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一举击毙日本军官参观团180余人 情报小组长期埋伏立战功 假情报引日本军官团入包围《亮剑》遭遇战实为陈赓一手导演

2017-08-11 13:47:00 法制晚报 
蒋介石南昌行宫旧址,蒋对陈赓进行劝降处
蒋介石南昌行宫旧址,蒋对陈赓进行劝降处

李克农(左四)等人与陈赓(左二)在天安门城楼合影
李克农(左四)等人与陈赓(左二)在天安门城楼合影

  撰稿:郝在今

  前八一电影制片厂文学部主任编辑、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中国秘密战——中共情报保卫工作纪实》、《东方大谍》、《中日秘密战》,影视剧本《彭真》、《开国前夜》,中央电视台军事频道讲武堂《周恩来的密战艺术》、《延安秘密战》,策划《暗战》、《协商共和》系列电视纪录片,曾获建党八十周年献礼作品、解放军文艺奖、全国报告文学奖等。

  独当一面的陈赓,不但善于带兵打仗,而且具有战略意识,能够创新战法。若论特点可以说,陈赓是一个擅长作战和情报的两栖将军。火爆荧屏的电视剧《亮剑》展现了一次神奇的战斗:386旅独立团团长李云龙偶然发现日军车队,果断决定打击,当即歼灭日军多名高级军官。

  在386旅的战史中,可以找到这段故事的真实背景——韩略村战斗。这场战斗的背后,还有一个谜团——这是偶然发生的“遭遇战”吗?其实,这是一场伏击战,八路军386旅陈赓旅长巧妙运用情报一手导演的伏击战。

  陈赓擅打聪明仗的故事很多很多,可是,那韩略村战斗背后的秘密,却长久没能披露。

  蒋介石听说抓到陈赓

  从江西发来电报劝降

  古往今来,秘密战争总是公开战争的重要辅助手段。陈赓,就是特别擅长秘密战争的大将之才。

  陈赓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优秀学员,在军队的发展前程很好。可是,1926年9月,陈赓的身影却突然从军中消失了。

  原来,陈赓接受中共中央的秘密指令,去苏联接受培训。这段时间,中共派出许多优秀党员,到苏联学习现代军事,有的学坦克,有的学海军,有的学飞行,有的学无线电;陈赓和顾顺章、陆留三人,学的是最保密的“特别工作”。在伯力学习侦察审讯,在海参崴学习爆破射击……

  1927年11月,中央特科成立。这是中共中央直接领导的第一个情报保卫组织。顾顺章任特科负责人,陈赓任情报科科长。这样,中共培养的军事人才陈赓,又成为党的情报干才。陈赓对情报工作的专业程度,并不亚于军事。最早学习外国专业技术,又熟悉青帮的行规,还派人打入国民党特务系统;可以说,陈赓既是军事专才,又是搞秘密活动的行家里手。

  1927年八一南昌起义,陈赓负责军队保卫工作。起义失败后,又成为中央特科的首任情报科长。1931年9月,陈赓离开上海到大别山根据地工作,任红四方面军第十二师师长。1932年秋,陈赓在战斗中右腿中弹,不得不回上海养伤。上海是陈赓熟悉的地方,秘密藏身的陈赓还去拜访了文学家鲁迅。鲁迅听了陈赓讲述的红军故事非常激动,还打算写一部长篇小说。可惜,陈赓的伤口刚刚愈合就被抓住了——上海的熟人太多,一个特科叛徒认出了老领导陈赓。

  蒋介石听说抓到陈赓,从江西发来电报劝降。众多同学纷纷来劝降,陈赓一概不理。蒋介石又把陈赓押到南昌,亲自劝降。

  孙中山夫人宋庆龄出面营救陈赓,蒋介石也不好暗害自己救命人。于是,陈赓被放出大牢,在同志协助下成功脱逃。

  火爆荧屏的电视剧《亮剑》,展现了一次神奇的战斗:386旅独立团团长李云龙偶然发现日军车队,果断决定打击,当即歼灭日军多名高级军官。

  在386旅的战史中,可以找到这段故事的真实背景——韩略村战斗。此战一举击毙日军180多人,其中一名少将六名大佐,而八路军损失很小,堪称性能价格比极高的漂亮仗。

  只是,这场战斗的背后,还有一个谜团——这是偶然发生的“遭遇战”吗?

