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在《驱逐》中寻找美国华人的能量、智慧和创造力

2017-03-28 05:48:31 时代周报  张薇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张薇 发自广州

  因为写了一本叙述美国华工历史的作品《驱逐:被遗忘的美国排华战争》,美国特拉华大学教授琼·菲尔泽曾被美国亚裔图书馆长授予“年度亚洲英雄”的称号。如今,这本花费7年时光、走遍加利福尼亚州调查所得写成的历史故事,终于来到了书中主人翁的故乡:2016年8月,该书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中文版。

  “在法律上,美国华人被排斥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是很多人,包括我,还在深深担忧,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美国将进入一个孤立主义和反移民的新时代。”在谈论一百多年前的美国华工历史时,琼·菲尔泽忧虑的是当下。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的亚裔和拉美裔听到了一些不合适的言论。现在正是时候去好好思考一下当年华工到美国工作、定居的历史了。美国华人在这些历史中呈现出的能量、智慧和创造力,就是我在《驱逐》中希望讲述的故事。”

  一次穿越时空的旅程

  时代周报:我阅读过一些关于美国华工的历史小说,这些小说的作者通常都是华裔,比如畅销书作家邝丽莎。他们关注这段历史,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有这样的经历,但作为一个美国本土学者,你为什么会对美国华人的历史感兴趣?

  菲尔泽:我在加利福尼亚长大,读的是公立学校,但我自己本身是移民的孩子。此外,我还曾在某国会从事与移民相关的工作长达两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加利福尼亚的洪堡州立大学,我那时候非常年轻,还在写论文。但进入教室后我发现,没有亚洲孩子,这不是我想象中的加利福尼亚。我开始问:“我们的亚洲学生在哪里?”

  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我感到困扰。最后一个乡土诗人告诉我,许多中国移民家庭不愿意送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到洪堡州立大学上学,因为100年前,中国人被围捕并被赶出了尤里卡(Eureka)镇。洪堡是旧金山北部地区加利福尼亚州最大的海湾,而尤里卡位于洪堡的海岸边。

  多年来,我深爱洪堡,这里有大片的红木森林连接着太平洋(601099,股吧)。我觉得我有责任把一百年前发生在尤里卡的故事讲出来。但后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驱逐在美华人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在整个西北太平洋地区,范围超过200个城镇。从我阅读历史卷轴和早期报纸的旧缩微胶片开始,我就知道,这将是一个非常庞大非常重要的故事。同时,它也反过来关照了我自己家庭的历史,一个关于迁移、分离并最终回归的故事。

  时代周报:这本书中有大量的一手素材,包括法庭记录、日记等。你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项研究?大概花了多久的时间?

  菲尔泽:我花了整整七年时间,走遍了整个加利福尼亚寻找故事。事实上,这段历史一直都在,早期的报纸、法庭记录、移民文件、照片都有记载。对我来说,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探索之旅—无论是进入历史,还是进入地理上的加利福尼亚、华盛顿、怀俄明—一次穿越时空的旅程。

  开始搜寻的第一天,我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班克罗夫特图书馆坐下来,在朦胧的缩微胶卷阅读器跟前阅读《上加利福尼亚日报》(Daily Alta California )。我发现,故事涉及的范围大得多。我跟随成千上万华人的足迹探寻,他们被逐出家园,被暴力驱赶,被塞上火车、轮船、木筏,被迫离开城镇,甚至被杀害。他们被驱逐,从太平洋海滨被赶到落基山脉,从西雅图被赶到波特兰,从克拉马斯河滨的棚屋被赶进希斯基尤山里……从1850-1906年,爆发了近200次驱赶华人的事件,其唯一目的是驱逐旅美的所有华人。

  时代周报:在书中,你用了专门的一章写女性华工在美国的历史。女性在这段历史中的经历、角色,是否长期被忽略了?

  菲尔泽:事实上,早期中国移民在美国,无论男女,都是拥有一段完整的历史的。男人们在加利福尼亚时发现了金子,成了矿工。后来又通过经纪人被雇用,在第一条横贯美洲大陆的铁路上工作。中国妇女则通常是被中国商人绑架,从中国南部港口运到美国,然后被贩卖为奴隶。太平洋轮船公司曾运输了大量中国妇女。

  有两部法律曾经影响中国妇女进入美国。两项都是种族排斥法—1875年的佩奇法案和1882年的排华法案。佩奇法案实际上已经禁止大部分华人妇女入境,少数中国商人的妻子例外。这其实是种族清洗,因为没有女人就没有孩子,没有后代。

