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荷兰黑皮特怎么个“黑”法

2017-10-17 22:52:00 法治周末 

  近年来,荷兰社会就“黑皮特形象是否象征种族歧视”的争论愈演愈烈,流传多年的习俗在社会变迁过程中正经受现代视角的审视与挑战

  吕田

  在荷兰,每年12月6日的圣尼古拉斯节绝对是盛事。游行、庆典不断,隆重程度可与圣诞节比肩。在12月5日的礼物之夜,重视过节的荷兰人会沿袭传统,与亲朋好友欢聚一堂,互赠“惊喜与小诗”——所谓“惊喜”,意为亲手制作的廉价创意小礼物,从中可一窥荷兰人“花小钱办大事”的节俭基因;“小诗”往往为受赠人量身定制,佐以耿直到近乎粗鲁的荷式幽默,回味独特。

  孩童们无疑是圣尼古拉斯老爷爷最大的粉丝团,盼了一整年,终于等到他老人家带着帮手“黑皮特”乘汽船由西班牙来到荷兰,给表现良好的乖小孩儿送上糖果、礼物;淘气包则没有奖赏,甚至会被黑皮特塞进麻袋,带回西班牙做苦工——这看似只是众多家长们喜闻乐见的骗小孩儿经典设定之一,实用、虚假而无害。但近年来,荷兰社会就“黑皮特形象是否象征种族歧视”的争论愈演愈烈,流传多年的习俗在社会变迁过程中正经受现代视角的审视与挑战。

  黑皮特形象本身极具特色。他皮肤黝黑,鬈发浓密,厚嘴唇涂满扎眼的口红,戴金箍耳环(公认的奴隶制标志之一),着俗艳的文艺复兴风格短上衣,搭配灯笼裤,活泼好动,又爱恶作剧。当黑皮特们簇拥在身骑白马,手持金色权杖,红色华袍加身,鹤发慈颜的圣尼古拉斯老人周围,不免显得粗鄙与滑稽。

  反对者认为,黑皮特形象明显指向非洲黑奴,有强烈的种族歧视色彩,与航海时代荷兰帝国扩张,大肆经营奴隶贸易的历史有密切联系。他们指出,黑皮特在荷兰初次亮相于1850年出版的儿童书籍《圣尼古拉斯与他的帮手》,而彼时荷兰距离官方废奴,尚有13年的路要走。且其海外殖民地如印尼松巴哇地区,至1910年才真正结束奴隶制。支持者则认为,书的作者扬·申克曼,身为一名教师,兼一个反奴隶制组织的活跃成员,绝不会宣扬奴隶制,黑皮特在书里是作为“勤勉的帮手”出现,而非地位低下的黑奴。

  笔者发现,在扬的书中插画里,黑皮特看起来确实穿得比较体面,而且挺开心。但结合相关史料及大批写实画作中的细致刻画,给有些奴隶穿上异域华服,佩戴珠宝,只是当时富裕阶层间的流行时尚,并未改变主奴关系的本质。而作者著书的重点显然不在奴隶制,更谈不上颂扬。他笔下的黑皮特,只是一定程度上对社会现状的反映而已。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在2008年斩获多项大奖的荷兰儿童绘本《圣尼古拉斯》中的描绘:插着荷兰国旗的汽船张灯结彩,伴着煤烟,在海上航行;甲板下,庞大的船舱内,几十个黑皮特有的铲煤,有的运货,忙个不停——表面上虽是一派喜庆。但试问有相关知识储备的人,又怎能不联想到18世纪前后,黑人奴隶在大西洋(600558,股吧)上被密集“存放”在荷兰船甲板下的惨状?

  2014年,荷兰制片人桑尼伯格曼扮成黑皮特在伦敦某公园拍摄纪录片,英国民众纷纷指责这是对深色人种明目张胆的冒犯和歧视。当展示到汽船绘本页,受访民众的震惊达到顶峰,并称这种“传统”的本质是“殖民主义的遗毒”。联合国亦表示关切,其人权机构发出警告称,黑皮特是个“种族主义的刻板印象”。

  不少荷兰人觉得委屈:黑皮特不是黑人,他的脸是从烟囱里爬进屋的时候蹭黑的。反对者:蹭黑了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不洗脸?衣帽蹭不黑是因为自带超强去污力吗?

  支持者:黑皮特已是延续了数世纪的传统,应当被保护。反对者:存在久不代表就正确。传统亦在不断演变中。1850年之前没有黑皮特,既然能从无到有,就也能从有到无。

  支持者:黑皮特给了我的童年许多美好回忆,你们不能剥夺我的孩子享有同样幸福的权利。反对者:小朋友们喜欢的是皮特这个活泼逗趣的形象,而不必要是“黑脸”这个元素。他的肤色、装扮,并不重要,完全可以以全新形象示人;而且,那些因肤色而在学校里被嘲笑作“黑皮特”的孩童,他们的快乐难道不重要?

  2014年,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裁定,黑皮特形象侵犯了《欧洲人权公约》,是“针对黑人的负面刻板印象”,并要求市长在6周内取消市内黑皮特的相关庆典活动。但在几个月后,荷兰最高行政法院否决了这一裁定。

  有趣的是,黑皮特这项传统,自19世纪诞生以来,从未遭受如近年来的激烈讨论,甚至在“政治正确压倒一切”的上世纪90年代亦未引起特殊注意。剥茧抽丝不难发现,民粹主义抬头是一大诱因,荷兰自由党PVV等团体有意将“保留黑皮特”与“荷兰人身份认同”挂钩,强调“不留不是荷兰人”,有意回避有效沟通,一味求异。

  虽有少数极端声音,荷兰社会其实还是非常的开放与包容,在保护言论自由等核心社会价值观的同时,荷兰人也在逐步地调整、适应,接纳多元性,让更多来自不同社群的人共享节日的欢乐:小学的圣尼古拉斯庆典中,已取消涂黑脸、戴金耳环等元素;荷兰最大的高端百货女王店在节日橱窗中将黑皮特的脸涂成金色;越来越多的荷兰人在节日这天只将脸部分涂黑,以证明脸确实是蹭黑的,不是天然黑;不少地方已开始废除“黑皮特”的叫法,改称“烟囱皮特”。

  喜欢黑皮特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吗?当然不。但传统本身确实可能有种族主义色彩,比如这个产生于特定历史时期,把深色人种降为劣等,并使伤痛长久深植在他们心中的所谓“传统”。传统亦是动态的,可变的:在与社会环境的互动中,皮特已然是转型进行式了。只是在全球化及多元社会背景下,为了避开各方的禁忌与敏感,会不会最终转型成“无色皮特”“七彩皮特”,或者干脆“无色无名氏”?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王硕

(责任编辑: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荷兰黑皮特怎么个“黑”法》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