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奥地利宪法法院的起源

2017-03-01 04:52:25 法治周末 
  
1989年奥地利发行的宪法法院设置70周年纪念邮票。 资料图

1989年奥地利发行的宪法法院设置70周年纪念邮票。 资料图

  陈夏红

  在之前的“方寸正义”专栏中,笔者曾经写过一篇《凯尔森对宪法法院的贡献》。这篇文章以凯尔森与奥地利宪法法院的互动为经纬,言简意赅地描述了凯尔森担任奥地利宪法法院法官的完整经历。后来,笔者看到了胡骏的《奥地利宪法法院研究》一书,从而对奥地利宪法法院的起源又产生了探索的好奇心。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结束,之前欧罗巴大地上庞然大物奥匈帝国,作为战败国而宣告解体。1918年的10月16日,原奥匈帝国内莱塔尼亚地区(即今奥地利)的各民族代表,宣告组建新的国民议会,社民党领袖卡尔·伦纳出面组建奥地利政府。11月12日,奥地利正式宣告成立。而在这之前的整个10月份,大事层出不穷,甚至可以称为奥地利史上的“十月革命”。

  伦纳受命起草奥地利临时宪法草案,也正是在这“十月革命”期间。原有的奥匈帝国一夜之间即宣告解体,而新的国家建设又百废待兴,这就直接形成了奥地利式的“法律与革命”难题。在这种旧邦新命之际,长期且深入地讨论未来的国家宪制,显然不太现实。务实的伦纳和他的同事们,通过特殊立法的方式,宣布原奥匈帝国的大部分国家机构和法律暂时予以保留,而极小部分违反民主与共和原则的旧机构、旧法律,则通过特殊立法予以调整。这种温和的法律“革命”,使得原奥匈帝国的解体与奥地利的诞生都润物无声,避免了腥风血雨,也避免了生灵涂炭。

  在这之前,伦纳对奥地利宪制的构建已有一定的想法。早在1902年,伦纳就写出了《为奥地利成为联邦制国家而奋斗:国家的宪法和行政问题》,提出在君主立宪政体下设立奥地利宪法法院的设想。当然,伦纳的这种想法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885年就有一个叫耶利内克的法学家写下《奥地利设置宪法法院论》,先见性地提出了构建宪法法院的设想。伦纳的方案则在前人的基础上,有所进步。

  1918年,伦纳将其专著更名为《民族自决权在奥地利的独特适用》,进一步修正自己的观点:应由民族而非君主来决定民族(国家)未来的发展方向。伦纳就此告别君主立宪制,而重新按照现代共和国的方向来发展自己的思想。

  奥地利百废待兴,伦纳赶上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机,他的思想有了付诸实践的机会。当时在司法部供职的鲁道夫·赫尔曼,受命起草一部新的帝国法院改革方案。这个赫尔曼也是雄心万丈。他原来打算为奥地利的最高法院、行政法院、帝国法院分别起草一部法律。然而,时势没有给赫尔曼“慢工出细活”的从容。最终,他的改革伟业中,只有3个修正案被提交给伦纳。赫尔曼的方案很简单,直接通过对1918年10月30日临时宪法的解释,追认1867年《奥匈帝国基本法》中有关帝国法院的条文和1869年建立的帝国法院都已经成为新法律体系的一部分。

  1918年11月13日,国务委员会讨论赫尔曼方案的第三天,时任国会议员及帝国法院候补法官朱利斯·奥夫纳站了出来,他提出应该新设立宪法法院取代帝国法院,进而使得宪法法院和行政法院并行不悖。他的想法受到了伦纳的高度重视。最终,国务委员会委托伦纳起草宪法法院相关的宪法草案,时任维也纳大学教授汉斯·凯尔森则被委托来具体执笔。这也是凯尔森在教学之外,首次介入宪法法院的构建。

  稍晚些时候,凯尔森完成了他的报告,他在报告中直接否决了原司法部提出的有关帝国法院的过渡方案。凯尔森认为,随着1867年《奥匈帝国基本法》的失效,所有基于该基本法的法律都应废止,“帝国法院”这一名称也就此进入历史的垃圾堆。伦纳对此基本支持,他授权凯尔森进一步起草方案:第一,原有帝国法院的名称予以废除,但相关功能继续保留;第二,新机构名称为宪法法院,就此强调其在司法体系中的超然地位;第三,司法部的具体起草工作尽管过去以细节而著称,但应避免感性。依据这些指示,凯尔森最终完成了《宪法法院法草案》。

  1919年1月8日,伦纳向国务委员会提交了具体由凯尔森执笔起草的《宪法法院法》草案。据说由于大选临近,且国民对该法期盼甚炽,该法律在审议中并未遭遇太大的障碍,即于1月25日被正式通过。

  1919年3月,奥地利国民大会召开,通过宪法,对宪法法院也有微调,而也正是在这之后的法官增补中,凯尔森则被任命称为奥地利宪法法院的一名正式法官,并成为三个终身常务报告人法官之一。

  话说回来。伦纳、凯尔森等诸多先贤,对奥地利宪法法院构建的贡献当然功勋卓著。但究竟是谁居功至伟呢?凯尔森后来名满天下,不管是他自己有意无意,还是别人张冠李戴,总将凯尔森视为奥地利宪法法院第一人。但这在学界内部常有争议,维也纳大学教授在1992年的一篇书评中就指出,“宪法法院这一机构的雏形最早来源于卡尔·伦纳的制宪筹备工作,而汉斯·凯尔森仅仅是把卡尔·伦纳的想法赋予法律的形式”。这算不算是一种持平之论?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奥地利宪法法院的起源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