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张献忠的风流情史 霸占王妃纳妻妾300余名,没有一个女人是真爱

2017-01-19 08:09:29 封面新闻 
忽一声,鼙鼓揭天来,繁华歇。名播兰馨妃后里,晕潮莲脸君王侧。绘图罗乐
忽一声,鼙鼓揭天来,繁华歇。名播兰馨妃后里,晕潮莲脸君王侧。绘图罗乐
《锦里新编》中记载的蜀王嫔妃李丽华吞金自杀。
《锦里新编》中记载的蜀王嫔妃李丽华吞金自杀。
华阳县县令沈荀蔚在《蜀难叙略》中记录下张献忠入川后的暴行。

  华阳县县令沈荀蔚在《蜀难叙略》中记录下张献忠入川后的暴行。

  刀枪在手,美女都有。

  这是大西王张献忠的至理名言。做不了皇帝,先称霸一方,后宫佳丽没三千,至少凑成三百。

  张献忠一生册封了4个皇后,拥有300名嫔妃。威猛有余,柔情不多。作家郑光路和蒋蓝的评价不谋而合,“长相不好,人又粗鲁,女人都不会喜欢。”总会有个浪漫故事吧?郑光路摇摇头,“他少有怜爱之情,是个淡漠的人。”

  强取豪夺、霸占王妃、淫人妻女,张献忠的生活相当糜烂,所历女人都对其愤恨有加。多处史料记载,刚刚还在伺寝的女人,他转身就可以命令人将她杀掉。无论是替夫复仇的蜀王妃,还是被风光迎娶的陈皇后,抑或是假意承欢的歌女曼仙,都在节烈中做了刀下亡魂。

  刀兵齐举,旌旗拥,长驱入。歌楼舞榭,风卷落花愁。

  迷恋王妃

  席上欢笑

  美人突起发难

  崇祯十七年八月九日(1644年9月9日)下午,成都蜀王府内,一阵“轰隆隆”的爆响声,打破了往日的宁静。

  蜀王朱至澍无心舞笔浓墨,神色张皇,蜷缩在承运殿内,由着原配邱妃和一名宫女紧挨身边。

  不一会,五个妃子和一群宫娥彩女惊惶地跑来。

  “贼入宫城了?你们张惶至此。”年仅十七岁的宠妃许若琼问道。

  老太监王宣、小太监李娃子一齐奔来,哀叫:“不好了,献贼兵马已杀进王府来了,各人快逃命吧!”

  朱至澍慢步挪到王府社稷坛八角井侧,邱妃紧挨上前,矮胖的朱至澍闭上眼,跳入井中,邱妃随后。

  妃子美 手足无措柔情起

  蜀王既死,王府中不少人选择归顺。老太监王宣率宫中杂役、太监、宫女数千人,来到金水桥侧,跪迎张献忠。

  张献忠命王宣搜索宫中。片刻,两个王妃带到张献忠面前。

  张献忠见两个女人姿色艳丽,背手走近细观。左边,蜀王嫔妃李丽华,秀雅绝俗,美目含泪、含辞未吐,说不尽的怜爱可人。再看右边的蜀王遗妃许若琼,张献忠竟感到难以呼吸,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华丽,让人为之所慑。

  许若琼,蜀王生前最爱的宠妃之一。一直以来,过着珠玑美玉的日子,不曾遭遇这等巨变。

  虽然眼前大汉威势惊人,许若琼没有半点恐惧,傲气站立,冷冷地盯着这个传说中异常凶悍的大贼。

  多年戎马生涯,张献忠睡过的美人成百上千,但这次,面对如此高雅的许若琼,竟手足无措,心头柔情起。

  妃子笑 暗里狠手报夫仇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顺利攻占下蜀王府,天色已晚。睡前宴饮,张献忠大醉,举止愈发乖谬。

  “好好伺候我老张,封你当皇后!”张献忠喝起来。许若琼面露难色,与温情的蜀王比,眼前的张献忠实在粗暴。她挣扎片刻后,转而脸现喜色,举杯,“谢大王,臣妾再敬大王一杯!”

  推杯换盏间,张献忠沉醉在美人的轻颦浅笑里,没了防备。许若琼快速拿起桌上盛酒银瓶,朝着他的头,猛地砸去。

  冷不防被偷袭,张献忠清醒过来,瞬间,拔刀在手,怒斩若琼右臂。许若琼痛叫着,仍以左手乱打,左手再被砍,许若琼倒在地上,骂声不绝,“报王仇,恨没杀贼。”。屋外卫士冲进来,一阵乱刀后,许若琼惨死在地。

  “蜀中女人如此可恶!来人,把这蜀王府中女人杀光!”张献忠大骂。于是,宫中老弱女人遭军士遍杀,年轻漂亮的则被赶到“婆子营”,成为充实随军的妓女。

  妃子亡 吞金自杀不欢颜

  一同被献给张献忠的蜀王嫔妃李丽华,在许若琼被带走后,回到了自己的寝殿。作家郑光路研究了《明史》《蜀碧》《锦里新编》,还原了另一个节烈的嫔妃。聪慧的她曾是蜀王对诗作画的知音,如今,却要伺候一个粗莽野夫,绝食五天,却没死掉。李丽华吞下一块金币,皱着眉痛苦死去。

  宁当血刃死,不作衽席完。从今后,断魂千里,空留烈女恨。

  歌女刚烈

  我虽贱 岂肯歌酒陪反贼

  张献忠的军队以流窜劫掠为目的,闯入各地。因此,百姓多有不服,骂他们“流贼”。

  崇祯十六年(1643),张献忠破荆州后,本想来场庆功晚会,不想碰了一鼻子灰。

  召惠府乐户十多人,一个个妆容精致的歌女入座,拨琴献唱,张献忠咧嘴开怀。热闹中,一女子却神色坚决,闭口不唱。

  “停!”张献忠对女子问道,“你是谁?怎如此大胆?”

