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赵英:她是西安古城上空的雁 一直向着诗歌的方向飞

2017-02-13 13:59:45 和讯网  兴安

  ——谈赵英的诗集《我从陕北来》

  相比小说,诗歌是近几年最活跃的一种文学形式。我们从博客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中,看到最多的文学活动也是诗歌。各种笔会、采风、评奖等等,“青海国际诗歌节”“截句诗”“深圳诗歌朗读季”“诗歌那达慕”,尤其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不久前刘禾编的《持灯的使者》(增订版)举行的活动,聚集了北岛、李陀、芒克、刘禾、欧阳江河、唐晓渡等众多诗歌圈内外的人士参与,会场被拥挤的水泄不通,诗人与读者对诗歌的热情形成了一个感人的文学气场。在那一刻,我确实感到诗歌也许真是文学类型中最有魅力的一种形式。

  2017年是中国新诗诞生百年的纪念年,有人甚至建议把这一年定为“中国诗歌年”。越来越多的人走向了诗歌的阅读和写作,诗歌的出版和传播也达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最繁荣的一个时期。这些此消彼长的变化,让编辑和研究了30多年小说的我,忽然对诗歌和诗人产生了嫉妒。

  我虽然不大懂诗歌,但这几年也应约些了几篇评论和序言,回过头来看只有《漂泊在汉语视界中的蒙古歌者》《寻求神谕的词语》这两篇文字还值得一提。记得我喜欢的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说过这样一句话:“诗歌是一种力量,它能让读者回归自身。”这句话后来几乎是我阅读诗歌,甚至是评价诗歌的一个角度和标准。我们的社会乃至世界是向外不断扩展的,而“全球化”让这种扩展有了前所未有的加速度,让我们的生存常常处于不知所措的失重的状态。文学也是一样,包括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乃至戏剧,我们在杂志、电视、网络,还有舞台上,每天看到的都是别人的故事,我们坐在家里可以看非洲角马大迁徙的现场直播,也可以在电影院里观赏最新的好莱坞大片,却忽略了我们自己,甚至忘记了存在感。而在这种状态之外,静下心来,读一首诗,或许能让我们面对自己,回归内心,让失重状态的我,重新认识存在的意义。这或许就是诗歌在今天的价值。

  不久前,我看到一本诗集《我从陕北来》,作者是来自陕北的青年女诗人赵英。她写作的时间并不长,她的诗也不能说完全达到了我对诗歌的苛求,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没有得到专门的文学训练的人,她能够以文字,将生活中的所感所思和所悟转换成诗的语言,并由此与读者、与社会、与世界建立一种新的美好的关系,用自己微弱的诗歌之光照亮自己,获得心灵的升华,我以为这是值得赞赏的诗歌写作。我非常喜欢她的这首《左手写诗,右手种菜》,这该是她写作状态的真实写照:“你想做回古人/五千年或更远/裸露着黝黑的身体/只两片叶子遮盖/你想看走过的脚印/想看月光下自己的影子/深深浅浅用力了就好/群魔乱舞端庄就好/远方瞪着眼睛/你捂着焦灼匆促赶路/你还想找个适宜的称呼/三流诗人村妇风儿/罢了!罢了!/撑起船帆/左手写诗右手种菜。”我一直认为诗人应该是天生的,与身份无关,哪怕他(她)是个种菜的村妇,当内心的诗意萌芽的时候,就会拿起笔,写下自己的“脚印”和“影子”,哪怕他(她)永远成不了大诗人,但只要努力就好,端庄就好,正如她的另一首诗《有一个习惯》中写的:“我不知道诗是什么/只知道我已爱上了它。”这是绝对是一种难得的单纯的对诗歌的景仰。

  诗歌是美好的,但诗人之路却往往体验着内心的矛盾与心灵的纠缠。在《说吧》中,她写道:“我拒绝了烈酒/却沉醉在蹩脚的诗里一塌糊涂/不知归路/阳光普照夜色也正好/我把自己一层一层剥开/要看你就看个明白。”诗确实能让读者回归自身,但诗首先必须面对诗人自己,反观甚至剖析自我,才能触碰和感动他人。“在世上/生存着两个我/一个在角落遐想/一个在烟火中流浪。”“一个沉封雪山/一个追逐着温暖/这两个我啊/疼痛在深秋的旷野/将揉碎的心祭奠/问佛:为什么?为什么?不赐予我和邻家女一样的生活。”  诗人西川在《诗学中的九个问题之我见》中曾批评当代诗歌中的“自我原谅、自我撒娇、小布尔乔亚情调”,认为“中国诗歌形成了一种新的陈词滥调:要么描述石头、马车、麦子、小河;要么描述城堡、宫殿、海伦、玫瑰”“既不提示生活,也不回应历史,丧失了活力”。读赵英的诗歌,你会发现她几乎没有受到诗歌圈这些“陈词滥调”的影响。她直抒胸臆,却不夸大自己的痛苦和忧伤;她写亲情与爱情,却没有矫揉造作或无病呻吟。在她的诗里,既有幻想和渴望,也有忏悔和自责;既有轻声的诉说,也有愤怒的呐喊。可以说,诗就是她生命的一部分,伴随着她的心灵与身体,或者说诗是她的另一种存在形式,让她在庸常的生活中时时产生诗的通感,并由此获得了真实的生命意义。 (来源:中国诗歌网)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赵英:她是西安古城上空的雁 一直向着诗歌的方向飞》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