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爱的博弈:关于爱的三个盒子

2017-11-03 09:04:45 中国经济网 

  乔斯林:亲爱的,你买的度假房真是个惊喜!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也许咱们应该在买之前先商量一下。说实话——也许仅仅是对我而言——我不确定把咱们所有的积蓄花在一个有白蚁而没有下水道的房子上是个好主意。

  米格尔:亲爱的,我赞成你的想法。再多跟我说一些吧。

  你们的争论也会像乔斯林和米格尔一样吗?我不信。你不可能看到任何人这么甜蜜地表达反对意见。他们不可能真实存在,无论是乔斯林还是米格尔。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伴侣。在我的研究中,有时候人们看似极富耐心地在争论中回应伴侣,但上升的心律和血压却出卖了他们。即使在最健康的婚恋关系中,伴侣偶尔也会生对方的气。他们会发生口角,甚至激烈冲突。也就是说,拥有令人满意的婚恋关系的伴侣,需要在相互尊重和爱慕的“美好盒子”里花大量时间。按照博弈论,美好盒子会给你们带来巨大的回报。但没人能永远待在那里。情绪激动时,人们很容易失去积极而高效的处事能力。在爱情实验室里,我从不为伴侣不在美好盒子中争论而吃惊。我质疑是否有任何人能在吵架时进入美好盒子,结论非常明显。这难道不是从定义上就不可能发生的吗?

  美好盒子:最佳情况

  是,也不是。我还没遇到过在整场争论过程中都能保持“美好”的伴侣。但是我的研究显示,在很多婚恋关系中,美好盒子并不永远关闭。当我把一些伴侣归入“美好”这个分类时,并不意味着他们是像乔斯林和米格尔那样的。我的意思是,只要他们发火时能进入美好状态,这种分类就可以成立。在冲突中,这些伴侣哪怕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用平和、有爱的方式回应对方,就很了不起了。因此,这样的伴侣之间的信任标尺更高也并不奇怪,特别是对那些乐于帮助对方平静下来的人来说。只有彼此深信的两个人才能够成功。

  和睦的伴侣吵架时不会使用心理咨询师可能建议使用的一切“恰当”的词汇或者行为来解决冲突。他们能够自己解决。想想这样的场景:吉姆正开车载着相恋多年的女友维奥莱特去山里度周末。突然间,吉姆一个急转弯,维奥莱特大叫道:“慢一点!”吉姆开车总是让她胆战心惊。这是他们关系中痛苦的一刻。像平时一样,维奥莱特一批评吉姆开车,后者就会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别冲我叫唤!你这是在制造车祸!”但维奥莱特继续批评着他。如果你会读心术,就会知道吉姆在心里嘀咕:她开车技术那么烂,却要教训我。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不满意。为什么我会答应来度这个愚蠢的假?

  当他们到达山顶的小旅馆,吉姆看到差点被他甩出后备箱的行李时顿时紧张起来。但他马上又放松了,因为维奥莱特环顾一番眼前的美景,气喘吁吁地说:“我们一定是死了才能来到这样的天堂!亲爱的,可能你刚才真的把车开到悬崖下去了。”尽管很紧张,吉姆还是忍不住笑了,他一直都很喜欢她揶揄式的幽默。她笑着用胳膊肘调皮地顶了他一下。就这样,他们的关系也从悬崖边回来了。维奥莱特采取了一种常用的关系修复技巧——幽默。她用幽默赶走了紧张,安慰了男友。

  修复是婚恋关系的救生衣。修复的效果决定着婚恋关系的存亡。修复并不复杂。常用的修复技巧包括笑话、赞扬、握手和提问。在一段健康的婚恋关系中,修复技术可以降低接受者的血压和心率让他们不再那么紧张,回归理性。如果无论用什么修复技巧都不能阻止冲突升级,那么这对伴侣的关系就陷入了恶性循环。不是因为他们用错了修复技巧,而是因为他们曾有过可怕的严重冲突。维奥莱特的修复并没有解决她和吉姆之间的问题,但这让他们从冲突中全身而退,拯救了假期。在激烈争论后还能回到美好盒子中,这是伴侣拥有幸福未来的标志。在一项对新婚夫妇的研究中,我发现在讨论双方有争议的问题时能否表达出一些积极情绪,不仅可以预测伴侣们在第 6 年实验结束时是否还在一起,还能预测他们是否一直幸福。(另外,关于驾驶风格的争执是最常见的“不可救药”的婚恋问题之一。幽默感对此有效。)

