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现代化与对反脆弱的否定 塔勒布的“反脆弱”思想随笔之三

2017-01-09 11:29:41 证券市场周刊 

  林松立/文

  塔勒布是非常孤独的,因为反脆弱的很多智慧,与传统的智慧相反,或者同当前的认知相悖。比如,我们是需要均衡的饮食,但如果同时认为我们每餐都需要这样的均衡,那么这个观点就是错误的。塔勒布认为,一段时期内应该均衡膳食,比如一周。但我们应该前几天全吃素,过几天全吃肉,而不是每顿饭都是肉和素搭配着吃。因为匮乏会给身体造成一种压力源——系统先遭受压力后又得到充分恢复,会带来反脆弱性,即提高身体的免疫能力。

  塔勒布更相信大自然的智慧,而不是现代医学对于健康和长寿的一些认知。人是杂食性动物,与肉食动物和食草动物不同。杂食性主要是为了适应多元化的充满意外和无序的环境。食草动物每天需要稳定的进食,但是食肉动物,比如狮子,却不同,它的捕食成功性并不高,它的进食是随机的。所以他推断出一条原则:当我们吃素时,需要稳定地摄取食物;当我们吃肉时,我们可以更随机地进食。

  孤独的塔勒布走向现代化的反面

  塔勒布在书里提起,在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前那段时间,他有时候躺在房间里,痛苦地思考这个世界怎么了,是不是自己错了。这一段读来不禁令人动容。塔勒布27岁时已经实现财务自由,但上个世纪90年代,时年30多岁的他,跟我们看到的很多成功人士一样:梨形身体、三高、身体状况很差,还不幸得了喉癌。

  那时的他在反脆弱理论上的认识和领悟,只是碎片式的,还没认识到这些碎片式智慧的根源都来自于现在的反脆弱。但是当时他已经认识到,随机性和可变性对一个活的有机体(无论是人体还是经济体,还是一个政治系统)的重要性;这些有机体需要极端斯坦类型的可变性和某种极端的应激物,否则人体和经济系统就会变得脆弱不堪。

  于是他开始给自己的身体创造随机性和波动性。他会狠狠地饿上自己一天,然后第二天又狠狠地饱餐一顿;他会连续几天都不进食蛋白质,然后找一家美味的牛排店吃到撑死;他会一整天在城市环境中漫步和思考,偶尔来个急速小跑;或偶尔不穿外套在大冷天外出——给自己创造温度变化;有时候是连续长时间不睡觉之后大睡一觉。这些都是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竭力反对的,塔勒布没法向绝大多数人解释。

  两年后,他发现多余的脂肪消失了,血压也正常了,而他的喉癌,他以自己的医学知识,加以医院的辅助性治疗,也彻底治愈——他对药物史和医学历史研究非常深入。还有健身,他在健身房的锻炼,时间都很短——每次只是努力举起比前一次更重的杠铃,仅此而已,然后离开,整个锻炼时间持续很短。但是最后却练就大块头的肌肉。他自嘲说,每次在机场有搬运工想做他的生意,他总是眼睛一瞪,那些闲杂工就知趣地离开。但来到演讲会场时,听众却很不适应——听众都习惯一个专家要么大腹便便,要么白面书生,从没有见到一个像他这样的,有着屠夫的外表。

  塔勒布践行他的反脆弱理论,虽然当时他并没有把这些观点总结成反脆弱。这些知识和智慧都是通过超大量的阅读才逐渐豁然开朗的,千万不要以为这只是个案,所有的以上他的这些践行都是来自于真凭实据的调查研究。饥饿,或者是短暂的体能欠缺,会增强人的体质和免疫系统,并激活大脑细胞,甚至会削弱癌细胞和预防糖尿病的发生。

  比如一项研究证明,集中营初期里面的人由于饥饿,身体反而更加健康,只是后来食物继续缺乏才导致身体状况逐渐恶化。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有规律的锻炼和科学进食有益于人体健康,但是塔勒布认为完全错误。科学已经证明,人要长寿,最主要的是限制卡路里的摄入,但是塔勒布认为这并不是说要尽最大努力去节食,而是偶尔节食即可,当然有点痛苦。

  他的这一切,后来被总结为反脆弱理论。除了人体,他更发现了许许多多的事物,都具有反脆弱的特点。比如思维方式、声誉、期权交易、大自然、经济系统、社会体系和政治体系,等等,甚至你的心灵,非常多的事物都偏好压力和波动性。如果你特地抹杀它的波动性,反而就会造成危害。

