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多情人偏遇薄情人 尾生之死不是痴迷爱情而是枉死的

2017-01-16 08:20:26 凤凰网  赵志明
那场突如其来的大水
那场突如其来的大水
by 赵志明

  赵志明,小说家,坏蛋文学独立出版发起人,2014年获“第1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出版书籍《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1997年,我们买了螺蛳,却没有牙签》、《万物停止生长时》。

  春秋时期有一个青年男子叫尾生的,很不幸地和邻村一个姑娘相爱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那种"百爪挠心"的迫切思念,让堕入爱河的这对青年人度日如年,望穿秋水。尾生好不容易托付一个可靠之人来回传成话,和姑娘相约于傍晚之后在两村之间的一座桥下见面,随即便早早来到桥下等候佳人。

  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幽会呢?一来暮色四合之际,桥上必然少有行人,不致遭受来往过客惊扰之苦;二来秋高气爽潦水清浅,恰好露出桥下空地可作二人世界,既可仰望繁星满空,也可俯瞰一河星光,当得上良辰美景佳人怡情。

  先到来的尾生左右察看,自然喜不自胜,恨不能心爱的人儿立马出现,即可相拥而坐尽诉衷情。没想到左等不来,右等不来,眼见东边出现一颗星,慢慢衍生出一条河的璀璨星光,耳旁秋虫呢喃,原先听着还似小夜曲,渐渐引发聒噪声一片,越发呕哑嘲哳难听起来。眼不耐,耳不顺,心不宁,这尾生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

  正在这个当口,说来也是奇事,那河水竟然不声不响地涌涨起来,不似是上游突发的大水灌扑而来,倒像是水面自动抬升一般。要知道这时是秋天,哪里会发什么大水呢?

  尾生也是吃了一惊,本来他还半躺半靠在河坡上,不提防河水瞬间淹没了他的脚踝。尾生急跳起来,发现水势陡然漫淹,竟然卷过了河坡,眼前除了桥梁墩,竟没有干的可落脚之地。

  尾生完全有时间撒腿爬上岸,或蹲在岸边,或站在桥首,自然是安全无虞的。然而千钧一发之际,尾生竟然一门心思盘算的是:我和她既然约在桥下相会,自然要在约定之地等她前来。人之一念就是如此奇怪,尾生根本没有想到如果对方爽约不来怎么办,自己会淹死怎么办。即使水面继续骇然升高,高过他的臀,漫过他的胸,让他完全灭顶,他心里想的还是:当她来的时候,我一定一定还要在这里等着她。

  就这样,我们的尾生,没有等来他的情人,自己反倒溺毙了。

  尾生的魂魄飘飘荡荡径直来到了地府,看到不类人间的古代建筑,尾生才知道自己已经死掉了。每当此时,判官总会习惯成自然地头也不抬地喝问:"来者何人?"尾生小心翼翼地回答:"死人。"尾生心里想的是:都说人死而为鬼,自己既然是鬼,生前身份显然就与自己无关,再回答自己是尾生就不严谨,若称自己为一介新鬼又没有多少把握,索性临时发明一个称谓叫死人。好在判官也不在意,让尾生先填写一份死亡证明。尾生从头至尾看了一遍,无非就是走个流程,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单只一项"死因",让他颇为斟酌,一时不知道如何下笔,因而嗫嚅求教于判官。

  尾生说:"大人明鉴,小人夜歇于桥涵之下,不期想洪波突然涌起,遂遭淹溺。敢问大人,如此死法,是否就写'淹溺'即可?"判官示意左右手下在尾生面前立起一面巨大铜镜,镜中尾生肚腹鼓胀,幽门绽开,水沥不绝,确实一副淹死鬼样不假。尾生正要写时,不想判官又叫声"且慢",原来是他想到秋天水枯,此时涨水大是可疑。判官着人立即去请河伯,可见死生大事,阴阳两界都不敢掉以轻心。

