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镖局的历史与传奇

2017-01-05 15:05:59 企业观察家 

  镖局的兴起,一方面是因为商业繁荣,另一方面也是社会治安恶化的结果。但对镖局来说,没有商户就没有财源,没有匪盗,商户也就用不着保镖。因此贼匪对他们而言并非完全的敌人。

  杜君立

  对中国历史来说,明清时期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局”。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新大陆的玉米、红薯和花生等新作物引发了“农业革命”,中国人口迅速增长;其二,美洲白银大量进入中国,这场“白银革命”不仅改写了中国的货币体系,也促进了民间商业的崛起;其三,随着西方殖民帝国的纷至沓来,中国无可选择地进入一个全球商业网络,中国的丝绸、茶叶、瓷器等商品大量出口西方世界。这对中国而言,可谓“三千年之大变局”。

  从这个角度来说,晋商、徽商和陕商等商帮在明清时期兴起,并不意外。商业是生产力提高和人口富余的结果。经过两三千年发展,农耕经济在这一时期已经达到极致,商业和手工业成为新的突破点。商业是自由的产物,特别是清初实行“摊丁入亩”制度,极大地解放了人身自由,自由商人开始大量涌现。

  与西方殖民公司所面临的海盗问题相似,这些中国商人同样面临土匪和响马的劫掠与骚扰。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出现了为商人保驾护航的专业镖局。

  镖局的兴起

  有历史学家考证认为,保镖业最早出现于明代晚期,即万历到崇祯年间。当时松江一带的大宗纺织品外销北方,称为“标布”,“标”为“镖”的早期写法,并非指武器。《金瓶梅词话》成书于万历年间,第五十五回中写道:“家里开着两个绫缎铺,如今又要开个标行,进的利钱也委的无数。”第六十六回写道:西门庆等人搭“标船”出门“办货”。

  除押运货物,镖局最重要的业务是押运银钱。明清时期,货币都是重金属,即铜钱和白银。出外远行或经商,免不了携带银钱,量小可随身携带,量大的话,就得车载马驮,分外扎眼。尤其是常用的铜钱,十两银子换成铜钱,就将近一万枚,即使几百上千两的银锭,一般人也不堪重负。每次科举考试,全国各地的举子赴京赶考,盘缠路费就需要几百两银子,只能雇人肩挑背扛。一路之上,携带大量财物,免不了被匪盗歹人觊觎,最好的办法是请镖师护送,这样可保证平安到达目的地。

  相对普通人,从事大宗商品贸易的商人需要调运的银钱数目就更加巨大。明清时期的白银基本都是从美洲和日本进口,从沿海进入内地,大规模的白银运输便需要武装保护。政府的运输可以调动军队,民间自由商人便委托镖局提供保护。特别是清朝中叶以后,民间票号兴起,加速了货币流通。当时社会极其动荡,大额的票号和现银都离不开专人押送,以保证安全。如此一来,在货镖之外,有了银镖和票镖。有人望文生义,说“镖”字就来源于“票(号)”。此外还有私人保镖和看家护院的坐镖。乾隆时期的袁枚就曾提到:“吾父某亦曾为人保镖,路逢劫盗,与角斗,不胜而死。”

  古代中国一直没有邮局,官方有专用驿站通邮,而民间通信则极其不便。随着镖局的出现,民间通信成为一种可能。一般人只要花上不多的费用,就可以让镖局将书信投递给远方的亲朋好友。当时一些大一点的镖局在各地都设有分局,镖路遍布周边数省,镖局与镖局之间也有一定的合作,从而形成一个四通八达的信息和物流网络。实际上,送信与送银票在形式上是完全相似的,常言说“家书抵万金”,银票更是如此。

  开办镖局虽然要向官府登记,但镖局本身几乎是无本买卖,用不着多少资金,就可以开办一个镖局。镖局实行股份制,以人力股为主。一般而言,镖局由镖户和镖师组成。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正如传统商帮一样,同一家族或同一师父,或者同乡往往组成一个小团体,这就是镖户。离开镖户的个体镖师也非常多。镖师是自由的,与镖局也是合作关系,从这一点来说,镖局就是一个企业。

  镖局作为传统行业,其生存基本依赖于武术,在武器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所用以短矛为主。这种短矛放在镖车上,一旦遇到贼匪,可以抛出,极具威胁。这与西方传统武器标枪有些类似,比中国传统飞镖更有杀伤力,而且可当作近战武器,用于白刃格斗。因此也有说法认为,“镖车”“镖旗”“镖局”等名称即来源于此。

  满清时代对武器控制甚严,严禁民间拥有弓箭和火枪,镖师只能使用弹弓、镖枪或以大刀防身。实际上,作为武林中人,镖师主要是依仗武艺和拳术,对武器往往备而不用。

  兴隆镖局

  镖局的出现与商帮的出现有密切的关系,镖行不仅服务于商业,其本身也是商业的一种。

  据说最早的镖师是山西人张黑五。因其武功盖世,人称“神拳无敌”张黑五。乾隆年间,张黑五成立了兴隆镖局,专门为富商大户押运贵重物品,尤其是银钱,兴隆镖局也是最早的镖局。卫聚贤的《山西票号史》一书中这样记载:“考创设镖局之鼻祖,仍系乾隆时神力达摩王,山西人神拳张黑五者,请于达摩王,转奏乾隆,领圣旨,开设兴隆镖局于北京顺天府前门外大街,嗣由其子怀玉继以走镖,是镖局的嚆失。”