  剥夺波动性和随机性的脆弱推手

  但是我们常常剥夺人体的自愈能力和自我成长能力。医学界的医源性损伤是最典型的例子。医生经常否认人体的自愈能力,而进行过度干预,给病人开可能有严重副作用的药物。

  医源性损伤的最经典例子就是纽约市在上个世纪30年代的一个实验。在这个实验中,389名接受纽约市医生检查的儿童中,174名被建议切除扁桃体。剩下的215名再被带到另一个医生那里接受检查,又有99名被认为需要手术。剩下的116名儿童再次接受其他医生检查,其中52名也被建议做手术,最后只剩下64名儿童不需要切除扁桃体手术。切除扁桃体本身,之前医学界认为扁桃体没有任何用处,完全可以切除,但现在已经发现了扁桃体切除后,可能会在未来带来不确定的危害。

  最大的一起医源性损害,当属马兜铃带来的慢性肾炎。一些中草药中因含有马兜铃酸,服用后,毒性潜伏可以长达几十年,而且永远无法排除,到了四五十岁,多数人会得慢性肾炎。中国台湾地区的统计数据显示,大约有10%多的人,因服用了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均有慢性肾炎,其中部分人肾衰竭。大陆地区服用的人更多,恐怕比例还要高于此。所以马兜铃酸已经被国际禁用。中药的一大特点是玄乎,事前很少充分论证,而副作用,很多都要几年后甚至几十年才体现,无人会去论证,也无法论证出正确的结论。中药的副作用,如朱砂、雄黄这些就不用说了,还含有硫化汞、硫化砷,长期使用会慢性中毒;很多人不知道,就连板蓝根,长期服用的话,对肾脏损害很大,并能导致内出血和对造血功能造成损伤。

  在美国,医疗失误所导致的死亡率仍是车祸死亡率的3倍(医生所能接受的数据)到10倍。医生误诊率导致的死亡率,超过任何单一癌症所导致的死亡率。

  又比如感冒,绝大部分感冒都没有任何必要服药。服药的副作用,远大于感冒所带来的危害。

  塔勒布指出,是否服药,不是看知识,而是看效益——服药和不服药的效益哪一个更大。

  全球化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脆弱推手。大自然并不喜欢过多的连通性和全球化,无论是生物学的,还是文化的或者经济的。全球化会将我们带入极端斯坦事件。塔勒布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做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预言,也是从脆弱和反脆弱出发所做出的一个比较肯定的判断,这个极端斯坦事件,在我们看来是“黑天鹅”,但是在塔勒布眼里,不是。

  瑞士、印度和犹太人

  小部分人可能能理解,压力、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在生活中大有裨益,但基本上没有人能理解,中央集权制管理系统的风险特性,也不同于自治市或联邦制(城邦制)管理系统的风险特性。后者由于具有一定的波动性,而成就了长期的稳定性;而前者,隐藏的脆弱性在平静的表面下暗暗地不断聚集,终有一天,整个政体崩塌,带给人民群众巨大的灾难。

  经常有形形色色的人,携着他们的钱包,去瑞士寻求庇护、安全和稳定。尤其是在各种动荡的日子里,比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但是所有这些难民都没有注意到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这个世界上最稳定的国家,竟然没有一个政府,并且这个国家并没有因为没有政府而不稳定;相反,它之所以稳定,是因为它没有政府。有几个人知道瑞士总统的名字?有几个人曾听到媒体报道瑞士总统的名字?没有吧,一次都没有。

  说瑞士没有政府,不完全准确,应该说,瑞士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或者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政府”。塔勒布的反脆弱智慧告诉我们,中央集权制的国家,是脆弱的;而城邦制的国家,属于反脆弱一类——远比中央集权制国家能造就社会福利。所以,犹如中国的各个王朝,每一个王朝诞生的那天,就注定了它终有一天要灭亡。

  在联邦制国家中,我们会看到更多的波动性,或混乱,但其实它反而不容易遭遇“黑天鹅”事件,比如印度。很多人很不看好印度,认为印度这个联邦制国家,各个邦之间,天天吵吵闹闹,根本干不了什么大事。印度有28个邦、6个联邦属地及1个国家首都辖区。每一个邦有各自的民选政府,而联邦属地及国家首都辖区则由联合政府指派政务官管理。印度有大约2000种语言,其中55种有自己的文字和文学;有各自文学宝库的19种完善语言被定为印度的官方语言。但是它就跟瑞士一样,邦属之间的经常性扯皮,导致有的政策只能缓慢推进,反而不会出现类似前苏联那样巨大的人为灾难,能更加稳健往前发展。

  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为何犹太人如此优秀了。没错!正是因为两千多年来,犹太人一直国破家亡、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随时有可能被灭族的危险,滋养和成就了现在犹太民族的优秀!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现代化与对反脆弱的否定 塔勒布的“反脆弱”思想随笔之三》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