  其实,这是一场伏击战,八路军386旅陈赓旅长一手导演的伏击战。陈赓在日军中埋伏了一个情报小组,提前侦获日军车队出动的准确情报,命令王近山率16团预先设伏,打了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由于保密的原因,这个情报工作长期没有披露,以至于一些军史文章也把这次战斗当成了遭遇战。

  抗日战争时期,陈赓任386旅旅长兼太岳军区司令员,在山西敌后作战。这里的作战环境非常复杂,敌军有日军和伪军,友军有中央军和晋绥军。日军不仅军事实力强,间谍活动的能力也很强,一方面对八路军严加扫荡,另一方面秘密拉拢阎锡山的晋绥军。重视情报工作的陈赓,一方面指挥军事作战,另一方面抓紧秘密情报部署。

  通常看到的谍战片,常常是这种情节:敌军即将实施一次重要军事行动,对我危害极大,于是,我方派遣一名全能侦探,深入敌营窃取秘密军事地图。其实,真正的侦察往往不是那么简单。就像其他工作一样,秘密战争,也需要长期准备。

  潜伏在日伪军内部

  不断传递八路军内情的假情报

  抗日战争初期,陈赓就着手布置情报工作。1940年6月,共产党员陈涛所在的晋绥军部队,被日军收编成了伪军。陈涛按照党组织的指示,就地潜伏。能文能武的陈涛得到日军器重,居然当上伪军的少将司令。手握兵权的陈涛,打算率部起义,把部队拉出临汾城。

  可是,八路军太岳军区司令陈赓却不同意陈涛的起义计划。陈赓告诉陈涛,侦察敌人内部的情报比率领几百人起义重要得多。要陈涛继续潜伏,等待时机。

  陈赓又精心设计,围绕陈涛建立一个情报站,特派朱向离潜入临汾就地领导。陈涛利用职权,把朱向离安插在晋南纺织厂当经理,这个工厂又掩护了一批秘密情报员。

  临汾情报站不断送出情报,日军出城扫荡总是找不到八路军。驻守临汾的日军六十九师团,眼看自己的情报工作失灵,打算吸收熟悉当地情况的特务,可是对中国人中的汉奸又不大信任。这时,陈赓出手了。

  伪军司令陈涛积极靠拢日军特务,主动提供八路军的情报。日军得到陈涛的情报,暗夜出城,突然袭击,果然发现八路军的驻地。那八路司令虽然逃脱了,可被窝还是热的!

  日军越来越信任陈涛,居然让陈涛担任日军部队的特务班长。陈涛的特务工作相当出色,日军的情报文件里不断增添八路军的内情。其实,这些都是陈赓提供的假情报。

  陈赓不仅使用情报员,更爱护情报员。朱向离和陈涛在临汾城里搞情报,都有公开的社会身份。陈赓安排,让朱向离的女儿和陈涛的妹妹也进城,这样就像个家庭。

  陈涛在临汾城里很吃香,又没有结婚,成了金牌王老五,许多富贵人家都想同陈涛结亲,甚至还有汉奸特务上门。为了更好地掩护陈涛,组织上特地为他物色年轻单纯的李敏,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为了减除潜伏同志的后顾之忧,陈赓又把朱向离的女儿和儿子接到延安,就读十八集团军子弟学校。每到周末,总是把这两个孩子接到陈赓在延安的家,陈赓和夫人傅涯就是孩子的爸妈!朱晔丽长大了,陈赓又从部队优秀干部中给她挑选夫婿。这位曾任临汾旅政委和60军政委的彭勃,年近百岁时回忆起这段往事,还感念陈赓。

  陈赓对临汾情报站的精心维护,终于有了大用处。

  1943年夏收季节,阎锡山的两个骑兵师下山抢收麦子,被日军包围投降了。日军乘胜追击,又对八路军太岳区发起“铁滚大扫荡”。临汾情报站接到紧急任务,千方百计侦察敌军的扫荡计划。

  关门打狗消灭日军几十个军官

  这天,陈涛又接到陈赓托交通员送来的假情报,立即亲自送往日军司令部。原来,陈赓得到临汾情报,已经提前把部队调出日军的包围圈,现在又想通过假情报将日军引入我军的埋伏。陈涛进入日军参谋部,在情报室的墙上看到那幅“龙虎地图”,上面标明的两军部署又有了新的变化。陈涛要找的加藤大尉不在,路上碰到个日本军官丸山,那人随口对陈涛说:北平来了个士官学校参观团,一百多人后天去前线参观,你要找的加藤大尉正忙着接待这个参观团。陈涛乘机打听这个参观团,得知这些学员都是从部队选拔出来准备提拔的士官,东京大本营非常重视,特别派来高级军官现场教学。

  朱向离和陈涛等人聚会研究,认为这个情报非常重要,说明敌人已经上了我们假情报的当,准备拿一场重大胜利来现场教学邀功请赏。这时加藤找上门来,要求陈涛派人出城侦察,保证参观团的出行安全。于是,八路军临汾情报站的交通员,拿着日军情报官开具的通行证,出城给八路军送信了。

  陈赓接到这份重要情报,立即电令第二分区司令王近山布置16团伏击,要求“速战、速决、速离”。王近山查看地形,选择在韩略村伏击。这里虽然离敌人据点很近,但沟深坡陡便于伏击。

  日军对这个参观团十分重视,警戒很严,可是没有想到八路军会在据点近处设伏。10月24日,参观团进入伏击地域,16团先敌开火,打掉头尾两辆汽车,堵住车队前进后退的道路,形成关门打狗之势。日军参观团尽管战斗力很强,但堵在沟里无法施展,半个小时战斗就结束了。打扫战场发现,尸体中只有几十个士官,多数是现役军官,为首的是服部直臣少将,这原来是日军的军官观战团。

  一仗击毙这么多日军的高级军官,这在全国的抗战中都是首创战绩!

