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地球上最后的工作是什么

2017-02-17 09:11:41 书问 

  在未来,所有的工作都将可以被机器取代。不管有多少人赞同,但这样的论调的确已经不再陌生。短片中 Alice 拥有地球上最后一份工作(虽然并不知道是什么),然后,她也失业了。机器真的能接管所有的工作吗?

  在一个所有人都有预见未来超能力、只不过少数人看得更远的时代,“超能力”或许也算不了什么了。赤裸裸的未来会给我们带来更安全的城市、更聪明的学生、更优秀的电影、更健康的身体和更广阔的视野,而同时,也增添了新的沮丧、不便和不公平,我们会感觉被侵犯。这就是人类研究出来的先进技术。

  如今,我们所建立的个人经历数据,大多数情况下,与发布在脸谱网、推特或谷歌上的信息是区分开来的。但这种区分是暂时性的。拆除两者之间界限的动因已经大于保留界限的理由。

  比如,数百年来,我们都试图通过数学算法找出潜在的爱人,而直到最近才研究出以每日、每秒为基础的计算方式,能够对一段恋爱关系中微妙的信息交流、对话、幸福时刻、敬畏感和失望感等加以量化。我们因此可以做出更好的决策;当一段关系注定失败时,就不会开始,而只会选择合适的对象发展下去。

  那么,我们这个全新的预测型的时代,存在哪些危险呢?激进分子、作家伊莱·帕里泽在其著作《筛检程式泡沫》(The Filter Bubble)中提到了一些。标题指的是一种“信息决定论”,网站过度个人化之后无可避免的结果。筛检程式泡沫是这样一种状态,“你过去的网页点击会影响到你接下来看到什么——一个你注定会重复的网页记录。你很可能陷入这种静态的、越来越狭窄的个人视野——‘你自己’的无限循环”。

  谷歌和脸谱网大概是最典型的两个例子,这两家公司利用你的数据更好地预测你的行为。但是,你总是可以选择注销脸谱网账户,正如上百万人已经做的那样。而在生活中切断谷歌,似乎就没有10 年前那么容易了;但还是有不少匿名使用谷歌的方式。而更富有争议、更致命的威胁在于,一些系统和公司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利用我们的信息进行预测。

  随着我们成为含有数据收集过程的系统、网络和群体的参与者,随着我们面对更多的APP、程序和平台要求获得我们的数据来运行,可预测性提高了,但隐私却减弱了。于是电脑记录和分享数据变得更加便捷和廉价。

  如果要我给读者们在一个建议,或许是这样的:我们不可能朝未来技术挥舞拳头。更好的办法是,了解这些工具是如何运作的,了解它们可以如何合法地利用,在消费者授权的前提下,为我们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让我们拥有更好的生活、学习、恋爱环境;同时,也要了解这些工具可能如何被滥用。

  在这个世界中,我也不是完全舒适自在的。一想到下一秒、下一分钟或者几年后,就有机器人盯着我,预测我下面准备去哪里,或者巡逻车上的警察眯眼瞧我一眼,就知道我接下来一小时有10% 概率开空头支票或80% 概率违章停车,我就汗毛直立。

  我只知道,我感觉到的不自在并不会阻止这股潮流,它正向全世界展示我的想法、购物记录、疾病档案、希望和担忧,比我自己还清楚。这些能力正从硅谷和华盛顿,从实验室、办公室和车库生发出来,是军方所谓的“力量倍增器”,堪比“一战”时期的芥子毒气或“沙漠风暴”(指1990 年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针对伊拉克侵占科威特而发动的军事进攻——译者注)中的夜视镜。

  而关于力量倍增器的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一旦开启,无法回头。

  当我们有机会以每小时500 英里(1 英里 1.61 公里)的速度畅游在数千英尺(1 英尺 0.30 米)的高空,越过山川、海洋和高楼大厦,我们又开始抱怨坐在前排的人有更大的座位空间。经过普及的知识并不会自动产生幸福,即便它能治疗愚昧。

  虽然未来可能很不一样,但根本上应该不会改变:未来是我们通过选择来创建但尚未经历的状态。未来是一种越来越清晰的图景,但是这一图景会发生改变,并且正在被改变。当你读完本书的时候,未来或许已经又变样了。

  ——摘自《赤裸裸的未来》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赤裸裸的未来·大数据时代:如何预见未来的生活和自己

  作者[美] 帕特里克·塔克尔 著;钱峰 译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定价48元

(责任编辑:李士英 HN07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地球上最后的工作是什么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