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时代的魔匣 2016年西语世界新书过眼录

2017-01-07 06:47:34 21世纪经济报道  魏然
魏然(中国社科院拉美所)
魏然(中国社科院拉美所)

  在西班牙语世界的公共记忆里,2016年无疑是个充满变数与震撼消息的年份。从里约奥运会、奥巴马访问古巴,到特朗普当选、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中间还夹杂和缠绕着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和哥伦比亚总统桑托斯摘取诺贝尔和平奖……这一切都引发了口头与笔端的思忖与论辩。时代的讯息仿佛牛虻,刺碰着一根根用西班牙文思考的神经。

  在进入个人视野的社科新书里,伊格纳西奥·拉莫内(Ignacio Ramonet)的《规训帝国:没人能摆脱全球监视网络》(阿根廷:外交世界出版社)因为选题尖锐而引人瞩目。西班牙裔法国学者拉莫内,即是那本在西语世界脍炙人口的《卡斯特罗访谈传记:我的一生》的作者。2016年,他又用西文出版了新作《规训帝国》。作者从斯诺登事件所揭露的全球监视网络入手,向读者展示了那些本该给生活带来更多自由空间的新技术(如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现今却变成了监视民众日常生活的渠道。拉莫内用事实证明,5家跨国巨头企业(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和微软)怎样一步步成为美国监视网络的服务工具:这5家公司不断向美国政府部门NSA泄露用户个人信息库,并因此获得政府的巨额财政支持。拉莫内指责美国、德国等西方国家如何以“反恐”为名,背离了其所宣称的民主底线。无论认同与否,拉莫内提出的命题在西语国家的社科研究界激起了不小的震荡。

  2016年从国际政治层面而言,一个重大议题是,新千年以来的拉美新左翼政权纷纷退潮,政治钟摆似乎又开始向新自由主义倾斜。为此,阿根廷著名社会学家斯万帕(Maristela Svampa)8月出版了新作《拉丁美洲的论争:印第安主义、发展、依附与民粹主义》(阿根廷:艾德哈萨出版社,2016年)。作者长期关注阿根廷及拉美的社会思潮与发展问题。她分析了拉美社会的四个根本性问题:原住民、发展观、依附和民粹主义。与一般泛泛介绍四种思潮或社会运动的书籍不同,作者将思想界与政治界的问题结合在一起,将概念思辨和政治实践结合在一起。可以说,该书是近年来拉美左翼思想的总结之作。

  在非虚构写作类书籍当中,塞尔希奥·德尔莫里诺(Sergio del Molino)的思想游记《空寂的西班牙:未曾存在的国度》甫一出版,即在西班牙获得了评论人与读者的广泛赞誉。作者开篇即指出,“有一个城市的、欧洲的西班牙,还有一个内地的、乡野的西班牙。”德尔莫里诺谙熟内省地理、历史与传说掌故,引领我们进行了一场足迹遍及西班牙内地的巡游。这本书不仅具有知识普及的意味,同时兼具批判性和情感力量。对于后经济危机时代的西班牙,这种既有深度又饱含情感的分析,尤为重要。

  2016年,对西语世界而言,又是一个保守主义乃至种族主义重新抬头的年份。来自秘鲁的作者马尔科·阿维莱斯(Marco Avilés)的非虚构类新书《混血人来自何处?》就在回应移民问题。在以秘鲁为代表的安第斯社会里,“cholo”这一关键词相当重要,它的原义是白人与印第安人的混血儿,但演变至今,可以泛指底层人与外来者。作者阐释了这一词语的来源与发展,掂量了其中夹杂的种族主义色彩。以这个词为出发点,作者重新巡视了秘鲁的地理与文明话语。当然,其中还有不少自传因素。

  出版经典作家的身后遗作,是西语世界2016年文学出版界的一大特色。2016年9月,南美出版社刊发了博尔赫斯的遗作《探戈》。这本书面世的机缘,要追溯至1965年10月。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城的General Hornos街82号,几位首都知识分子聚在一起,邀请博尔赫斯花上四个下午的时间,专门谈论探戈文化。一位到场者用磁带将这四次讲座保存下来,然而磁带事后竟不知所踪,直到2002年才被重新发现。几经转手,巴斯克作家贝尔纳多·阿特萨加意外地从朋友手中得到了这几盘磁带,他即刻察觉这是一份独一无二的大师遗作。今年,讲座的整理材料终于在阿根廷被编辑出版,题为《探戈:博尔赫斯的四场讲座》,以纪念博氏逝世三十周年。演讲者将探戈的诞生时间标注为1880年,在第一讲里,叙述了探戈如何在那一年悄然出现,其后用三十年达到了鼎盛时代。1914年,探戈音乐已突破一国的界限,风靡巴黎、伦敦。其余几讲,博尔赫斯集中分析了鼎盛时代的探戈,从唱词里,他读出了名歌手的生命际遇和布城郊区的暴力与认同。结合着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时代风潮的转移,他介绍了探戈如何从原先欢快、勇毅的基调,逐步转变成一种憔悴而忧伤的乐音。

  另一部大师遗作是波拉尼奥(Roberto Bolaño)的《科幻之魂》(El espíritu de la ciencia-ficción)。近年,波拉尼奥跃升为西语世界最重要的小说家之一。2016年底,这本名为《科幻之魂》的遗作被丰泉出版社整理出版,迅速被西语国家大城市的文学爱好者争相捧读。喜爱者将其称作波拉尼奥“最好的作品”,不屑者把它看成《荒野侦探》的边角余料。但无论如何,《科幻之魂》仍延续了寻找、文学、爱与青春等主题。故事发生在上世纪70年代的墨西哥城,讲述两位青年作家如何辗转挣扎,尝试以文学为生。其中一人、青年作家莫兰不断寻找着得以糊口的营生,同时又不甘放弃梦想;他的好友施雷拉则独自躲在陋室里,不断给他钟爱的科幻作家们投寄着几近谵妄的小说手稿。显然不能像某些书商宣传语那样,将本书简单视为《荒野侦探》前传,把它理解成《荒野侦探》与《2666》两部“全景小说”的派生物,或许更接近作者的初衷。

  博尔赫斯与波拉尼奥的遗作,无疑是年度值得翻阅的好书。西语世界的读者在当下特殊的氛围中,读出了新的意味。波拉尼奥的研究者说,“或许作者打开的魔匣永远都不会关上。”我们效仿这个句式,感叹一声:只要西班牙文仍保持着思辨能量,以这门语言书写的作者们所揭开的时代魔匣,便永不会关闭。(编辑 李二民)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时代的魔匣 2016年西语世界新书过眼录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