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子见南子

2017-05-24 02:56:00 证券时报 

  缘木求鱼

  在这次“粉丝”与偶像的见面过程中,双方彬彬有礼,说的都是“官话”,这让人围观起来,就索然无味。

  木木

  当年,卫灵公的夫人南子是孔夫子的“粉丝”,趁着夫子“游”到卫国的机会,很想见一见心中的偶像,于是派人传话,“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愿见。”话说得真是既直白又婉转,既派头十足又充分表达了内心的真实想法。能这样说话,可见南子夫人不是一般人。

  不过,夫子居然很爽快地拒绝了。为什么呢?因为南子的名声实在不太好,天下人都在传说她“美而淫”、“妖而媚”。也是,在老夫子那个年代,一个深居宫闱的国君夫人,如果貌美之名在外,就已经有点儿不正常了,如果再把国君迷得整日五迷三道的,就更不得了,再干政,还“追星”,那只能是妖孽了。身负如此名声,难怪连夫子都要退避三舍了。

  但是,大约传话的人挺坚持,外加旁边又有人“敲锣边儿”:要想在卫国有所作为,恐怕不能如此拒绝南子夫人,还是见一见的好。于是,夫子也只能老大不情愿地跑去见南子了。历史书上记载的双方会见的过程还是挺正常的,南子夫人着盛服在珠帘之后接见了循礼而入、规规矩矩的夫子,终于了了一桩心愿。

  有意思的事情在后面。孔子见完“粉丝”出来后,子路等在旁边,满脸不高兴的样子,大约实在是不高兴得太厉害,搞得夫子必须要说点儿什么才行。于是用手拍着胸脯大声说,“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老夫子这样随便说说不要紧,问题就来了,对于这段话的解释,就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许多古人对这句话的解释是这样的,说孔夫子对自己的学生赌了咒、发了誓:我如果做了对不起人的事情,天也会厌弃我!天也会厌弃我!

  也是,这样的解释,还真是很容易让人神驰万里:没做亏心事,用得着这么大的反应吗?而且,这样的解释,还颇有重新定义夫子形象的味道,如果以今天的眼光看,这样的“再观察”似乎倒显得夫子挺有人情味呢。另外,这样的解释,也又一次坐实了南子的恶劣品行:连夫子这样的正人君子都勾引,这样的女人……哎呀呀,真是……

  如此解释,显然很有戏剧性,但结合老夫子的言行以及与弟子尤其是与子路之间的关系来看,这样的解释还真是有问题。想当年,孔子感慨“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的时候,子路高兴得不得了。由此可见,师徒二人的关系真心不一般。现在,老师只是见了南子一面,子路绝不至于怀疑老师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那么子路为什么不高兴呢?也只能是这种见面本身就足以让他异常不高兴了。也是,心中景仰万分的老师居然跑去见了个“害人精”,这就足以让人气愤了。结合子路的这种状态,孔子接下来的“赌咒发誓”就合情合理得多,“我所不认同的,是连老天爷都厌弃的那种人!是连老天爷都厌弃的那种人!”夫子明显是对子路的愚钝发了火,同时,也间接为南子夫人作了证明。因此,南子见孔子的时候,最起码是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还改变了夫子先前的成见。

  这样的解释,显然比较合乎情理,也合乎逻辑,也足以为现有多方面的资料所证实,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故事性差了许多。在这次“粉丝”与偶像的见面过程中,波澜不惊,没激情,没惊喜,双方彬彬有礼,说的都是“官话”,这让人围观起来,就索然无味。所以,从满足俗人偷窥欲望的角度看,前一个解释无疑更有吸引力;有吸引力了,当然也就能为人广为传播并传之弥久了。至于真实的南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那倒很不重要了——大众认为应该的样子才最重要。

  有了这样的认知模式,受委屈的,在中国历史上当然就不会是一个南子女士了。大约因为这样的认知模式终归是比较有趣的缘故吧,直到今天仍有很大的市场。因此,对于那些爱较真儿、总是欲求真相的特别人士,就要特别小心,别人说什么、怎么说,当然是他们的自由,你信不信当然也是你的自由,尤其碰到那些夸夸其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走哪段山路唱哪段歌,动不动就“千年”、“万年”地赌咒发誓的,更要加小心。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冉一方 HN058)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子见南子》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