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宋庆龄出访三国,在缅甸逗留整整21天(图)

2017-12-06 15:52:00 法制晚报 
靳山旺(左一)护卫宋庆龄访问巴基斯坦
靳山旺(左一)护卫宋庆龄访问巴基斯坦

魅力宋庆龄
魅力宋庆龄

  作者:汤雄

  定价:35元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吴努吃14个就说不行了,我硬是吃了18个“印度人哭”

  后来我们还访问了故都曼德勒和缅甸最大的名叫掸邦的首府东枝,游览了掸邦著名的茵莱湖,还访问了缅甸第三大城市毛淡棉,出席了当地华侨为我们举行的欢迎茶会。老太太在缅甸访问很高兴,整整访问了21天,这和吴努总理他们的热情接待是分不开的。说起吴努总理的热情,真差点使人受不了。特别是吃“印度人哭”,我差点就输给了他们呢!

  汤:什么是“印度人哭”?

  靳:就是辣椒!事情是这样的。1月4日,正巧是缅甸的国庆节,当晚,吴努总理以私人名义,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吃晚饭。没想到刚开席,吴努便端出了一盘鲜红的辣椒,对我们说这是一盘“印度人哭”,还问我们之间谁敢和他一样吃?后来翻译说,这是他们缅甸人的一种接待客人的礼节。哪个吃得多,就是对对方的尊重,是热情!当时,说实话,我们大家都不敢吃,这么辣的东西,谁敢吃呀?而且还是这么一大盘子呢!就在这时候,隋学芳见我们大家都不敢比,就站出来了,说“我敢吃”。这家伙肯定是不想让大家没面子,所以站出来的。当时,坐在一桌上的除了老太太、廖承志外,我和郝若瑜、刘骥平等都在,加上吴努总理一家子,坐了个满满当当。当时吴努就问隋学芳:“你能吃几个?”隋学芳说:“总理阁下吃几个,我也吃几个。”翻译刚把他的话翻译过去,吴努总理就笑着说他能吃14个,还说比赛的时候是任何东西也不能吃的,包括水也不能喝一口。

  隋学芳这家伙倒是很要面子的,说什么也不肯认输,就说:“我吃16个。”这时,我不好意思了。我是卫士长呀,我怎能在这个时候缩着不吭声呢?所以我也马上向翻译说,我要参加这场吃辣椒比赛,也要显示我们中国人比你们缅甸人还要热情。当时,翻译把我的话翻译过去后,大家就一起鼓起掌来了。比赛开始了。吴努先吃,他一口气吃了3个,然后坐在那里看我吃。当时,我就拿起一个辣椒放进嘴里了,可是只咬了一口,一股辣味就像一串火似的,直往口鼻腔里钻,辣得连我这个从小就吃惯了辣椒的人都吃不消,泪花都辣出来了,我一闭眼,硬起头皮三口两口地吃了下去。第二个,第三个……一盘辣椒吃完了,很快又端上了一盘。当时,整个晚宴的气氛已经像开了锅,鼓掌声、喝彩声闹得不得了。这时我们带去的翻译林德彬翻译说不可以不咀嚼就吞咽,否则要算违犯规定。我听了,只好一个一个嚼着吃。后来,吴努自己先吃不下去了,吃了14个,就连连摇头,宣布自己不行了,最后,我硬是吃下了18个“印度人哭”。吴努看见了,当场就向我伸出大拇指,说我了不起,是大王,吃辣椒的大王!

  当时,廖承志就对吴努说,说我岂止是吃辣椒大王,还是神枪手与战斗英雄呢!吴努听了,更加佩服了。

  汤:当时宋庆龄怎么个态度呢?

  靳:鼓掌呀!她也开心得不得了,一直鼓掌。后来她也表扬我说:“大炮,我还从来没见到你这么能吃辣椒。”我对她说:“什么这样能呀,我也是没办法呀,我总不能就这样输给人家吧?”

  哈哈,当时我胃里都烧起来了呢。

  许是吃多了水产,老太太的荨麻症发作得特别厉害

  靳:我陪着老太太在茵莱湖上游览的时候(经查有关资料可知,茵莱湖位于缅甸北部掸邦高原的良瑞盆地上,为缅甸的第二大湖,缅甸著名的游览避暑胜地。笔者注),当时在缅甸政府的安排下,我陪着老太太坐上了一艘只有几十厘米宽的艇尾装有动力的小游艇,往湖中驶去。当时昂山夫人也陪老太太坐在一起的。昂山夫人是缅甸已故独立运动的领袖昂山的夫人,我们在缅甸访问各地的时候,她始终全程陪同老太太。昂山夫人在缅甸的威信是很高的,所以当她俩并肩出现在公众面前时,人们总是十分热烈地欢迎她们。茵莱湖的当地人,一般是把四根高脚木桩的房屋建在湖畔或岛边的浅水中,每家人家的家门前都有小船,一出家门就以船代步。所以,这里的人们从小练就了以脚划船的硬功夫。当地人认为,用脚划船速度快而耐久,并能腾出手来撒网、抛叉,一个人在船上作业,可以行船捕鱼两不误。节日期间,湖上居民还举行划船比赛。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游艇一驶出湖湾,速度就眼见着加快了,风声呼呼,水花都飞溅到艇上来了。幸亏我们每人的身上都穿着救生衣,否则衣裳都要被扑面而来的浪花打湿了。