  河伯须臾而至,判官俱告以尾生死之一事。河伯连称"怪哉",从怀中取出公函来看仔细,发现同时辰只有四件通告,俱是行船之人失足落水而死,找来找去没有尾生大名在列。河伯又疑这水位,按例水之深浅依季节而行变化,即使有反常现象,也是接到命令之后的特殊处理,断无河伯不知之理。

  此事着实费思量,判官河伯相对紧锁眉头,连抽了好几根烟,公堂之上烟雾缭绕。河伯猛然想起,离此地不远有一座龙王庙,受着左近民众香火,十分灵验,有求必应。如果是龙王偶尔动个心思,确实不需要通过河伯,就能呼风唤雨,行云起浪。判官以为有理,着手下立即前往问询龙王,快去快回。

  不一时,手下回报,龙王确实受到来自人间的请求,让某座桥下水位涨高,正是尾生溺死之所。而发愿者更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竟然是尾生相约的那位姑娘。如果一经查实,那位姑娘就是害死尾生的真凶,必然会受到相应的惩罚,除了一命抵一命,死状可能更要惨烈。尾生虽然骇异,但也不愿意如此草草结案,斗胆恳求能当面对簿公堂,以示公允。判官准命,让手下去提取姑娘魂魄不论,兀自嘲笑尾生:"多情人偏遇薄情人,桥下不见公堂相见。"尾生确实还想见情人一面,被点破心事,略感脸臊。

  却说冥府衙役拘了姑娘魂魄前来,尾生虽认得她,她却不认得尾生,直似痴傻呆愣,倒是识得判官,除了判官一无所见,也一无所闻。人已到齐,判官问道:"桥下大水,可是你发愿引来?"姑娘答道:"确实是我发愿。我和爱人期于桥下,临行被父母看顾得紧,思虑一时不得出,又担心爱人心意不坚,久候我不至而身回,故默祷于心,求龙王生水涌波,以试爱人真心。不过一次小小试探,断无取其性命之可能。龙王若能感我心迹,自然能证实我此言不假。"

  判官河伯面面相觑,料想此女供词不虚,决不至于因一次试探就弄出性命,但若说龙王下手不知轻重也绝无可能,尾生到底系死于何因依然是一团乱麻。

  此刻只有尾生一人,心里倒是明镜似的。原来,不得相见的这对恋人,各怀心事。那边厢姑娘被禁足,想趁机试探情郎是否情比金坚。这本身无可厚非。爱情一途,不免起于试探,而终于惩罚。若两情相悦,则试探也是闺房情趣,若情谊不再,任何惩罚都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这边厢尾生翘首怅望,既感动于"爱情真伟大",又寄望于想方设法不断给自己加分,以最终赢得美人心,难免左思右想,不断增加守信践约的难度,借以表明心迹:为了爱情,抵死也愿意。

  也正因此,不独姑娘召唤来了水,尾生也召唤来了水,只是姑娘召唤来的水虚张声势,至多没踝过膝而已,不会对尾生造成伤害,然而尾生召唤来的水却是铺天盖地源源不绝,非灭顶不可。盖因尾生为了爱情而存死意,则必死无疑了。

  究其因果,判官慨叹不已:"爱情真可怕!爱情真可怕!爱情真可怕!"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即使说三遍,效法尾生飞蛾扑火的爱情至上者依然层出不穷,他们没有留下子息,却用他们的死构成了人世一景。
赵志明,小说家,坏蛋文学独立出版发起人,2014年获“第1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出版书籍《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1997年,我们买了螺蛳,却没有牙签》、《万物停止生长时》。

  赵志明,小说家,坏蛋文学独立出版发起人,2014年获“第1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出版书籍《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1997年,我们买了螺蛳,却没有牙签》、《万物停止生长时》。

  本文为凤凰读书微信官方微信公号独家内容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多情人偏遇薄情人 尾生之死不是痴迷爱情而是枉死的》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