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毛泽东心中的理想社会是什么样子的?

2016-12-30 07:52:18 书问  韩毓海
1961年,毛泽东查看世界地图
1961年,毛泽东查看世界地图

  当毛泽东出生的时候,中国遭逢的是“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遭逢的是双重困境,非但在“实力”上打不过西方列强,而且面对“世界大势,浩浩荡荡”,古老的中华文明在“道理”上也陷入了理屈词穷,在“道路”上似乎已日暮穷途。

  在24岁的毛泽东看来,中国固然面临着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此不足畏也,不足叹也,不足悲观丧气也。

  恰恰相反,这种变局,正为青年一代提供了焕发斗争意志和“抵抗力”的千载难逢的大舞台。
1919年,长沙,毛泽东与父亲毛贻昌(左二)、堂伯父毛福生(右二)和弟弟毛泽覃
1919年,长沙,毛泽东与父亲毛贻昌(左二)、堂伯父毛福生(右二)和弟弟毛泽覃

  面对大厦将倾,面对江河日下,毛泽东呼唤他的学友们站起来,“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当时的新学堂流行社会达尔文主义,它把达尔文《物种起源》中对生物学的研究移植到人类社会,“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据说,在这样的世界里,人与动物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这种把人等同于“动物”的思想,却与毛泽东所受的深刻的中国传统教育相抵触,这造成了青年时代毛泽东第一次思想和精神危机。毛泽东第一次对西方思想产生了怀疑,其实就是自他毅然从湖南省立第一中学退学这个时期开始的。

  离开西学堂,毛泽东为自己制定了一个严格的自修计划。他每天到湖南省立图书馆去读书,早上图书馆一开门就进去,中午只是买两块米糕来充饥,算作午餐,直到图书馆关门才出来。就这样,毛泽东的自修持续了半年之久。
1920年,上海,毛泽东在半淞园与新民学会部分会员合影
1920年,上海,毛泽东在半淞园与新民学会部分会员合影

  毛泽东在自修时苦苦思索的问题是,如果说宇宙的本质就是“物质”,那么,“人类文明”的地位究竟何在呢?如果人是一种生命的存在,那么人这种生命的存在,又与动物有何区别呢?

  1917年秋天,24岁的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他一面听杨昌济老师的修身课,一面在这门课的教材《伦理学原理》上做了大量的批注。毛泽东的批注,结合这部作品,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人生观和宇宙观。

  宇宙的本质是什么呢?毛泽东回答说,宇宙的本质就是变化。

  什么是人的意志呢?毛泽东说,意志就是人对于变化所怀抱的积极态度,就是改造世界的抵抗力。

  毛泽东还极为独异地说,意志起源于“好奇心”。

  “惊奇者,人类之生涯也”,毛泽东立志追求波澜壮阔的人生。

  毛泽东倡议拥抱那个巨变的时代,他呼吁以强大的意志,去直面这样一个令人震惊和“惊奇”的苦难世界。
1936年,陕北保安,毛泽东指挥红军
1936年,陕北保安,毛泽东指挥红军

  他认为,中国人之麻木,就在于其缺乏意志力,而所谓缺乏意志力,就是指中国人缺乏面对变化的勇气,丧失了对变化着的世界的“好奇心”和“惊奇感”。

  在毛泽东看来,当下之中国,并非缺乏读书人,中国的问题在于读书人头脑保守僵化,他们沉湎于古董的知识范式中不能自拔。中国缺乏的也不是一般的知识,而是批判地看待知识的态度和求变的勇气。

  毛泽东认为,人的精神由知识与理智、情感与意志两方面构成,知识的提升,并不意味着情感和意志力的提升,有知识的人,往往意志力薄弱,这就是马克思所谓的“异化”。毛泽东认为,年青人之可贵,就在于热情和意志。1958年,他说:“释迦牟尼创立佛教的时候,也只有十几岁、二十岁。他的民族在印度,是一个被压迫的民族。”

  人不仅活着,而且要有尊严地活着,人不仅是物质的存在更是精神的存在。欲求健全的精神,就要使事实与意志紧密结合起来,而在中国,就是知识分子和劳动者的结合,因为劳动者受苦受难,不脱离生产,在意志上更为坚韧。
1937年,延安,毛泽东、周恩来、博古
1937年,延安,毛泽东、周恩来、博古

  湖南省立图书馆厅里,挂着一幅《世界坤舆大地图》。毛泽东每天走到地图面前,总要驻足良久,陷入沉思。世界如此之大,如果这是一个奉行丛林法则的动物世界,它能够存在下去吗?如果世界上的人生活得如动物一样,这种人生有意义吗?这样的世界难道不该改造吗?

  1951年,已经成为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毛泽东,在北京与新民学会成员周世钊等人谈到一幕时,依然感慨万千。他说:

  “说来也是笑话,我读过小学、中学、也当过兵,却不曾看过世界地图,因此,就不知世界有多大,湖南省图书馆的墙壁上,挂有一张世界大地图,我每天经过那里,总是站着看一看。

  世界既大,人就一定特别多。这样多的人怎样过生活,难道不值得我们注意吗?从韶山冲的情形来看,那里的人大都过着痛苦的生活,不是挨饿,就是挨冻。有无钱治病看着病死的;有交不起租谷钱粮被关进监狱活活折磨死的;还有家庭里、乡邻间,为着大大小小的纠纷,吵嘴、打架,闹得鸡犬不宁,甚至弄得投塘、吊颈的;至于没有书读,做一世睁眼瞎子的就更多了。在韶山冲里,我就没有看见几个生活过得快活的人。韶山冲的情形是这样,全湘潭县、全湖南省、全中国、全世界的情形,恐怕也差不多!
1938年,延安,中共召开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主席团成员合影
1938年,延安,中共召开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主席团成员合影

  我真怀疑,人生在世间,难道都注定要过痛苦的生活吗?

  决不!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这是制度不好,政治不好,是因为世界上存在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所以使世界大多数的人都陷入痛苦的深潭。这种不合理的现象,是不应该永远存在的,是应该彻底推翻、彻底改造的!总有一天,世界会起变化,一切痛苦的人,都会变成快活的人,幸福的人!我因此想到,我们青年的责任真是重大,我们应该做的事情真多,要走的道路真长。从这时候起,我就决心要为全中国痛苦的人、全世界痛苦的人贡献自己全部的力量。"
1961年,毛泽东读人民日报
1961年,毛泽东读人民日报

  从上述决绝的语气中,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充塞在青年毛泽东心里的那种巨大痛苦和抱负,而在那个时候,母亲的信仰或许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只不过,当这个20岁的青年以佛陀的目光凝视这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动物世界时,他的心却不是寂灭、消沉下去,而是一日日的澎湃,长大起来。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
书名伟大也要有人懂:一起来读毛泽东

  作者韩毓海

  出版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

  定价33元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毛泽东心中的理想社会是什么样子的?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