  也许我关于美好伴侣最重要的发现,是他们总可以精确而迅速地把不愉快的情绪转移到美好盒子当中。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一个人的各项生理指标显示出高压水平之时。如果维奥莱特和吉姆在我的实验室争吵,你就能看到她在吉姆快要爆发时抖出了一个包袱。当然,她不可能从我们的数据中得知吉姆的心跳和血压。她并不需要这些信息。她的直觉把她在正确的时间带入了美好盒子。精准的伴侣是了解和信任彼此的一对舞者。我在所有的研究中都发现,一个人积极的行动足以降低另一个人的各项生理压力指标。这个结论在我的实验室和罗伯特 利文森的实验室中均被多次证实。

  因此,这就是美好盒子的真相。尽管难以琢磨,它在冲突中确实存在。如果信任程度高,你就可以在争论过程中某个短暂而关键的时刻进入美好盒子,让你们的关系得以修复和重建(或者至少减少破坏)。你不需要为了掩饰而保持一张笑脸。(无论如何都做不到。)但如果你能在适当的时候消消火,防止情绪爆发,这就是搞信任标尺的一种体现。同样,通过训练你的修复能力,你们之间的信任水平也会得到提升。

  中性盒子:最有价值

  如果你因为“中性”这个词看起来无聊就打算跳过这部分,那么你就和无数伴侣和情感专家犯了同样的错误。在冲突中,中性盒子并不是一片荒漠。我关于中性盒子的研究可以说是我关于信任的全部研究中最令人激动的部分了。

  想象你是个电视导演,正在指挥你的演员表演下面的一幕:

  (一对夫妇坐在沙发上。)

  布里安娜:我跟我妈妈说咱们明天过去。

  卢:咱们?

  布里安娜:我答应她了。

  卢:明天有决赛!你应该早跟我打招呼。

  布里安娜:我们好久没去看过她了。

  卢:你上周刚去过。

  布里安娜:但你没去。她很孤独。你为什么不来?

  你可以让卢和布里安娜就这样吵起来,摔门摔电脑。或者你也可以让他们说着说着就拥抱起来。但如果你在乎收视率的话,就不会让剧情发展到另一个方向,让他们像讨论要不要保留废纸这种无关紧要的话题一样去讨论这个问题。这会让电视剧很难看。

  但在我的实验室里,我不会重写或者指导他们的对话。我只负责记录和分析。我发现一些伴侣确实能在争论中始终保持中性。他们不常使用修复技巧,而他们看上去也不需要修复。他们的生理指标在争论中没有出现波动。他们的心率或血压都没有大幅提升。他们的肢体语言和言语都没有表现出任何积极或消极的倾向。这些伴侣没有对对方厌烦或者无动于衷。和不快乐的伴侣不同,中性伴侣在关系中更投入,也给对方更多回应。但他们在表达分歧时可以保持平静。

  在我们的一项针对 45 至 60 岁左右的伴侣的研究中,我发现快乐的伴侣在争执时有 65% 的时间处于中性盒子中,而对于不快乐的伴侣,这个数字是47%。20 年后,这些快乐的伴侣有 70% 的时间保持中性。随着在一起时间的增长,快乐的伴侣们对彼此的宽慰反而减少了。回放转盘显示,他们在中性位置上得到的收益越来越多。

  如果这些伴侣争论的视频被传到网上,它们也许会是最难传播的。没有人喜欢看这些沉闷的东西。电视真人秀的流行告诉我们,人们更喜欢看那些咆哮的、失控的伴侣和温柔的、泪流满面的和解。很多寻求心理咨询的伴侣们都受到了这些偏见的影响。他们不会从平淡的方式中寻求解决方法。他们想让争吵的痛苦快点过去,所以只能祈求灵丹妙药。他们的咨询师也很可能赞成这个目标,比如他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我需要花几次咨询的时间来探讨这对伴侣的关系为何如此消极。当我们结束咨询时,他们的关系就会发生彻底的转变,他们对彼此就会自然而然地从糟糕转向美好的盒子。世界上不会有心理咨询师对他的同行说:“我给塔米和格斯做了一次多好的咨询啊!他们在整场 55 分钟的争论中都不带一点情绪!”这种方法简直就是对心理咨询师这个角色的亵渎。因为咨询师在人们心目中的职责就是增加伴侣之间的积极情绪。

