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龙虾之死

2017-02-27 04:40:29 证券时报  木木
    【缘木求鱼】

  与粗枝大叶的古人相比,现代人就细腻得太多了。

  木木

  当年,孟老夫子曾经谆谆告诫过,“君子远庖厨”。这话的意思挺清楚,即凡是君子或者自认为是君子的,都要离厨房远点儿。

  为什么一进厨房,就与“君子”的标准渐行渐远了呢?其实,当年孟老夫子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得挺明白,你想啊,在厨房里泡着,拎了刀,不是杀这个,就是宰那个,整天双手总是血淋淋的,生生死死看多了,想必心里就再难有比较软和的地方,这个样子的人,怎么可能成得了君子呢?

  从这个角度看,孟夫子说的还真是有点儿道理。不过,庙堂上的对答,许多时候都禁不住细琢磨,你稍微多个心眼儿,往往就能品出不同的味道来,“君子远庖厨”,当然也难例外。

  比如,商朝的大贤伊尹,无论如何都应该算个君子吧——这点儿估计孟夫子也反驳不了,据说他就是厨师出身,而且还是给商汤做饭的御厨。当年他跑去见商汤,为了引起重视,特意烹制了一道鹄羹,商汤吃了,赞不绝口,伊尹马上趁热打铁,又给商汤上了一堂“烹饪课”,什么“水居者腥,肉玃者臊,草食者膻”之类的分析,把商汤说得连连点头,于是重用伊尹。

  “鹄羹”是什么?就是用天鹅肉烹制的羹。“玃”,音jué,指母猴,而且是长得比较肥大的那种。这两种动物居然也能吃吗?不但能吃,而且还是伊尹亲自动手做。中国有句成语叫“焚琴煮鹤”,意指俗人做蠢事。与鹤相比,天鹅也是同等高贵,猴子就更别说了,属灵长类动物,人类的近亲,而且还是母猴儿,肥肥大大的,不是孕期就是哺乳期(一刀下去可能就是两条命),这些居然都被伊尹拿来宰了吃,吃完了,还由此引申出一番极形而上的治国高论,这样的君子,大约当代人绝对受不了。

  但孟夫子想必是不会批判伊尹的,也正因此,他的“君子远庖厨”的高论就多多少少显得有点儿看人下菜碟儿,想让人服?真有点儿难。不过也无所谓,其实,孟老夫子很可能压根儿就没打算让你服,你服与不服,在夫子那里,似乎真的无所谓,只要齐宣王服了就行。从当时在庙堂之上的谈话结果看,好像这个效果是达到了,否则,齐宣王也不会很动感情地慨叹“於我心有戚戚焉”了。

  要推行自己的主张,许多时候,古人其实都现实得很,只要能达到最终的效果,过程中采取的手段倒往往不计较。与粗枝大叶的古人相比,现代人就细腻得太多了,也是,生产力高了亿万倍,许多人从一生下来,过的就是衣食无忧的温情日子,自然而然地就这么一直君子着,倒也大可以理解。现在,别说吃天鹅、吃母猴子了,杀龙虾的方法不君子了,都不行。就此而言,澳大利亚的君子们显然做得更到位,绝无中国人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漠,不是远离庖厨,而是走近庖厨,或者走进庖厨,促进厨师们也要有点儿君子的样儿。

  君子国的君子做派,当然不会仅仅局限于一只小龙虾身上,而会福泽普被。这不,据报道,澳大利亚计划今年至少要干掉100万只“国宝”——袋鼠,杀“国宝”,当然就要更君子,必须使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无痛苦地一下就死掉,如此一来,想必“庖丁”们的压力就山大,不能一枪毙命,没准儿就要沦落到罪犯的人堆儿里。

  如此心机费劲,也不知道龙虾和袋鼠领不领情。想必是不会领的吧,二者如若有思想,没准儿要更难受。不过,它们领不领情,原本也不是核心,只要君子心里舒服了,一切就OK!而且,当下的君子,要比孟老夫子那个年代进步得多,思想早就漫卷进厨房里,让非君子们躲无可躲。这些自愿的或者被迫的非君子们,想必也挺难受。也是,你的地盘你做不了主,搁谁身上都难受,条条框框都给你规定得死死的,你想野蛮,大约也真的野蛮不起来,非要学着文明起来、君子起来不可。

  就此而言,似乎龙虾之死,还真是多多少少产生了点儿积极的作用。其实,更彻底点儿,大家都吃素,更好;甚或学着餐风饮露,万物无害,就最好。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责任编辑:柳苏源 HN09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龙虾之死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