  陈赓设计的韩略村伏击战,就是情报运用于作战的杰出战例。中央情报部特别致电太岳军区司令陈赓等人,表彰临汾情报站。

  让八路军头疼的围困战法 被陈赓反用给日军

  陈赓任司令员的太岳军区,在抗战中始终是八路军的重要根据地。这太岳地区崇山峻岭,敌人屡次发动扫荡,又每次都被赶出去。

  日本华北派遣军司令官岗村宁次大将,也是个颇有智谋的中国通。决心搞个“山地剿共实验区”,在共产党的地盘里安个钉子。一旦成功,就可以中心开花,逐步蚕食,把八路军根据地连根拔除。

  太岳根据地的中心在沁源,只有沁源这一个完整的县在八路军手中。就是在这般狭小的地盘里,陈赓还打了巧妙的临屯公路韩略村伏击战。1942年的铁滚扫荡再次失败,日军大部队撤回太原等城市。

  收复失地的抗日军民却发现,沁源县城的日军没走!

  沁源城头高挂“山地剿共实验区”的牌子,城外修碉堡,城头修工事,敌人做长期打算了。

  围困!一个新的打法萌生了,敌人采用了新的战法,我们也应该在战法上创新。

  这种战法,在中日战争中并不新奇,但是,过去那围困总是日军围困八路军。现在,让八路军头疼的围困战法,被陈赓反用给日军了!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陈赓居然能够想出这般奇特的战法。

  沁源围困战,386旅只出动了蔡爱卿的38团一个团,主要靠地方民兵围困县城,靠当地老百姓(603883,股吧)同心支持。

  陈赓赶到沁源,现地指导作战。组织成立“围困沁源指挥部”,38团参谋长李懋之任总指挥,县委书记刘开基任政治委员。针对敌人的阴谋,陈赓还提出了具体的对策。

  沁源军民同心对敌,让日军占领的沁源城“有鬼无人”——只有日本鬼子,没有一个中国人。

  无人区周围三百里划分为18个战斗区,每个区域有一个轮战队。不能有一个人当汉奸,不能有一个村建立维持会,不能有一个人一头牛一车粮让敌人抢走。

  冬天到了,山里的百姓生活艰难。太岳区党委积极设法,首先解决难民的吃住问题。部队每人每天节约二两口粮,群众互相借粮,政府调来公粮……沁源居民郭秀兰提着一把菜刀,黑夜摸回城里,把自家埋藏的粮食挖出来带出城。这个办法好,部队侦察兵出动,掩护群众进城背粮。

  粮食困难解决了,群众又把斗争发展到“劫敌运动”。把敌人抓走的百姓救出来,把敌人抢走的牲口夺回来,甚至把敌人的生活物资也抢出来。

  平民百姓能够对抗强兵悍将!陈赓赶到沁源前线鼓励:“谁是最后的顽强者,谁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围城指挥部根据陈赓的指示调整部署,坚决切断敌人的对外交通线。

  沁源城外的公路都被挖断,埋上各种地雷,公路的坡道泼水成冰,敌人的汽车一转弯就滑下山。敌军出城抓人,部队就打伏击。敌军缩回城里,游击队就进城袭扰。过去是鬼子欺负中国人,现在中国人也能让鬼子难受。

  敌人不得不收缩阵地,把沁源城以外的据点都取消,所有兵力都撤到县城。

  城里的日军度日如年。随军记者写道:“交口到沁源间,为共匪区域,为共产军三十八团集中地,另外还有民兵组织,势力相当庞大。他们有一种顽强的力量。自1942年10月日军占领沁源后,城内尚无维持会组织,由此可见一斑。城内人烟稀少,暗无天日,远远望去,就是一座死城。”

  空城变死城,沁源周边1600平方里是“没有人民的世界”。

  驻守沁源城的敌军熬不住,日军不得不换防。沁源军民又摆起百里长蛇阵,日军走一路挨打一路,新进沁源城的日军部队已是断胳膊断腿。

  围困沁源的民兵却越战越勇,县大队也升格为独立团。沁源围困战持续两年半,大小战斗3500多次,毙伤日伪军4200余人。

  1945年3月,太岳区党委和军区发出号令:党政军民总动员,向沁源城关发动总围攻!

