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年轻人不奋斗,和丧尸有什么区别?

2017-11-03 08:50:17 凤凰网  林真理子 咪咪酱

  如果说用一个流行词汇描述现在大部分的青年人,那就是“丧”,拥挤的早晚高峰、可怜的薪水、狭窄的出租屋让我们无法将自己从日常丧中拯救出来,这不像吹牛大王拔着自己的辫子就能把自己从沼泽中救出来那么轻松。

  我们虽然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宝宝”“少女”“小仙女”,自嘲为“巨婴”,但眼角新生的皱纹却时时刻刻提醒着你岁月的痕迹,每当我听到扭机乐队的《镜子中》时

  都会想到潘粤明站在《跨界歌王》的舞台上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生怕看到自己终有一天变成别人口中“失意的油腻中年妇女”,脸因为生了娃气血两亏,腰腹的脂肪已经到了巅峰,还是一无所成。

  虽然现在有些人会教导你,“逃离北上广吧退居二线”,“过自己的岁月静好”,“学会接受自己的平凡”,但是还是会有不甘心,想要过更好更丰盛的物质生活,想每个月为自己添上一只新的口红。江南的田野生活固然惬意,但是还是有人愿意吸着雾霾摇出一个北京牌照,贷款七十年买一套京郊房产。

  毕竟都是第一次做人,这么早就认输可不是梁启超口中的那“乳虎啸谷,百兽震惶,与国无疆”的中国少年了。

我的身边有家产颇丰,四处做公益摄影的富二代;有跑四个小时工作通勤,在地铁上写小说的朋友;有地产千万,背景深厚,每日还勤勤恳恳早起值班的北京女孩,更有无数北漂,一边加班到深夜发个朋友圈,一边不忘更新自己公众号。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疲惫,爱给“丧青”有关的微博点赞,也都会依旧卖力地拼搏。
  我的身边有家产颇丰,四处做公益摄影的富二代;有跑四个小时工作通勤,在地铁上写小说的朋友;有地产千万,背景深厚,每日还勤勤恳恳早起值班的北京女孩,更有无数北漂,一边加班到深夜发个朋友圈,一边不忘更新自己公众号。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疲惫,爱给“丧青”有关的微博点赞,也都会依旧卖力地拼搏。
让我们来看看曾经没钱、没男友、没美貌,被四十家公司拒绝过的日本畅销作家林真理子是怎样谈谈她的野心的。

  让我们来看看曾经没钱、没男友、没美貌,被四十家公司拒绝过的日本畅销作家林真理子是怎样谈谈她的野心的。

  对岁月保持警惕,保持旺盛物质欲,不要被时代甩在车轮下,丧着睡眠不足的脸在跑步机上打哈欠,对待梦想如初恋地努力奋斗下去,到了中年还有张二十岁的脸,才是我们老仙女(划掉)的终极目标啊!

  So, young man, be gentle, be ambitous.

  林真理子——只差一个野心(节选)

  分级的世界

  不纵容得过且过

  01

  越来越多的人从不去想象自己未来的样子,也无法认识到被赋予的时间的意义,一个野心淡薄的时代到来了。

  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野心也不会饿死的社会。我们有优衣库,便利店里卖的有300日元(约合人民币15元)一份的便当。你如果只想过最低限度的生活,这个社会还是能满足你的。

  我甚至认为不仅是这些物质的问题,现在的亲子教育也有很大一部分责任。因为工作关系,我跟许多编辑打过交道。他们教育孩子的情况,大体上分为两类:一类人高兴地谈论着他们的孩子毕业于一流大学,想从事和自己一样的工作就进了出版社;还有一类人他们的孩子到30岁左右还没有固定工作,整天窝在家中。

  这些编辑大多都是自己原本就非常优秀,他们之中成功培养孩子的不在少数。但编辑这份工作经常会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因无暇照顾孩子而心存内疚,慢慢地对待孩子的态度就变成了"随你喜欢",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不只是编辑,现在年轻一代的父母,他们没经历过战争和贫苦年代,大多都是接受偏差值教育一路升学上来的。所以他们往往不能很好地给孩子们传达"人必须依靠自身的力量生存下去"这一原则。

