此类书籍,有时还喜欢亲自下厨掌勺,当李燕娥每天傍晚向我提出需要另外购买一些副食品时,我就知道宋庆龄明天又要亲自下厨做菜了。果不出所料,第二天上午11时以后,她就会在李燕娥的配合下,在楼上的夹厢里,亲自做小菜。首长真的很会做小菜。她经常做的两道拿手菜,一道是牛肉、京葱烧豆腐,一道是红菜头、洋葱、青椒、茄子、番茄等炒成的蔬菜什锦盆。小菜做好后,她除了自己吃一小部分外,大部分都分给大家吃了。有时候还要派人给沈粹缜送去一小碗盏,让她尝尝。

  周:那天我遵从李燕娥的嘱咐,特意从食品公司买来两斤猪肝,交给了她。她和我一起称好后,直接用纸包好、用绳子扎紧后,再叫我交给何,放入冰箱里,关照他说猪肝第二天吃。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趁何还没上班,我和李燕娥到厨房里拿出来一称,乖乖,少了整整六两!当时,我们还怀疑可能冰箱冰了猪肝后,猪肝真的会缩掉,所以第三天我再和李燕娥商量后,买回来两条大鲳鱼,交给何,交代第二天中午饭吃。当时我们想,如果鲳鱼条数不少、分量少,那么肯定是冰箱冰了后是会缩水的了,何说的是准确的。所以,第二天上午9点多一点,趁何还没开锅烹饪,我就和李燕娥一起来到厨房,想打开冰箱看看。不知道何什么时候早已把鱼全部杀好洗干净了,还切成一块块,放在冰箱里。当时我想这回又试不成功了。这时何进来了,看见我们在检查鲳鱼,面孔马上就不活络了。

  李燕娥也豁出去了,她以总管的身份当着何的面,从冰箱里拿出鱼块,逐一摆放在砧礅板上拼。这不拼也罢,一拼,漏洞马上出来了,任凭怎么拼,这两条鲳鱼就是拼不成原来整条鱼的样子,而且缺掉的几块都是当中的肉段,不是鱼头、鱼尾巴。当时,何的面孔就涨红了。李燕娥问他这几块鱼都到什么地方去了?他还犟嘴说:“我怎么知道,总不见我拿生的吃下去了吧?”当时李燕娥气得不得了,转身就向隋学芳做了汇报,说何手脚不干净,把厨房里的食物偷回家,估计以前米、面什么的他也都偷回家去。

  奄奄一息的李燕娥被救护车急送华东医院抢救

  隋学芳听后就马上找到何,问他这几段鲳鱼到什么地方去了,到底是不是他拿回家去了,可是何还要犟嘴,死也不承认是他拿回家去的。

  李大姐从此一到做饭的时候,就亲自跑到厨房,从头到尾看着何烧饭做菜,直到饭菜做好端到餐厅为止。

  李燕娥的较真劲儿,终于使何再也忍不住了,就丧失理智动刀了。这就是当时作为国家一级机密的发生在宋庆龄上海寓所厨房里的流血事件。

  1961年11月25日早晨7时左右,当时,我正在小厨房前面走廊上扫地,突然听见李燕娥传来一声“啊唷呀”的尖锐的喊叫声。我回头一看,只见厨师何在厨房里,所以我起初以为李燕娥是在吃饭间呢,即闻声奔进吃饭间大声叫喊:“李同志,李同志!”但是得不到一声回答。我情知不妙,就转身奔到厨房门口,厉声责问何:“老何你在干什么?”可是,何非但没有理睬我,反而反手把厨房的门给关上了。我急忙推门进去,却没有想到何就隐藏在上楼梯旁的门后,见我进去,何就举起一根铁棒(一根水汀炉子上的摇手柄),猛地朝我的头上打来。

