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英国“硬脱欧” 伦敦金融城何去何从

2017-02-17 08:22:01 澎湃  邱静

  伦敦金融城不大,方圆不过一平方英里。漫步其中,既可见古罗马时期遗址,也有鳞次栉比的现代高楼,宏大的历史纵深感让人深刻地体会到,金融中心“不是一天建成的”。街上行走着绅士淑女,衣着精致,淡吐优雅,大多行色匆匆。据说2008年金融危机闹得最凶的时候,愤怒的民众聚集在金融城,声讨制造危机的罪魁祸首,弄得金融界人士一度不敢西装革履,招摇过市。历史的波澜壮阔从庸常生活的细节可见一斑。金融城挺过金融危机,顽强地生长着,如今又走到了一个历史关口。

  文/邱静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1月17日发表了“就任首相以来最重要的演讲”,首次阐述英国“脱欧路线图”,在欧洲单一市场和控制移民“二选一”问题上选择了后者。英国将于3月底之前开启“硬脱欧”之旅。

  最忐忑不安的莫过于伦敦金融城,去年10月梅首相在保守党年会释放出“硬脱欧”信号后,英镑大跌,金融城风声鹤唳。财政大臣哈蒙德赶紧前往金融城进行安抚,表示将就单一市场问题作出安排。去年12月,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还表示英国将考虑通过付费方式留在单一市场。政府要员三番五次在单一市场上表态模糊,力避引起金融城恐慌。

  梅首相确认“硬脱欧”之后第二天,欧洲两大银行汇丰银行和瑞士联合银行便表示,考虑将设于伦敦的1000个职位转移到欧洲大陆,以应对英国脱欧风险。此前,高盛、摩根大通等美国银行也曾表示将削减在伦敦的岗位。一时间,英国媒体充分发挥语言才能,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伦敦金融城的前景,并附上各种“醒目”的标题:“伦敦金融中心地位岌岌可危”,“欧洲大陆抢走伦敦金融中心地位”,“伦敦金融业大逃亡”等等。

  法兰克福、巴黎、都柏林、卢森堡、阿姆斯特丹等众多欧洲金融城市跃跃欲试,开启了新一轮欧洲金融中心之争,其中呼声最高的是法兰克福和巴黎。英、法、德这欧洲三大国从来就是相爱相杀,不过伦敦长期作为金融中心,欧洲第一,世界第二,其优势是其他欧洲城市不可比拟的。

  首先,从产业规模看,伦敦一骑绝尘。伦敦拥有500多家银行机构,差不多是法兰克福和巴黎的银行数量之和,跨境银行贷款占全球18%,场外利率衍生品占全球46%;伦敦是最大离岸美元交易市场,日均外汇交易量2万亿美元,占全球40%;伦敦是欧洲保险业老大,聚集了世界前20大保险和再保险公司,拥有老牌的保险交易所劳合社;伦敦证券交易所在欧洲市值排第一,法兰克福交易所欧洲第三,巴黎证交所2000年与阿姆斯特丹、里斯本和布鲁塞尔交易所合并成泛欧交易所后,排在欧洲第二。

  在伦敦金融城工作的保罗开玩笑地说,不必去记这些复杂的统计数字,只需记住,伦敦专门搞金融的叫金融城(CITY),法兰克福叫金融区(DISTRICT),北京叫金融街(STREET),而巴黎压根儿就没有专门搞金融的区域。所以“巴黎取代伦敦成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噱头,不过是奥朗德总统为了挽救其个位数的民意支持率而抓住的“救命稻草”罢了。

  其次,从法律环境看,英国优势明显。英国法律制度完善,属于英美法系,遵循判决惯例,高度注重保护股东和投资人合法权益,更能适应瞬息万变的金融现实,而德国法国属于大陆法系,只能刻板地依据法典。根据世界银行《全球商业报告》,英国在股东法律保护方面世界排名第4,而法国和德国则分别排名第29和第49。英国还拥有严谨而灵活的金融监管体制。英国政府在推动伦敦金融业发展过程中,采取相对柔和的监管模式,非常注重企业与监管部门的沟通协调,既降低监管成本,又有效地调动企业积极性。

  第三,从营商服务看,英国遥遥领先。伦敦拥有世界上顶级的国际金融服务群体,汇聚了大量金融人才。英国金融经济教育也大幅领先欧洲大陆,欧洲排名前五的金融硕士项目有四个在英国。英国的公司税率更低,伦敦公司税率为20%,低于法兰克福的20.5%和巴黎的33.3%。在一项纳税营商环境排名中,英国世界排名第15,而德国排名第72,法国排名第87。英国的就业法规更灵活,周期性行业可以灵活地雇佣或开除员工,劳动力流动性更强,极其适合金融业。巴黎很多年轻人移居到伦敦工作,目前已有近50万法国人在伦敦生活,有人戏称伦敦已成为法国五大城市之一。

