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2016的直播江湖 谁是幸运儿?

2017-01-11 08:33:55 扬子晚报  李晨赫 陈晶
直播以一种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的速度,让2016年成为自己的元年。它早已不再是一档节目,不再仅仅是人们茶余饭后、深夜失眠的消遣。它成为一种线上的江湖——有“竖子”成名,有黯然神伤。

  直播以一种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的速度,让2016年成为自己的元年。它早已不再是一档节目,不再仅仅是人们茶余饭后、深夜失眠的消遣。它成为一种线上的江湖——有“竖子”成名,有黯然神伤。

  直播“到底在做什么”

  “被人关注”,其吸引力是如此之大,以至于一些人无所不用其极。直播无疑给这些人提供了新的发挥空间。尽管这是个难以解释的问题:究竟是直播造就了这些行为,还是它们本来就存在,恰巧直播提供了机会:

  2016年11月,一个ID为“成都殡葬服务中心”的账号在“快手直播”平台上直播了殡仪馆火化的全过程。

  2016年12月30日,沈姓女子在公共澡堂进行视频直播,一起洗澡的女性裸体被陌生人点赞。当事人随后被刑事拘留4天。

  类似事件频出。点击率成为巨大的黑洞,一端是名利,一端是好奇。

  黑洞之外尤有光明。直播为所有人都创造了一样的机会,这其中包括希望分享观点和知识的人。

  “急诊科女超人”于莺在2016年11月化身医生主播,在“映客”进行了自己的直播处女秀。尽管在微博上火了至少5年,穿着休闲服在镜头前普及狂犬病的她还是有点紧张。

  医疗常识直播、庭审视频直播、手术直播、救援直播、旅游直播,没有不可能,只有想不到。

  伏牛堂创始人张天一在去年5月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自述作为年轻的创始人,思想还算不古板,对新事物接受度比较高,但是“我的同事花两天时间看了一只猫的直播,我真的理解不了”。然而,张天一这位头脑灵活的同事显然意识到了平台的价值。在一个月后,自称“牛肉粉教主”的他,带着他的猫“沈万三”,在平台上给观众直播了牛肉粉的制作过程。

  除了直播食物制作,更多人在平台上做“吃播”。

  吃播员是主播的一种。一般主播以颜值高、才艺好吸引观众,而吃播员要么吃相好,要么善于和粉丝沟通,要么只是单纯的食量惊人。

  “橙子”就是其中一位吃播员。她是一位两岁小朋友的妈妈,丈夫一开始并不理解她“到底在做什么”,更不理解网上看她吃饭的人是怎么想的:“这有什么可看的?”后来,网友给橙子留言说,“我一个人在外地,看到你做的家常菜很想家,谢谢你。”

  橙子说,丈夫看到这样的评论,才慢慢理解,做这件事能帮到别人,是有意义的。韩国吃播员朴舒妍在2014年走红网络时,《时代周刊》撰文称,“人们无法摆脱食物、吃与减肥,再加上城市生活的孤独,这两者促使了这种热潮的出现。”

  互联网巨头挥起收割镰刀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报告《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显示,2016年6月,网络直播服务的用户规模超过3.25亿人,占当时网民使用率的45.8%。也就是说,近半数的网络使用者,都曾看过体育直播、真人聊天秀直播、游戏直播和演唱会直播。

  2016年上半年,真人聊天秀直播和游戏直播在资本的推动下得到迅速发展,分别吸引了19.2%和16.5%的网民。

  体育赛事直播则完全以重大赛事为核心吸引用户关注。2016年上半年,小米、乐视、暴风科技(300431,股吧)等企业先后与各大国际知名体育赛事的版权方达成合作,以独有资源为优势扩大自身市场竞争力。

  演唱会直播也成为直播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2016年6月,用户使用率为13.3%。刚刚结束的王菲演唱会毫无悬念地打破了她单场演唱会观众纪录,因为据主办方的数据,有超过1000万人在腾讯直播中观看了这场演唱会。

  互联网巨头挥起收割“镰刀”。腾讯直播、企鹅直播、NOW、QQ空间直播以及斗鱼等游戏平台直播,高度基于已有用户群,成为腾讯直播布局的战场。而一直播、映客、花椒风头正劲。

  除了直播,平台借助观众基础,顺势进行内容生产。传统媒体也抓紧了直播的新风向。

  直播平台上从不缺少梦想家。他们或踌躇满志,或心怀感激。他们把平台当做攫取红利的机会,希望自己有幸成为这一波风口的受益者。

  “如果没有直播,也许很少有人会知道我们这群国内的练习生。”伯远是ZeroG男子偶像团体的一名练习生,这个目前有近30人的偶像团体主要以培养歌手、演员等艺人为宗旨。伯远和他的同伴们每周会进行3次左右的直播,每次直播持续一到两小时。

  直播的诞生对他们来说是个新的机遇,也意味着更多的工作。伯远说,以前粉丝们对他们这么多人分不清,但直播多了,他们戴上口罩都能被准确分辨。

  《生存报告》显示,映客、花椒、一直播三大直播平台各自top1000的主播收入平均数是199665元。但这并不意味着主播工作有“钱景”。全体主播总收入的80%被1%的主播获得,排名前5%的主播收入占全部主播收入的92.8%。能否挤进最上游,不仅是名气之争,更是利益之战。主播不论男女,想以此为长期或唯一职业的寥寥无几,更多人都把它当作是一个“一段时间的角色”。

  直播的黄金时代到了吗

  根据用户来判断行业,是最客观的标尺。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2016第三季度的中国在线直播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7.8%的网民经常观看在线直播,20.4%的网民偶尔关注在线直播,网民观看在线直播的习惯已初步养成。在曾观看过在线直播的用户中,48.1%的直播用户每周观看在线直播频率为1~3次,21.6%的直播用户每天观看。

  直播的样本越来越多,不同的报告已经开始总结它的规律:东北人占据主播圈半壁江山;广东人更爱看直播;观众中有70%的人生活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2016年,和经济不景气、股市下滑、天气变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直播的狂热和火爆。

  然而不知该庆幸还是惋惜,互联网时代的现象诞生和发展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很多传说还没被人记住,就已经变成了历史——papi酱直播同时在线2000万人;MC天佑为了和其他主播斗气,在3分钟内刷掉100万元人民币的礼物;Angelababy及50名网红同步直播,两小时内卖出1万支口红。

  文化部于2016年4月开展了对互联网直播平台违规直播行为的专项整治行动,并要求网络主播必须实名认证。可以预见的是,直播平台将受到更规范的治理,接受更严格的管理。

  未来还有更多主播驻扎到各个平台上,这个线上的江湖还将创造多少“奇迹”?我们不得而知。但毫无疑问,在某种意义上,2016年是直播的黄金时代,因为只有在黄金时代,人们才有好多奢望,“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

  李晨赫 陈晶 (据《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2016的直播江湖 谁是幸运儿?》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