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曾经无往不胜的港台电影为何如今却淡出电影档期

2016-12-22 08:57:23 书问  梅峰 李二仕

  过去不久的53届金马奖,因被大陆包揽了“最佳导演、最佳男、女主角以及最佳影片” 在内的四个重要奖项,一度被台湾媒体报道为是“台湾电影的轮流”。而曾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无往不胜的港台电影,如今却在渐渐淡出各个重要电影档期。

  这些年,台湾电影发生了什么?从《搭错车》、《鲁冰花》、《悲情城市》,到《海角七号》、《赛德克巴莱》,从李安到侯孝贤、杨德昌……各个时期的台湾电影兴衰,和电影环境、台湾的电影审查制度息息相关。

梦想照进七十年代:从电影政策松绑到社会写实片堕落
梦想照进七十年代:从电影政策松绑到社会写实片堕落

  从20世纪50年代的“台语片”(即台湾闽南语电影)到六七十年代风靡港台的武侠片与琼瑶电影,再到80年代的社会写实片与台湾新电影,这段时期是台湾电影最灿烂辉煌的美好时光。

  1987年“解严”后,诸多政策松绑、电检尺度放宽,台湾电影业却兵败如山倒并沦为夕阳产业;直到2008年,《海角七号》在票房上开出红盘,电影业才有回温的现象,但类型电影却已在市场上消逝。  台湾电影延续70年代末的暴力、色情,就连电影从业人员也常因负面行为登上新闻版面,当局只好在1978年颁布《电影事业暨电影演艺人员辅导管理办法》,用来约束电影从业人员的言行举止;但消极的手段并没有改善电影圈风气,反而助长变相的社会写实电影产生。1978年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错误的第一步》,大胆地将监狱与妓女表现设为主要场景,演出黑帮少年的故事;碍于当时的电检规定:不能描写杀人、偷窃,于是主角只好不断打架。由于剧情过于晦暗,导演欧阳俊(即蔡扬名)必须前往“警备司令部”沟通,通过官方允许才得以开拍,而编剧朱延平则凭此片获得亚太影展“最富伦理道德价值意义编剧奖”。自此之后,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期,以犯罪、血腥暴力、女性复仇为主题的“台湾黑电影”就此广为流行。

《悲情城市》剧照
《悲情城市》剧照
犯罪暴力电影泛滥:游走在电检尺度边缘

  根据统计,1978年至1983年,以犯罪类型送审的影片共有117部之多。这类影片游走在电检尺度边缘,用镜头语言避开施暴的血腥瞬间,将故事场景设在香港、上海,以躲开电检的刁难;《错误的第一步》通过了审查,显现电检机制的些许松动。时任“新闻局”局长的宋楚瑜,准许开放电影中出现大陆有关的视觉元素;如《上海社会档案》(1981)曾出现五星红旗与毛泽东像,使得电影创作自由往前迈进一小步。

  1983年,台“新闻局”公布“电影法”,与“外片”配额一同修正,减少美国片十部配额,用以辅导本土影片,并配合1984年的“电影法施行细则”以统合所有电影制作的相关原则。剧本开拍前的审查工作,则于1982年取消,改为直接邀请社会人士参加完成的影片审查。

《错误的第一步》剧照
《错误的第一步》剧照
八十年代:类型电影的消逝与台湾新电影的继起

  80年代后,琼瑶电影与武侠片已经僵化、毫无新意;社会写实片中廉价的暴力与血腥也让观众失去兴趣;而政宣电影在时代意义上已略显脱节,票房也频频失利。时任“中影”总经理的明骥决定改变投资策略,提出“小成本、低风险”的制作模式配合新人导演的使用,意外成为台湾新电影的推手。

  年轻导演们虽然一举扬名国际,却无法挽救颓圮的电影工业。根据统计,1982年至1989年的新电影产量,仅占本土电影的十分之一;部分新电影的票房惨淡、沦为垫档片,实际上无法带动整体电影工业突破困境。

  “中影”制片发行的《儿子的大玩偶》(1983)第三段“苹果的滋味”,内容描绘落后贫困的社会、无知的人民,皆被当局认为不符合对现实社会的描述,故在审查时要求删剪。消息传开,引起舆论界大加挞伐;最终由电影界取得胜利,影片得以保持原样上映,史称为“削苹果事件”。

  随着电影工业没落,新电影作品在发行上也日趋失势,50位年轻电影工作者于1987年发表《“民国”七十六年台湾电影宣言》,对电影政策、大众传媒以及电影评论提出质疑与不满;其中首要矛头直指当局操控电影产业一事。