  在一项著名的研究中,罗伯特 利文森和他的学生蕾切尔 埃布林(Rachel Ebling)分别记录下 10 对真实伴侣吵架初始 3 分钟的情景。他们中的一半最后离婚了,另一半还在一起。罗伯特和蕾切尔把录像拿给治疗师、研究者和牧师,并让他们预测这些伴侣的发展。(这些录影带随后也成为位于旧金山附近的探索博物馆的展品,参观者也可以根据它们做出自己的预测并检验其正确性。)平均而言,这些专业的预测并不比扔硬币更准确。为什么如此多的人类行为学家都鉴别不出婚恋关系中的危险因素呢?大多数观察者都把焦点放在伴侣争吵时的火药味上。他们并没有关注伴侣们保持平静而不带有情绪的时间,也许因为他们觉得这并不重要。但中性情绪却是关系到婚恋关系最终结果的关键因素。那些大多数时间都处于无情绪状态的伴侣们最终会白头偕老。

  中性盒子的意义在于它是冲突的避风港。回忆一下你曾经有过的那些激烈的的争吵。反省一下,如果你当时能够保持冷静,是否能获得更大的收益?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乐于做这种交换——即使那场戏剧性的争吵以喜剧收尾。要想获得中性带来的巨大收益,伴侣们就要将减少情绪交换(不只是正面情绪)作为目标。在争吵时,爱人们如果能在“和平谷”待上一会儿,肯定会比一直处在“黑暗谷”里要好得多。

  中性盒子带来的慰藉也许就是婚恋关系中信任的最终表达形式。但如果你和你的伴侣还没“准备好”保持中性,也不要着急。这需要大量的时间。伴侣们首先要知道,对方会在冲突的关键时刻做出修复或者回应修复。但是快乐的婚恋关系一般就停留在中性地带。

  尽管美好盒子和中性盒子的属性不同,伴侣们能够在任何一个之中停留都是好事。有能力让争吵转入这两种情况,对他们的将来而言都是好兆头。在博弈论中,伴侣们尽可能花更多时间处于这两个盒子中也是有道理的,因为这会使他们获得最大收益。但是不快乐的伴侣看起来会蔑视博弈论。他们会困在非理性的糟糕盒子当中。

  糟糕盒子:伴侣捕鼠器

  所有伴侣都有跌进糟糕盒子的时候,但只有一部分会在其中投入过多时间,以被消极情绪折磨得精疲力竭而告终。我把这种情况称为“捕鼠器”。安杰尔和乔治就是典型的一对。他们的争吵经常以乔治对安杰尔喊出的一声“闭嘴”告终。不管他们怎么努力,不管他们向对方说什么,他们为修复冲突做出的努力很快就会付诸东流。有些伴侣会用大嗓门攻击对方。另一些则会挑起对方的负面感想。不管他们的冲突是什么风格的,这些糟糕的伴侣都表示他们不喜欢吵架。他们也会对争吵感到难过。争吵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收益。但他们无法停止。

  通过分析这些不快乐的伴侣间的互动,我发现了两种可以解释他们的问题的特质。当一对伴侣进入糟糕盒子,他们中至少一个人会在生理上对敌意变得非常敏感。我经常用“怒不可遏”这个词来形容这种躯体反应。当它出现时,当事人就像喝了一杯由激素(包括肾上腺素)调制的烈性鸡尾酒,引起了心率加速、血压升高、大量流汗和其他应激状态下的生理反应。这些激素的变化让你的身体处于更快更强的最佳状态。这是我们那些经常需要面对敌人和饥饿动物的祖先留给我们的遗产。

  研究显示,因为我们的男性祖先扮演着猎食者和保护者的角色,他们比女性的警惕性更高。这种进化在现代男性身上有所遗留的结果,就是他们在危险情况下比女性更易做出战斗或逃跑的选择。他们在受到威胁后也更不易放松警惕。我和其他学者的大量研究都发现,男性在争论中比女性更容易变得“怒不可遏”。我们比较双方生理反应报告时会发现,男性在心烦意乱时会发出更多明显的生理信号。因为身体不会掩饰对威胁的反应,男人可能会像遭遇猛兽一般爆发,忘记眼前只是他愤怒的伴侣。