  照此情形发展下去,以后的年轻人岂不是永远都不会有野心?想到这一点,就令人绝望,但我们暂时先把这件事放下不谈。

  要饿死不易,但贫富差距越来越大

  甚至会让你失去朋友

  02

  我希望大家正视等级社会这个现实。现在的社会虽然人不容易饿死,但贫富差距却在不断增大。社会上仍然存在着明显的阶层,不管是来自经济、教育,还是衣食住行。

  比方说,现如今这个时代,男富豪向贫穷的女服务员求婚的情形已经很难再发生了。有一定社会地位的男性不会再选择贫穷、缺乏教养的女性当自己的妻子。

  诚然,1955年到1965年的时候,像吉永小百合在日本电影里扮演的虽然贫穷但聪明果敢的女孩子,最后可能会和某位名门之子结为夫妻。那是因为那个时代许多人生活贫困,无力接受教育,初中毕业就出来参加工作。

  如今社会上要是有人没好好受过教育,大家都知道那只是单纯的不努力,所以正经一点儿的男性压根不会去接近高中没毕业就退学的女性。这种情况男女倒过来的话就更是如此。

  为什么直到现在空姐在医生、青年实业家的联谊会上还是那么受欢迎?因为她们经过航空公司的层层选拔,其学历、容貌及家世等条件在一定程度上已满足了选拔的标准,而且她们有合乎男性审美的相貌和恰如其分的性格……总之容易和优秀男性擦出爱的火花。因此,如果联谊会上到场的都是这种安全牌女性,那么就能很容易配对成功。

  不过,如果已经认定自己就是要一辈子都当个小混混,那就在小混混的团体社会中早早结婚生子,给孩子起一个谁也念不出来的滑稽名字,一辈子都在小混混的环境下生活吧。

  最麻烦的是那些既没有作为小混混过一辈子的觉悟,却浑浑噩噩地以为就这样总能在二流、三流社会生存下去的人。(多说一句,我认为小混混们和我说的一流、二流、三流人们的价值观、人生坐标轴是不同的。)

  因为贫富差距,和好朋友可能渐行渐远人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所面对的贫富差距也更明显,有时甚至会引起友情的破裂。

  假设年轻时经常一起背着背包在亚洲各地旅行的好朋友A和B,等他们人到中年,孩子也都长大成人了,相约一起去纽约游玩。A说乘坐经济舱过去,B则觉得旅途漫长经济舱太不好受了,希望乘坐商务舱。

  B说抱歉我还是选择商务舱,一旦演变成这种情形,B和坚持乘坐经济舱的A,双方从登机那一刻起就会变得异常尴尬。

  假设另一种情况,B顾虑到A的感受,虽然心情略为低落但还是决定配合A,于是两人一同坐上了经济舱。但是坐久了让人腰疼难忍,这牲口般的待遇让身体早已习惯商务舱的B忍无可忍,在飞机飞往纽约的途中就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和A一起到国外旅行了!

  无论哪种情况都是万分的不幸。原本关系很好的朋友之间,随着年龄的增长差距逐步扩大,真的非常残酷。

  底层的舒适感,

  会温柔地将你杀死

  03

  想想前面的例子,就越发能理解三流人士容易固守于三流世界的原因了。

  即便上了年纪,三流伙伴也不会先于自己脱离这里,大家会一直同处于三流状态。周围的人都混沌度日,没什么压力又轻松无事,大家待在一起很舒坦。三流世界就是充满了让人停留在三流世界的温柔诱惑。

  下面讲讲我沉湎于三流世界时的故事。

  参加了广告文案撰写人培养课程之后,在最初就职的广告制作公司里,我早晨上班来得比谁都早,那段时期拼命努力着的自己却被别人嘲笑是"乡下人"。看着仅仅因为精明有心计就大受追捧的女同事,我觉得一切都愚蠢透顶。失望之下,我重新找了一家做超市宣传单的散漫公司。

  到了第二家公司,我心想做那些出力不讨好的工作太不划算,于是光想着怎么偷懒。每天早上,妆也不化,买了牛奶和面包才去上班。一上午的时间就在无聊看报纸、读杂志中打发了。大家一起去吃午饭花两个小时,下午也是优哉游哉的……反正工作不过是做做超市的宣传单,随后集中搞定就行了。像这样,我完全不把工作当回事,沉浸在懒散怠惰的生活里无法自拔。