  “小女琼枝。”

  “何故不乐?”

  “我虽贱,岂肯歌酒陪反贼!”琼枝把琴重重地砸在地上。

  “你敢不陪老子?”张献忠拔出了剑。

  琼枝冷笑:“你不过就会杀人罢了,我不怕死!”

  张献忠怒极,令人刀剐琼枝。

  另一歌女曼仙却刻意逢迎,张献忠大喜,宠幸无比。

  一天,张献忠像往日那样,睡前豪饮,曼仙趁他不备,悄悄在酒中下了毒。

  “你先饮!”不知情的张献忠,想要调情,便手挽其颈,强灌曼仙。

  曼仙立饮而毙,张献忠恍然大悟。

  蒋蓝说,张献忠失败逃离的过程中,又反感起女人,认为她们减慢了行军速度。命令营士杀掉自己的妻女,最后,连自己的妃子们也不放过。据记载,张献忠遍杀后妃,幸存者只有几十个。

  张献忠如此带头,下面将官、兵卒更乱来,别出心裁地“创造”了残暴的方式:“妇人奸淫后即以试刀”,称为“砺石”;“剖孕妇之腹”叫作“接宝”……

  春风玉露,玉楼金阙。心冷君王侧,泪盈襟血,凭谁说?

  强娶皇后

  十天冷淡

  张献忠杀机毕现

  在成都建立大西政权后,张献忠的荒淫梦越发膨胀。他学起明朝后宫设置,礼册妃嫔。据传教士记载,张献忠耽酒好色,共纳妃嫔三百名。

  刚进入成都时,张献忠本已有皇后“刘氏”,但他不满足,前后又迎娶了4名新皇后。皇后丁氏、白氏、刘氏出身较为低微,远不如陈氏尊贵。

  “陈演的女儿”,是作家蒋蓝对陈氏高贵身份的概括。

  夺女为后 哪管礼仪为何

  陈演是四川井研县人,崇祯十三年(1640年),由礼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相,次年,晋升为吏部尚书。十六年,代周延儒为明朝首辅。

  蒋蓝说,陈演的地位就相当于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正是因此,张献忠娶他女儿,会有一种格外的成就感。

  张献忠入川后,右丞相严锡命见许多前明降臣丢了命,害怕了。他揣摩起来,这个张献忠既好色,又喜欢耍帝王排场。脑壳滴溜一转,来到张献忠面前献媚,“微臣恨不披肝沥胆,为老万岁效犬马之劳!微臣已上条陈甚多,微臣今又想:老万岁继嗣不广、龙子不多,皆由民间所掠女子不足以配圣德。今有前明首相陈演之女,老万岁可娶之为皇后!”

  张献忠果然很高兴,“严先生,应当怎样行策封皇后之礼呢?”

  见张献忠和颜悦色了,严锡命胆子大起来,引经据典,大谈策封皇后之礼仪。

  半个时辰过去了,严锡命还在滔滔不绝。张献忠听腻了,拍桌而起,勃然大怒,“皇后何必仪注!只要咱……便是一块皇后矣!要许多仪注何用?”(《明季南略》原文记载)。

  郑光路认为,张献忠言语粗鄙,这段记载生动再现了他粗俗特质。

  金屋藏娇 美人不识王趣

  很快,大西军攻取井研县,夺走陈演之女。

  想起金屋藏娇等动人故事,张献忠也想逗女人乐一回,他命令道:“咱老子讨皇后,要风光!架彩桥、铺彩路,直到老子的皇宫!”

  《蜀碧》等史料记载这天繁华情景,十数丈高的彩桥从成都南门五里外架起直达蜀王府皇宫,大道的左右栏槛上,上结绵棚、络以明珠,象征着星辰;首尾,悬着水晶灯笼,象征日月。一眼望去,如长虹亘天,迷离夺目。

  走进这五彩缤纷的梦幻婚礼场景中,张献忠仰面大笑,“老天爷让老子讨皇后,哪能不热闹热闹!封皇后之兄为国舅、翰林学士!陈娘娘要斋僧,大和尚赏银十两、小和尚赏银六两!”

  太监们以黄纸封银,用柜子抬入寺中,诸僧皆喜。有穷光蛋去求和尚,“愿割发暂当个小沙弥,得六两银子后,以一半谢你!”

  令张献忠失望的是,他满心期待的陈皇后却待他冷淡,不愿逢迎。父亲被李自成杀害,自己又落到这个草头皇帝手里,她怨恨。

  十天后,张献忠不耐烦了,“摆啥首辅千金臭样?来人哪,拖出去勒死,把封翰林学士的国舅一家,通通杀光!”

  一代名门闺秀,就此香消玉殒。

  封面新闻-华西都市报记者毛玉婷

(责任编辑:柳苏源 HN09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张献忠的风流情史 霸占王妃纳妻妾300余名,没有一个女人是真...》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