  “怒不可遏”的状态对婚恋关系是致命的。身体的极端反应会让人产生意想不到的非理性思维。在一种心理学家称之为“隧道视觉”的情况下,眼睛和耳朵只能注意到危险信号和逃生通道,其他都被阻挡在外。幽默感可以穿过隧道的裂缝,倾听、解决问题和理解对方情绪也有同样的力量。由于大多数心理咨询师都没有意识到 “怒不可遏”状态的特点,他们会让苦恼的伴侣去表达他们对对方的理解。虽然这是正确的,他们却不可能成功。这会让他们的关系雪上加霜。

  一个怒不可遏的人会根据情况选择是面对他们的伴侣(攻击!)还是冷战(逃跑!),我把后者叫作“筑墙妨碍”(stonewalling)。这两种反应在乔治和安杰尔之间表现得非常明显。当乔治大喊“闭嘴!”的时候,他的生理指标显示出他已经怒不可遏了。尽管他的妻子继续争吵,乔治不予回应,开始筑墙。

  争论中怒不可遏的倾向会让恢复平静的修复失效。如果身体和思维都处于过载状态,大脑就会变得不清醒。人们会拒绝来自伴侣的安抚,甚至连自己都意识不到这点。我的研究中那些聪明但最终失败的修复尝试俯拾皆是。就算安杰尔能抖个包袱或者给乔治一点鼓励,乔治也很可能仍然不为所动。没有任何爱的信息会穿越筑起的墙壁到达他那里。这也是为什么在“捕鼠器”中的时间太久,伴侣间的信任和对彼此的忠诚会被扼杀。

  为什么只有一部分伴侣会经历这种怒不可遏和失败的修复呢?可能是因为一些男性的生理条件让他们更脆弱,更易进入这种状态。但在多数情况下,罪魁祸首来自两人之间,尤其缺乏交流的两个人。虽然心理学家赋予“交流”很多意义,但我将它定义为成年人婚恋关系中对来自伴侣内心的理解和尊重的渴望,以及获得理解和尊重的能力。交流是长久的婚恋关系中建立和恢复信任的规划图。缺乏交流时,伴侣会表现出对对方内心世界的不理解,或者无法进行支持性的交流。在第 6 章中,我会具体说明怎样从交流中获得改善或拯救婚恋关系的启示。但是现在,我想把焦点放在缺乏交流会有哪些表现上。

  进入捕鼠器的 5 个步骤

  尽管“不和”听起来模糊而抽象,但当婚恋关系出现危机时,它们往往会沿着相似的 5 步轨迹发展。

  第 1 步:“滑动门时刻”

  在婚恋关系中,伴侣会不断地通过言语和动作向对方寻求支持和理解。在实验语境中,我把这种请求称为“出价”(bids)。它们可以简单得像“你能帮我买听啤酒吗?”或者深切得如一次可怕体检后的“我需要你”。不是所有的出价都那么明显。有些出价就被错过、忽视或者误解了。一个人说“我爱你”可能是希望对方能够转身并给自己一个拥抱。但伴侣却三心二意、似听非听地说:“嗯,我知道你爱我。”丈夫给妻子买了情人节时送过她的一模一样的广告艺术图册。他忘了。但她没忘。

  每一次婚恋关系中的出价都会开启我所谓的“滑动门时刻”(slidingDoorMoment)。当一个人表达出连接的需要时,另一个人的反应可以是滑开滑动门并走过去,也可以是关上滑动门并转身离开。想象一下亨利正窝在最喜欢的椅子里看电影。他的妻子辛迪走过来,盯着屏幕连声叹气:“噢,巴黎在电影里总是这么迷人。”面对妻子的向往,亨利可以做出多种可能反应。他可以拉开滑动门说:“我希望有一天咱们能一起去。”我把这种回应叫做“面向”(turningtowards)伴侣。他也可能“背向”伴侣(turningaway),不满地嘀咕说:“嘘,我在看电影呢。”任何没有兴趣或缺乏连接的回应都会关闭滑动门。

  所有的长期关系都会为不能正确使用滑动门而困扰。就算是那些恋爱高手,在伴侣表现出悲伤、疲倦甚至高兴时,有时也无法进入。他可能累了、烦了或者走神了。我们通常都不会去思考我们的反应,或者根本就没反应。因为我们不认为对这些琐事的反应能有多大意义。

  不去理睬那些小要求的确不会把婚恋关系推入深渊。但大量没有任何结果、不愉快的讨论却很危险。经年累月,一方或者双方就会感到奇怪:我在他心目中是第一位的吗?还是说有其他人或事排在我前面?我的伴侣自私吗?我还能继续信任他吗?