  研究快要结束的时候,有一天,我造访史学家虞容仪芳(Connie YoungYu)。她家住圣何塞附近的洛斯阿尔托斯山。我们未曾谋面。步入她家客厅时,我发现堆放着的散装的白纸片文件、纸箱和丝袍。康妮让我穿上她祖先的衣服,以帮助我理解我发现的情感之路。她的祖先曾经在圣何塞经商。我给她带来一份1891年的诉状,那是华人居民控告圣何塞市长的起诉书。那个市长雇用歹徒乔装警官,把华人逐出圣何塞。在这份诉状里,康妮发现了她祖父的商号陈邝和。这家商号是原告之一。

  虞容仪芳的祖父容颂邛(Young Soong Quong)与其他原告的诉状,是19世纪美国华人发出的声音之一,这些声音诉说着他们的那一段历史。我研究发现屠杀以及大规模的多种多样的抗争。华人竭尽全力反抗驱逐他们的暴行,他们的抗争始于金矿区,蔓延到乡间小镇,最后传到果园和葡萄园。“永兴诉尤里卡案”(Wing Hing v. City of Eureka)(1885)成了华人第一个向美国政府索赔的案子。

  在圣何塞,华人用侵占法诉警察骚扰。“海外华人”迫使中国政府干预,代表他们与美国的州长、议员和总统交涉。在许多敌对的城镇里,华人拒绝向需要新鲜食品的白人家庭和饭店出售蔬菜。1883年,沙斯塔县的华工宣告大罢工。在特拉基,华人自己组织救火队。在阿马多尔县,他们组织了50人的武装民兵自卫。他们在美国奴隶船“挪威”号上哗变。在蒙特里和圣何塞,他们断然拒绝离开。在其他地方,他们把客人的衣服送回,折叠得整整齐齐,却没有洗。1883年,从加利福尼亚到纽约州,遍布各地墙上、门上和谷仓上的红纸广告号召华人抵制佩戴身份证,全国共有11万华人响应,拒绝佩戴美国政府要求他们证明身份的名牌。他们为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抗争付出了代价:私刑、夜袭和遣返。

  华人英勇而顽强地斗争,争取权利,他们要在美国生活和工作,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往返,要出庭作证,要拥有自己的财产,要结婚生子,要自己的孩子接受公共教育。

  美国将进入一个孤立主义和反移民时代?

  时代周报:我注意到,你是2012年敦促美国国会就“1882年排华法案”道歉项目的顾问。这么长的时间里,美国社会为什么会对华工曾经的遭遇视若无睹?

  菲尔泽:对2012年通过的“1882年排华法案”道歉项目,美国国会表达的是“遗憾”,这里面并没有“道歉”,而且也没有成立基金做些什么。但这次道歉项目的积极意义,在于提醒人们那段被隐藏的历史。这是对基于恐惧和仇恨的移民政策的警告。

  时代周报:《排华法案》是美国通过的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美国本身就是一个移民社会,而且即便在当时,华人也不是美国社会唯一的移民。为什么法案会专门针对华工?

  菲尔泽:我也常常在思考这个问题。一方面,我觉得中国人被攻击是因为他们在外表上显得不一样,比如说肤色不一样,长相不一样。有一部分白人会认为华人是匆匆过客,他们来到美国社会,赚了钱就回家了。还有一些白人认为华工是苦力或者是奴隶,但事实上,所有到美国的华工都是自主选择到这里来的,他们是自由人。还有一种解释,就是华工跟白人抢工作,但这也不是真的。绝大多数的新移民做的工作都是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挖沟渠,或者花三年多的时间在内华达山脉爆破,修建新铁轨和隧道。

  我相信,当年华工之所以被攻击,是因为他们太像早年的白人移民了,那种显而易见的孤独、失落,家乡远在千里之外,时常被饥饿困扰。所以,这种攻击其实是白人移民的虚张声势。

  时代周报:今天的美国社会是否还存在严重的对华人的偏见?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的一些言论让世界诧异,比如认为华人(中国人)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

  菲尔泽:1882年法案是美国历史上第一部针对特定种族的法案,而特朗普总统现在想故伎重演。幸运的是,这些声明已经早在地方法院的层面就被制止了。

  就跟当年一样,这些恐惧的想法比如华人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机会,实际上是不真实的。在法律上,华人被排斥的时代已经结束。但是很多人,包括我,还是深深地担忧,随着唐纳德·特朗普的当选,美国将进入一个孤立主义和反移民的新时代。所以现在正是去好好思考一下的时候,回头看看当年华工到美国来工作、定居的历史,看看其中所呈现出的能量、智慧和创造力。这也是我在《驱逐》中希望讲述的故事。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在《驱逐》中寻找美国华人的能量、智慧和创造力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