  白天摇旗呐喊,黑夜锣鼓齐鸣,城内的日军不堪其扰。城墙上的岗哨总是被冷枪打掉,晚上不得不钻进地道睡觉,城中粮食奇缺,骡马都杀光了。弹尽粮绝,4月11日日军逃出沁源城。

  延安《解放日报》发表社论《向沁源人民致敬》,称赞这是“太岳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一面旗帜”,“敌后抗战中模范典型之一”。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延安召开,唯一的县委书记代表,就是围困沁源指挥部政委刘开基。

  在抗日战争中,有许多攻城的战例,但是,让日军主动撤离的战例,却十分罕见。沁源围困战1945年4月胜利结束,5个月后日本投降。

  这场历时两年半的围困战,也是一种战法的创新。

  亲力亲为 昼夜侦听敌军通话

  抗日战争即将结束的时候,陈赓的386旅已是兵强马壮。临汾城里,走了日军,来了国民党军统的晋南情报站,阎锡山的晋绥特务、戴笠的军统特务,都来拉拢陈涛。陈赓又对临汾情报站下达新的指令:“相机转入国特”。

  1946年9月,胡宗南部整编第一旅从陕西东渡,进驻山西临汾。潜伏在临汾军统晋南站的情报员立即报告陈赓。

  胡宗南准备以临汾为中心,集中五倍优势兵力,向北突进,压迫陈赓所部。陈赓则计划了掏心战术,准备从敌军11个旅中挖出一两个旅予以歼灭。

  陈赓再次运用假情报,让潜伏在军统晋南情报站的情报员向敌人报告:共军正在临汾以东的官雀地区集结。胡宗南以为找到了突袭陈赓的机会,大军立即出城向东。

  战场变化快,来不及等待人力情报,陈赓又动用无线电侦察手段。

  司令员亲自守在无线电报话机旁,陈赓昼夜侦听敌军通话。敌军也注意保密,通话时采用暗语和代号。可国军将领没有想到,共军这边有个十分熟悉国军的陈赓。

  国军通话中,不时出现个奇怪的“介梅部”。这是哪个部队的代号?报务员听不懂,可陈赓一下就明白了。

  国军整编第一军的军长,名董钊,字介生。整编第一师的师长,名罗列,字冷梅。这“介梅部”,取了军长和师长名头各一个字,就是整编第一师啊。

  按照这个规律,陈赓很快摸到敌军编制密语的规律。

  部队代号,常取上级长官和本级长官姓名各一个字,组合而成。

  部队兵力,用人组代称,3人组是连,4人组是营,5人组是团。

  军事行动,则用日常生活来代称,柴、米、油、盐、酱、醋、茶,“买酱”,就是去那里执行警戒任务。

  陈赓熟悉对手的特长,在作战中也用上了。

  1946年9月21日,守在报话机旁的陈赓听到一段对话,整编第一师的师长罗列,对部下一六七旅的旅长李昆岗喊话:“你们明天到浮山卖柴,临汾的人和你姐夫也去。”

  李昆岗又问那个“姐夫”:“你们去几个5人组?”

  “姐夫”回答:“4个。”

  这段常人难解的通话,当即被陈赓破解。“姐夫”就是二十七旅,将出动4个团。综合判断,敌人将出动3个旅攻占浮山县城,还要把补给线路改到临汾至浮山的公路上来。

  陈赓决心,利用敌军移动之机,打掉其中的第一旅。

  这整编第一旅是中央军嫡系中的嫡系,王牌中的王牌。第一旅整编前就是第一师,首任师长胡宗南。这个旅的军衔都比其他部队高一级,旅长黄正诚是中将,团长都是少将。

  整编第一旅号称天下第一旅,非常强悍。要打掉它,必须迅速调集优势兵力;而先敌调动,又必须及时掌握敌军动向。陈赓没日没夜地守在报话机旁,终于听到第二团的团长向旅长报告:“我们到了官雀村。”

  陈赓立即调动部队,李成芳十一旅攻击官雀村,陈康十三旅阻击浮山援军,周希汉十旅围歼黄正诚带领的第一团。

  敌我两方都是三个旅,陈赓以一阻二,以二打一,居然取得完胜。而且,打掉的是国民党军天下第一旅。

  歼灭第一旅这一仗,陈赓五天五夜没有合眼,一直守在电台旁,既是指挥员,又是侦听员。陈赓向来反对纸上谈兵,指挥情报作战总是亲力亲为。

  陈赓用兵大胆冒险,用陈赓自己的话来说:“有的险冒不得,有的险却非冒不可。”

  冒险还是不冒险,还要看情报。孙子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毛泽东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知己”,是带兵之道;这知彼,就要搞情报。

(责任编辑:李佳佳 )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一举击毙日本军官参观团180余人 情报小组长期埋伏立战功 假...》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