  当时,游艇开得太快了,好像要飞起来了,失去控制了。还有扑面而来的风,噎得我们几乎透不过气来了。当时正是寒冬,我亲眼看见前边老太太的脸色发白,冷得嘴唇也发紫了。到后来,快艇越开越快,老太太张开两手,死死抓住只有几十厘米宽的船身,紧紧闭上双眼。当时我就坐在她的后面,我也害怕了,害怕老太太万一支撑不住,磕伤了身体,所以当时我就连忙腾出右手用力扶住了老太太,大声在她耳边说:“不要怕,不要怕,没事的,没事的!”后来,老太太对我说:“当时你叫我不要怕,我怎么能不怕呢?你自己也是一只旱鸭子呀,要掉到湖中只怕自己先沉下去了呢!”(据载,宋庆龄这次出访印、缅、巴三国,在缅甸逗留的时间最长:从1月2日到1月23日,整整21天。其间,除却大量公务外,她还参观、游览了大金塔、仰光大学,访问了缅甸的古都曼德勒,并在风景如画的东枝和茵莱湖上体验了该国各少数民族的生活和风俗习惯,还欣赏了南部海港毛淡棉市的风景和特色。由于时间关系,她还没来得及访问缅甸的葛鲁和安邦这两个城市。笔者注)

  与访问印度与缅甸相比,宋庆龄在巴基斯坦的访问时间是短了些,从当年1月24日下午到2月2日,只有9天的时间。也许是吃多了缅甸的水产,所以当时她的荨麻症发作得特别厉害,她必须尽快回国医治了。

  我们并没有直接回国,而是在东枝悄悄地降落了

  当时,我们的飞机是降落在巴基斯坦的卡拉奇机场上的,当时巴基斯坦的总理(穆罕默德·阿里。笔者注)带人到机场欢迎我们。当天下午,我们就住在巴基斯坦的她斯兰堡市国家公寓里。当时,她斯兰堡市还不是巴基斯坦的首都。这时,别人都不知道,只有我和廖承志知道,老太太的荨麻症已经发作得很厉害了,浑身长满了像水痘一样的红块,使她浑身痒得不得了,每天都要周身涂上药膏。所以在巴基斯坦的卡拉奇和拉合尔两个城市访问时,她痛苦得不得了,但又不能表露出任何难受的神情,现在想想,老太太也真是不容易的。我们是1月28日接受了两个城市的市长的招待与宴请,1月29日,出席了卡拉奇市长举行的全市欢迎会。当时的会上,阿里市长还授予老太太“卡拉奇公民权”的称号,并赠送给她一把金钥匙。这把金钥匙是放在一个银盒子里的。在巴基斯坦接受宴请的时候,我比在前两个国家时还要紧张,因为这个国家当时经济形势明显要比缅甸与印度落后,我生怕老太太瞎吃吃坏了,特别担心有危险分子混杂其中并在饭菜中投毒,所以,在参加拉合尔等城市市长的宴请时,我除了始终站在她的身后外,就是眼巴巴地等着老太太请我坐到她身边,这正是我与老太太的私下约定:遇到令人不放心的宴请,一律由我先饮用,待5至10分钟确定安全无事后,方可允许老太太饮用。

  那次在卡拉奇市市长的宴请中,偏偏人家特别热情,同桌的市长大人亲自为老太太夹了一种海鲜类的菜请她品尝,这是他们巴基斯坦用来招待最高贵与最亲密的朋友的一道名菜。当时老太太十分为难,她倒不是怕人家会在菜中投毒,而是怕她一身奇痒的泡泡块块,她只怕吃了这种菜后会发作得更严重!当时,老太太就看了我一眼。我嘴上不说,脑子里也好像装了一台电风扇,呼呼地转个不停。后来,我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从身边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子,一边当众摆到老太太的面前,一边装模作样地捋起袖管看了看手表,然后当着大家的面对老太太说道:“宋副委员长,您该服药了。”老太太多么机灵呢,她听我这么说,马上就明白了。这时,一边的翻译林德彬也立即明白过来了,抓紧机会对一边的卡拉奇市长翻译:“尊敬的市长先生,真对不起,孙夫人已过了规定的服药时间了,她得马上服药。”卡拉奇市长一听,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老太太还客气地对人家说:“这可不礼貌呀,如此美妙的食物,我还没品尝呢。市长先生是否同意我让我的侍从坐在这里代表我呢?”人家卡拉奇市长当然同意啦。就这样,我不但及时地帮助老太太渡过了又一个难关,还堂而皇之地坐下来吃了一通美食。

  我们代表团是2月5日回国的,因为当时老太太身上的荨麻症不但已蔓延到了颈脖处,而且已开始向她的左脸部蔓延了,致使她不得不换上了那身高领子的上衣,遮挡住露出颈部的红泡泡。当时代表团主要成员会议商量,一致决定事不宜迟,尽快告别巴基斯坦。就在告别巴基斯坦前,宋庆龄还坚持着在巴基斯坦电台里,向巴基斯坦政府与阿里总理发表了广播演说。不过,2月5日我们坐着的飞机并没有直接回国,而是在缅甸的东枝悄悄地降落了。因为老太太要在东枝治病,东枝有治疗荨麻症的医学专家。再有,东枝离昆明近,看了病后回国也近。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宋庆龄出访三国,在缅甸逗留整整21天(图)》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