  兴隆镖局开办后,首先方便了在京的晋商。这些晋商每逢年底结算,总要将大量的钱财运回山西老家。山高水长,路途遥远,有兴隆镖局保驾,就没有了后顾之忧。

  应该承认,山西票号与镖局有相当的伴生关系。票号实现了银钱的远程支付和汇兑,这不仅没有消除银钱的远距离转移,反而加速了银钱的跨地区流通。不同票号或不同地区之间,大量银钱的运输都依赖镖局的支持。

  镖局的兴起,一方面是因为商业繁荣,另一方面也是社会治安恶化的结果。进入清后期,人口过剩,流民四起,不仅有许多大规模的武装暴动,还有数不清的流寇盗匪。道光以降,中国南北更是伏莽丛生,旅途不靖,连官人亦不能免灾。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胡林翼自京返湘,途中便遭强盗洗劫。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广东巡抚黄恩彤与顺德县令鹿钟之等结伴同行,半路亦遇劫掠,损失达50余万金。

  晚清时期,尚没有建立现代警察制度,民间镖局的出现,多少填补了社会治安方面的空白。光绪十一年的《点石斋画报》将镖局比作西方保险业,如江西新城县鸦片商人解银到省城办货,途遇强盗抢劫,幸有保镖押运,力战克敌,得保不失。

  清后期,随着大量流民进入东北,即所谓“闯关东”,一度马贼(土匪)泛滥成灾。同治八年(1869年),20万两官银在官兵的押送下尚被劫掠一空。因此,一般商旅往来,更是离不开保镖护送。一时之间,镖局成为最红火最暴利的行业。仅光绪年间,营口就出现了日升、福顺、金成等大小镖局23家,镖师、趟子手和脚夫多达400多人,大多来自沧州、山东和河南等地。实际上,这些镖局都与马贼暗通款曲,镖局收了“保护费”,也要给马贼分一杯羹;马贼遇险,镖局也少不了提供庇护。每个镖局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在其势力范围之内,马贼与镖局保持默契。或者说,镖局可提供的安全路线,基本上由他们与土匪的关系决定。

  中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镖局依附于巨商和高官,基本都位于交通要道和通都大邑,尤其是北京,镖路也基本与官道相重合。镖局的收入,来自雇主支付的“镖礼”,一般根据路程远近和货物价值而数额不等。与一般生意不同,开设镖局绝非易事,“当家的”不仅要武艺高强,胆识过人,还必须人际关系广泛,熟悉三教九流,人情练达,各种人都能交。晚清时期民变四起,地方大办团练,战争过后,大量退役军人不是落草为寇,就是开设镖局。

  保镖并不意味着总是动手打架,实际上都是化干戈为玉帛,和气生财。对镖局来说,没有商户就没有财源,没有匪盗,商户也就用不着保镖。因此贼匪对他们而言并非完全的敌人。仅从这一点来说,他们就大可不必与贼匪拼命。在现实中,一般也很少发生严重打斗和流血事件。

  会友镖局

  镖局并非现代商业企业,其本质上仍具有强烈的传统文化色彩。在中国历史上,就有千里走单骑和千里送京娘的美谈。在中国经济史上,镖局的历史很短暂,几乎是昙花一现。甚至可以说是晚清这个大变局下的时代产物。从这个角度上,大刀王五和他的源顺镖局极具有某种代表意义。

  王五本名王正谊,河北沧州人,武功高强,为人急公好义,在江湖上威望极高,号称“能手定法律,约束河北山东群盗”。光绪五年(1875年),王五在北京前门外创建“源顺镖局”。王五身为民间镖师,因为介入谭嗣同事件而为人所知,后死于庚子之乱,镖局亦遭清廷查封。据说在庚子之乱中,慈禧挟光绪帝西逃,担任沿途护送的就是数十位著名镖师。

  清朝覆灭,民国初兴。现代国家制度和金融制度逐步建立,尤其是火车、轮船等现代交通工具和新式枪械的出现,传统镖局和票号一样,迅速走向衰落。

  北京会友镖局是最著名的镖局,创立于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创始人宋彦超人谓“神拳宋老迈”,曾在“大清神机营”效力,并被钦赐五品顶戴。会友镖局在全国各地设有多处分号,在鼎盛时期,镖师超过千人,就连李鸿章家宅都由会友担任保卫任务。民国十年(1921年),会友镖局关门大吉。

  从文化角度打量,镖局既有传统商帮的色彩,又不乏武林的特殊身份。作为商人,重信用,作为练武之人,讲究武德。虽然也有失镖或镖师丧命的事情发生,但从未有过镖师吞掉镖银的现象。在中国传统中,武林即江湖,镖客多侠士之风,救危困,重然诺,轻视文字契约,万金之事,只凭口头信约。英雄风流云散,如今竟然很难找到更多的历史印记。

  对我们当代人而言,关于镖局的印象,主要来自于评书和小说。晚清时期,印刷技术促进了大众通俗文化的繁荣,传统的武侠演义为之一变,更贴近现实的镖局和镖师成为故事的主角,如《施公案》《彭公案》《永庆升平》和《十二金钱镖》等,都成为流传一时的著名话本。传统的历史其实就是这样被人们记载和传说的。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镖局的历史与传奇》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