  第四,从区位优势看,伦敦得天独厚。作为外汇交易中心,伦敦的时区处于24小时时区中间,正好是全球各大市场同时交易的激烈时段,伦敦与亚洲和美洲市场无缝对接,比香港和纽约有更大时区优势,而法兰克福和巴黎虽然只相差一个小时,但对“寸秒寸金”的交易员来说已是天壤之别。此外,英语作为金融界通用语言亦赋予伦敦特殊地位。

  尽管伦敦金融中心拥有巨大优势,但英国“硬脱欧”有可能动摇伦敦金融中心的江湖地位。

  伦敦金融城何去何从,关键要看三块“奶酪”怎么“动”。

  第一块是“欧盟通行证”。在欧盟国家注册的金融机构可获得“欧盟通行证”,进而在整个欧盟开展金融业务。目前约5500家在英国注册的公司依赖欧盟为英国金融业提供的通行证。如“硬脱欧”导致上述公司丧失通行证,后果不堪设想,对伦敦金融城是致命打击。正因为攸关金融城前途命运,接下来的英欧谈判围绕“欧盟通行证”免不了一番恶战。保罗认为,谈判将十分艰难,欧盟想在政治上惩罚英国,最方便的就是借“欧盟通行证”向英国施压,逼英国在移民、贸易、财政补贴等方面作出让步,否则会使英国金融业付出沉重代价,同时欧洲大陆不少城市想借机抢伦敦的金融业务,也会在通行证问题上更加强硬。

  第二块是“欧元清算中心”。伦敦目前是世界最大的欧元清算中心,控制着70%与欧元相关的交易。欧央行对此早就心怀不满,曾经下令禁止欧元区外国家进行欧元清算业务,英国对此不服,将官司打到欧洲法院,并于2015年在清算业务案件中胜诉。此次英国公投脱欧,欧盟委员会顺势重新考虑解决欧元清算问题,可能在法规上作出变更,授权欧央行对欧元清算业务严格控制,限制欧盟外国家从事欧元清算业务。如此项法规出台,大量欧元清算业务势必从伦敦撤离至欧盟国家城市。

  第三块是“自由流动”。资金和人员的自由流动是欧盟的基本原则,欧盟内从事金融业务可享受盟内税费减免,金融从业人员在盟内可以自由轮换。英国脱欧以后,金融业务的税费优惠以及从业人员的流动性都将受到影响。

  目前,英国政府正在积极备战脱欧谈判,抵消“硬脱欧”对金融业的消极影响。对内着力于用好脱欧后的政策自主性,通过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推动英国经济转型,打造国际免税港;对外则倡导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加大与美国、中国等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合作,为构建新的自贸网络作准备。英国政府认为,保证金融市场的开放及低税收政策能够有效维护伦敦金融中心地位。

  尽管英欧谈判仍有诸多不确定性,伦敦作为欧洲金融中心的地位无疑会遭到削弱,未来欧洲金融布局很可能朝“多个中心”方向发展,但伦敦“瘦死骆驼比马大”,仍是欧洲“金融业务集散中心”。不过,法兰克福作为欧央行所在地,享有欧元区政策优势,有望成为新的欧元清算中心。巴黎是欧洲最大资产管理市场,在资产管理、债券发行方面有优势,可能成为欧洲资产管理中心。其他欧洲金融城市也能根据自身特点从伦敦金融业务中分到一杯羹,都柏林可能成为欧洲的簿记业务中心,卢森堡成为欧洲基金、信托中心,阿姆斯特丹成为商业管理和控股投资中心。

  伦敦金融业务向其它欧洲城市分流是一个长期复杂过程,一方面取决于英欧双方谈判后达成的协议安排,伦敦诸多金融机构会据此“待价而沽”,另一方面欧盟形势发展波诡云谲,今年德国、法国、荷兰等重要欧盟国家都将举行大选,多国民粹主义势力蠢蠢欲动,反全球化、反移民的排外声音还在增加,欧盟整体社会氛围更趋保守内顾。良禽择木而栖,金融机构在“弃英就欧”的选择上也得费一番思量。

(责任编辑:李士英 HN07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英国“硬脱欧” 伦敦金融城何去何从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