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中国人的饭局,怎么离得开酒?

2017-09-18 16:29:03 书问  朱晓剑

  虽然现在成了“宅男”,但也时常要混迹各种饭局,在酒江湖上笑傲一番。某天,有友问我在忙什么,我说,在家呢。他就说赶紧出来,到菊乐路的太安居,中午走一个。这事说来简单,不过是一群朋友没事,借酒说话而已,何况夏天的闷热总让人想喝一杯,那么痛快一下。

  不过,在此前的一周,一群哥们欢聚在金蔷薇饭店,那一天,白酒、啤酒是一杯接一杯地喝,可不是因为旁边坐的美女自称是“微博上的忠实粉丝”,而是在酒的欢场上时常放纵,犹如骏马在草原上驰骋一般,那一种快意那一种豪情,着实有那么一点古风。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我们做不到,那就小杯的来吧,借此聊寄情怀。但还是很快醉倒了,住在酒店里,夜里醒来,故事仿佛是刚才发生的,一些细节还在,而另一些细节不知道扔哪里去了。欢快的后遗症虽然总是那般明显,第二天依然是有点“醉”的状态。但等到下一次聚会,照样如此,这样的折腾,是不是生活的滋味呢。

  这些成了酒后的谈资,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了下次喝酒的预演。那天,一帮人参加读书会,活动结束以后,大家认为应该小酌一下,寻找阅读上的微醺和醉意,驱车,穿街越巷,跑到华阳的戛纳湾,坐在河边,就着烧烤,来一杯啤酒,那不是我们普通意义上的“小酒”,而是混合了酒与饮食与阅读相关联的一种情思。在那时,美好与不美好的回忆都会成为过去,河风送爽,真是一杯接一杯地干掉。让人想起泛舟江上的诗情与画意来,不仅如此,再把思绪拉远一点, 或许能想象到古代之人的风雅。可惜今天已经学不到也学不会了,只能做做样子,那是蹩脚的,只能把酒寄托到心中去了。

中国人的饭局,怎么离得开酒?

  但尽管如此,在每次酒醒之后总是想着,下一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放纵了,即便是面对美女(古龙说,男人喝酒的时候有女人陪在一旁,似乎都醉得比较快些,尤其是漂亮女人),面对诗人面对大千世界,也要沉住气,慢慢地喝酒,不必那么地夸张,好像见了酒不要命似的。然而,这样的一种设想总会被现实击破,每次饭局上总有那么几个人许久没见或初见,总得碰杯以表示点什么。其实,这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自己对酒多一点爱好罢了。然而,这有时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因为在酒江湖上,从来都只有例外,没有固定不变的程式。

  在经历过太多的酒会,仅仅是把一杯酒下肚,简直暴殄天物的做法,但我们似乎早已习惯了这样,似乎在这迷恋和迷醉之间能忘却世间万物。却不知道的是,在酒的世界里,我们随着酒意而沉浮,其所经历的不管是痛快还是痛苦,其中所包含的或许是对生活的不服输,对世间人道的异见,这一种表达在不识酒的人看来,或许就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而已。

  所以,在每一次酒会上,不管对手是不是髙手,都以一种髙姿态亮相,即便是最终落败,也会让人拥有几分豪情在。那么,在酒江湖上,我们只不过是努力做回自己,如此而已。岂又有更为宽大的理想和抱负呢。有时,真的是我们生活不要太做作,在喝酒时,尤其是这样。记不得谁说了这句话,但我记得的是,我们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的生活放慢一点,丰满一点,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我想,正是有了如此的识见,在喝酒的问题上才那么不拘小节,只要快意江湖。昨天,又跟几个朋友聚在一起,聊酒聊生活,且不管在未来会怎样,都可以轻松过去似的。在酒世界里,不是沉浮,也不是迷醉,只不过是多一些想法而已。
内容来源:书问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杯酒慰风尘

  作者朱晓剑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9.8元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中国人的饭局,怎么离得开酒?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