  第 2 步:遗憾事件

  在“滑动门时刻”转身离开的结果就是冲突的升级。你注意到伴侣脸上写着“受伤”或者控诉的表情时,就会意识到自己刚刚又惹事了。如果幸运,你的伴侣会指出问题所在:“我想告诉你医生是怎么说的,可是你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不能跟我好好谈谈。你知道我在拿到诊断结果的时候有多紧张吗!你太让我失望了。”

  如果“惹事”的一方能够对之前的所作所为道歉并承担应有的责任,这个缺口就会被修补。如果相反,这一方选择逃避并且任由伤害和愤怒发展,这就是我所说的“遗憾事件”。一次冲突的爆发可能成为两人关系史上不幸的一幕。每一次事件都会蚕食伴侣对彼此的信任。

  导致遗憾事件的环境因素通常并不明朗,因为婚恋关系是十分复杂的。当一扇门关闭,伴侣双方可能都会感到受伤。乔在一次家庭聚会上邀请女友马迪转移到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时被她无视了,这让乔变得烦躁不安,认为女友正在和其他人调情的念头让他变得愤怒。因此,看到女友不理睬他,他离开了。而马迪对乔的烦躁没有察觉,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她一间屋子又一间屋子地找他,询问每个人有没有看到他。没有人见到他。当看到乔正朝他的车走去时,马迪生气了。她问:“你知道你对我做了什么吗?”乔反驳说她没有资格抱怨,该反省反省自己做了什么。马迪坚持认为是乔太容易吃醋。乔怒不可遏地离开了。第二天,他们和好了,但问题并没有解决。“滑动门时刻”演化成了遗憾事件。

  再次强调,偶尔如此并不会毁掉婚恋关系。但如果在转身离开后却不能道歉并修复裂痕,伴侣间的关系就会朝着捕鼠器的方向跨出一大步。

  第 3 步:蔡格尼克效应

  1922 年,机敏的 21 岁心理系学生布鲁马 蔡格尼克(Bluma Zeigarnik)发现,一家威尼斯咖啡厅的服务生可以不借助任何工具记下客人冗长而复杂的点单。他们惊人的记忆力引起了蔡格尼克的好奇。她随即采访了这些服务生,却发现他们一下完单就想不起来刚才的点单了。一旦服务生把菜上齐,他就会把点单忘光。蔡格尼克后来成为了一名杰出的心理学家。她在这家威尼斯咖啡厅观察到的现象后来被称为“蔡格尼克效应”(Zeigarnikeffect)。意思是说,我们对那些没有完成的事情记得更清楚。

  后续研究显示出蔡格尼克效应的威力。我们对那些“未完成事项”的记忆力要比对那些已完成和终止的事件的强大约两倍。在爱人之间,如果争吵能够以双方承认错误、改正错误和加强理解而告终,那么这段争吵很快就会被遗忘,换来更牢固而持久的婚恋关系。相反,如果在“滑动门时刻”招致了无法解决的遗憾事件,那么根据蔡格尼克效应,这段创伤就会活跃在记忆中,随时可能一遍又一遍地上演。就像鞋里的沙子,这段回忆的不断刺激导致对伴侣的消极情绪持续升级。

  第 4 步:消极诠释

  信任被逐渐破坏时,伴侣们会开始感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被抽空了。他们之间再也不像朋友了。随着破坏频率增加,他们在彼此眼中都有了阴影。俄勒冈大学已退休的心理学家罗伯特 维斯(Robert Weiss)提出了 NSO,即 “消极诠释”(NegativeSentimentOverride)一词来描述这种现象。在它的作用下,人们倾向于把中性甚至是积极事件解读出消极含义,这导致他们更频繁地进入糟糕盒子。遭受 NSO 影响的人们通常会忽略伴侣 50% 的积极姿态。一位丈夫宣布,某天晚上由他下厨做晚饭。而一贯抱怨他不做家务的妻子对此事下意识的反应却是怀疑。由于 NSO 的作用,她相信他肯定另有目的。他可能是想在亲友面前表现自己,或想让他父母觉得他是个好丈夫。总之,她就是不能接受他此举是出于好意。

爱的博弈:关于爱的三个盒子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爱的博弈:关于爱的三个盒子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