  幸亏我手疾眼快,举起双手往头上一挡,才没有被击中要害,但亦被打得头破血流了。当时,我就意识到出了大事情,所以不顾一切,就在小楼梯旁与何争夺起了铁棒。

  由于我年轻力大,何那时已四十开外,他夺不过我,被我夺下了铁棒。何见丢了凶器,连忙逃进厨房,在里面把厨房门反锁上,并紧紧顶住不放。我虽用尽力气拼命推门,仍推不开。于是,我一边努力,一边连声大喊:“王宝兴快来啊,出大事情啦——”同时,我连喊带跑奔到大门口传达室,对警卫张建俊说:“何要打死李同志了,快进去捉呀!”当我和张建俊一起奔到厨房门口时,绿化工王宝兴也闻声起来了,我们三人在吃饭间的窗口上连声向里面叫喊:“何你快开门出来!”

  可是,何站在厨房里恶狠狠地威胁我们:“你们谁敢进来,我就杀死谁!”看见他死不开门,我们急了,三个人就齐心协力,用力推门。我们破门而入后,张建俊首先冲进厨房。当时,只见何手中紧握一把菜刀,高高举起,面目狰狞,眼露凶光,还想杀人。事不宜迟,张建俊当机立断,拔出手枪,朝何的右手臂上开了一枪,顺势上前夺下了菜刀。我们三人合力制服了何后,把他拖到传达室看管起来。同时把躺在厨房地上、已满头浑身是血、不省人事、奄奄一息的李燕娥被救护车急送华东医院抢救。额角头(沪语:幸运的意思。笔者注)的是,由于抢救及时,李燕娥的生命保住了,但她的头部被何砍了又长又深的一条刀伤,医生给她缝了十几针;身上各部也不同程度地被何有所砍伤。

  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还要造谣冤枉、诬蔑李同志

  当时,宋庆龄正在北京开会,对家里发生的血案一概不知。但是,纸总包不住火的。原来,宋庆龄与李燕娥之间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即宋庆龄一周一封信来,李燕娥一周一封信去,互通信息。多少年来,双方从未间断过。这次不对了,宋庆龄多日没有接到李燕娥的亲笔签名信(由于李燕娥识字不多,凡是写信等文字工作,都是我到寓所后代笔的,她只是在信后以签上自己的名字为证),使首长感到十分不安,她总似感到家中出了什么事。

  后经再三询问警卫秘书隋学芳,隋秘书才不得不将情况如实向宋庆龄做了汇报。首长知悉李燕娥头部受伤住院,心急如焚,立即于1962年1月11日从北京乘飞机赶回上海。

  1月18日上午10时,首长对我说:“何这个人劳动改造是改造不好的,如果给他放出来是要害人的。现在处理定案否?据说张同志开了一枪,是吗?他们(指警卫处王济普处长和警卫秘书隋学芳。笔者注)都骗我,说什么李同志在医院住了八天就出院了,一切都好,这是王处长打电话来的。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还要造谣冤枉、诬蔑李同志,说她要他同居,这真是胡说八道!我知道你也没有办法,他们不许你写信告诉我。其实这样大的事情,是应该及时向我报告的。今后我可以放心了,有你在家里。否则叫我下次怎么好放心去北京呢……”

  关于“宋庆龄始终称呼小了自己十几岁的燕娥为李姐”,这是不正确的……从1927年,李燕娥经谭洁怀的母亲谭妈的介绍,来到宋庆龄上海寓所香山路7号当保姆。一开始,宋庆龄就称呼李燕娥为李妈。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按照当时上海人对保姆的称呼,都是姓氏下面加一个“妈”,姓李的称李妈,姓朱的称朱妈。

  就是李燕娥被砍伤的事件发生后,宋庆龄才开始对李燕娥改称李妈为李姐,并和李燕娥一起用餐的。这是李燕娥后来私下里告诉我的。因为自从我拼死救下她以后,她也更是把我看作了她的亲人,基本上可以说是无话不谈的。

  魅力宋庆龄

  作者:汤雄

  定价:35元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发生在宋庆龄上海寓所厨房的流血事件》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