  工资低、日子艰难,难堪是我自找的

  我感觉自己在第二家公司工作时的状态跟时下不少年轻人非常相似。所以,我对满不在乎地打算就这么在三流世界里混下去的心情,有着切身的体会。

  也就在那时,我得知广告撰稿人培养学校里的同学,一名成绩比我还差的男孩获得了TCC的新人奖。

  如同往常那样在公司消磨时间的我,无意中得知同学获奖消息时,感觉呼吸几近停止、不知所措。一开始我没有意识到那就是悔恨,只觉得血液凝固,泪水不知为何竟溢出了眼眶。

  另外还有一些人跳槽到了更有前景的公司,或者开始从事电视台的工作。相比之下,自己要是能把宣传单的工作真正做得很有趣倒也罢了,可周围人也好,设计师也好,水平都很低,公司内部又净是些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我不由得开始思考:自己这样下去真的好吗?我终于切身感受到了三流的辛酸痛苦。

  当时,我每月收入是9万~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660~5180元),只能住在六张榻榻米大的房间(约10平方米)勉强生活,然而这种生活完全不能满足我的需求。虽然当初决定工作随便敷衍一下、领几个钱过日子的是我自己,但我却完全开心不起来。这样的痛苦和在第一家公司体会过的痛苦又迥然不同。

  树立模范人物,激励自己改变

  我在第一章开头提到过,野心就是必须认清现状,所以我开始反复思考为什么现在的自己会如此无趣。

  我终于想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我想在一个有活力的地方,当一流的广告人!

  然后,我开始认真考虑如何让自己重整旗鼓。于是就像前面提到过的那样,我去了丝井先生那里。

  来到一流的地方后,我发现了一流人士真的很有意思。从行为举止到喜爱的食物(即便是拉面),无论什么话题他们都能相谈甚欢。他们的一切都闪耀着光芒,这就是一流人士的风采。像丝井先生、仲畑贵志那种级别的人散发出的光芒更是璀璨夺目。每一天都充满刺激,让我体会到从未有过的愉悦。

  遇到这些一流的有趣之人,让我变得强烈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其中一员,想永远留在他们身边。

  在广告界,我能很容易看出谁是一流,谁是二流、三流。处于成长过程中的二流之人和一直都是二流的人也大不一样。我既能看出来什么人是现在虽处于二流的位置,但总有一天会……,也能看出来什么人是目标短浅,恐怕今生都会停留在二流世界。我看过了太多残酷的"分级制度"。

  进过头等舱

  何必再回头

  04

  让我们再次用飞机来打比方。分级制度在飞机的座席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恰巧方便用来聊聊野心。

  我在《下流之宴》(2010年)里也写过这么一句话:这世上有些人终其一生都只乘坐经济舱。当然,我年轻的时候也只知道经济舱,只从经济舱的入口登过机。有时经济舱的座位比较靠前,只有从隔帘的缝隙里才能略略窥见商务舱的情形。

  不过我开始乘坐商务舱以后,因为要从飞机的前方入口登机,所以只有穿过前面的头等舱才能抵达商务舱的位置。

  这么一来我就见识到了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更高级的世界。于是,我开始期望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坐坐头等舱。

  一辈子只乘坐经济舱的人绝对没机会见识到头等舱的座位,但只要乘坐一次商务舱,哪怕不情愿也会亲眼看到头等舱的世界。

  现在买不起,以后一定买得起

  穷苦时代我自然没钱购买铂金包,甚至对穿着也完全不上心。在第一家公司的时候,因为丝毫不讲究打扮,被大家狂扔《an·an》《non-no》这样的女性时尚杂志。但是出了名、有了些许成就之后,就自然而然地想为自己购入名牌。

  泡沫经济时期,生活在四张半榻榻米(约7.3平方米)大的地方,还奢求爱马仕铂金包的话会被批判是不懂分寸。然而当前这个时代,大家都过于懂得分寸,导致社会渐渐失去了能量和活力。也许对个人而言是很健全,但却为经济发展带来了反作用。

  说到这里,还有一则被形象设计师朋友写进书里,但我自己记不得的逸事。

  我曾看到她穿了一件COMMEdesGARONS的漂亮短裙,我说:"我也想要一条这样的裙子,一条要四五万日元(约合人民币2000多元)吧!现在我还买不起,但是不久的将来,我一定会买得起10条、20条这样的裙子!"

  我说得可真漂亮,真是个坚定的野心家啊!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年轻人不奋斗,和丧尸有什么区别?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