  同时呼吁大众支持有创作企图、有艺术倾向、有文化自觉、对社会文化的贡献可能更大的“另一种电影”,为日后台湾电影的评论与审美打下基础。

  台湾辅导金:走在艺术和商业的钢丝上

  为了鼓励台湾电影人做自己的电影,1990年,台湾总管新闻与影视的行政新闻局专项设立了台湾电影辅导金,以期资助台湾本土电影的欣欣向荣。  自新电影起,艺术与商业电影的论战始终困扰着台湾电影。80年代崛起的评论家把台湾新电影视为艺术成就极高的作品;然而眼看所谓的艺术电影在国际上频频获奖,在台湾本地的票房却冷清萧条,于是推行近十年的辅导金政策在1997年做出调整,把补助项目划分为艺术组与商业组。这种二分法显示出电影被置于两种极端而无法取得平衡的窘境,并且强迫电影在开拍前就先找到市场的定位。该年获得艺术组补助的《河流》(1997)与《海上花》(1998),毫无意外在国际影展上获奖,但商业组补助的电影《征婚启事》(1998)也赢得国际影展的奖项。可见将电影做艺术与商业的二分法仍是过于简单且粗糙,于是辅导金的申请又恢复成依照预算等级的方式报名,再由评审小组来决议入选的企划案。

《海上花》剧照
《海上花》剧照

  定位的论战持续发酵。1998年,“中影”制片投资的《洞》获得1000万台币辅导金却引起非议;一方面有人质疑公营的“中影”已取得多次辅导金,另一方面则由于蔡明亮特殊的电影风格,令“中影”培养导演的眼光遭到责难。最后以蔡明亮是马来西亚侨生为由,取消其补助资格,往后辅导金的申请规定也改为必须有台湾身份才得以申请,被称为“蔡明亮条款”。

  然而,除却身份争议,突显的仍是艺术与商业之间的问题,对于如何在两者间取得平衡,至今仍为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打破辅导金禁忌:电影创新在寻觅中成长  辅导金推行至今,补助金额不断攀升,影片的数量也逐渐增加,而目前活跃影坛的台湾导演,几乎都曾受惠于辅导金制度,只是众多导演的作品合流,显示出电影题材涉及的层面广泛,但至今却无法重现类型电影的创作高峰。或许是已有国际名声与个人风格的导演,昔日依靠辅导金找到定位的成功经验在二十多年后仍激励着晚辈;有了辅导金作为拍片资金来源,新导演便能安心地在政府的资助下摸索风格、寻找定位;如魏德圣导演靠辅导金补助执导《海角七号》、《赛德克巴莱》(2011),对台湾历史的溯源与民族意识的关注成为个人创作特点。同时,台湾新电影延续下来的电影美学与评论体系仍在台湾发酵,带有个人印记的成长经验结合对当下社会问题的关注,仍是较多新兴导演的创作题材,如《九降风》(2007)、《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2008)、《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2011)等等,发散的题材难以蔚为类型。

辅导金对于电影题材并无特别限制,只为配合补助原则,规定不得制作限制级电影(十八岁以下不得观看);大部分的电影为考虑票房市场,多会遵守辅导金规则,因此局限暴力血腥、色情的限制级电影发展。但2005年的《天边一朵云》却成为一个特例;由于影片中过多裸露与情欲的画面,被审查列为限制级,必须再次修剪才能上映;但导演态度强硬不从。经过扩大规模审查后,时任“新闻局”领导人的林佳龙声明尊重艺术创作初衷,让该片一刀不剪上映 。可见在自由开放的社会下,“电检”机关已懂得顺应时代潮流放宽审查标准,并且能够为成全创作理念而妥协让步。

  辅导金对于电影题材并无特别限制,只为配合补助原则,规定不得制作限制级电影(十八岁以下不得观看);大部分的电影为考虑票房市场,多会遵守辅导金规则,因此局限暴力血腥、色情的限制级电影发展。但2005年的《天边一朵云》却成为一个特例;由于影片中过多裸露与情欲的画面,被审查列为限制级,必须再次修剪才能上映;但导演态度强硬不从。经过扩大规模审查后,时任“新闻局”领导人的林佳龙声明尊重艺术创作初衷,让该片一刀不剪上映 。可见在自由开放的社会下,“电检”机关已懂得顺应时代潮流放宽审查标准,并且能够为成全创作理念而妥协让步。

 
 
书名电影审查:你一直想知道却没处问的事儿
书名电影审查:你一直想知道却没处问的事儿

  作者梅峰, 李二仕, 钟大丰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曾经无往不胜的港台电影为何如今却淡出电影档期》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