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在大萧条期 经济学还能起作用吗?

2016-11-07 07:57:36 和讯网 

  生活中最大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我们并非无所不能。有时天性会牵制我们。很多小孩子梦想有一天能成为宇航员,但其实即便是非常努力的人也会发现自己的身心能力仍然无法达到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要求。有时由于挣得少或钱不够,有很多东西我们无法得到:我们想买新鲜玩意儿,想要新装备或者小车,奈何收入微薄,贷款不足;没有足够的首付,买房也很艰辛。有些人可能没这么多限制,但即便那些最聪明、最健康、最富有的人也有时间的限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自然和经济资源的匮乏都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都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不足。

  这些不足意味着,要想尽人事,就必须做出权衡。以教育为例,青少年必须考虑大学学位和大学贷款是否能在未来获得收益。商业也是一场权衡游戏:店主在分配每月进账时,必须在稳定健康的现金流缓冲和建立库存、聘请新员工(为了招揽顾客)等风险较高的选择中进行权衡。同样,家庭管理也要面对一系列平衡抉择:是花钱还是攒钱,是工作还是休假,是选择固定利率还是浮动利率抵押贷款。

  经济学是关于权衡取舍的研究,是一门借鉴了数学、物理等硬科学,以及历史、心理等软科学的综合科目,因此很难界定。本书表明,经济学主要研究短缺问题、短缺迫使我们做出的权衡,以及当权衡恰当时市场如何能有效地分配稀缺资源。本书文章涉猎广泛:小到从怎样玩彩票最赚钱,到为什么人们喜欢在安静的车厢交谈等日常问题;大到从罚款或坐牢是否是制止犯罪的最佳方式,到为什么国家无力避免金融危机等问题。二者的相通之处在于:当人们面临微妙的平衡时,为什么会做出这种选择,以及如何能做出更明智的选择。

  危机中的经济

  目前全球最紧迫的短缺可能是收入不足。2014年全球产值,即全球GDP(国内生产总值)约为75万亿美元,以全球总人口数70多亿人计算,人均产值约为10700美元。但对很多人来说,这一数字像是天方夜谭。全球1/7的人口处于极端贫穷中,生活十分拮据,日均消费不足125美元,折合下来每年不足450美元。因此,资源不足限制了人们的生活条件。低收入国家统计的死亡人数中40%是15岁以下的儿童,而在发达国家这一数据仅为1%。贫穷的人们因为本可以避免的原因而不幸丧命。2012年,在低收入国家因艾滋病、疟疾、肺结核和腹泻疾病而死亡的人数达到600万人。

  其中大多属于资源分配问题。极端贫穷通常意味着食物的匮乏,2012~2014年全球805亿名营养不良的人中有791亿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这些人的饮食缺乏卡路里和蛋白质,从而会消耗精力,损害肌肉,从而更容易感染疾病。与此同时,发达国家的人们每年却会浪费价值约4000亿美元的222亿吨食物,比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粮食生产总值还要多。如果这些钱能送给世界上较为贫困的人们,这些人一年就会有400美元,折合为一天约11美元,那么极端贫困就会被根除。如果世界经济是一台分配稀缺资源的机器,那么食品经济则反映出这台机器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

  国家内部也有天壤之别。在过去30年,美国最底层1/10的人的工资因通货膨胀而下降了5%,而最高层1/10的人的实际收入增加了50%。收入差距扩大不仅存在于发达国家,在印度俄罗斯等新兴国家中,不平等现象更加突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这一问题也同样严重。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最高层1/10的人的工资是最底层1/10的人的65倍,2012年扩大到62倍。在G20(20国集团)大型经济体中,仅有巴西的收入差距在过去十年内有所缩小。

  全球财富越来越集中。在美国,20世纪70年代末最富有的01%的家庭拥有全国7%的财富,在2012年则攀升到22%,仅有16万户家庭拥有2000万美元以上的净资产,合计资产32万亿美元,与德国经济体量相当。人们在努力、天赋和运气上的不同会造成不平等,但很多人担心这种差异会越来越根深蒂固。在美国,家族基金会持有的巨额财富已经形成了新的特权阶级,因此将财富与慈善结合,可以确保财产继承人同样能进入顶尖大学。

  新的经济分界线也随之而来。接下来十年内主要的经济争夺可能不会发生在穷人和富人之间,而是发生在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目前的退休人员数量庞大,对社会经济构成了极大的挑战。1946~1965年美国出生的婴儿数量为7600万人,比1925~1945年多3000万人,比1965~1985年多2000万人。很多发达国家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婴儿潮一代现在大多是49~69岁,闲下来的日子还有很多——1940年男性平均寿命不足60岁,如今已接近80岁。很多人坐收养老金的年数会比他们工作的年数还要长。

  这些费用都由50岁以下的人承担。人们普遍认为,国家养老金是从大家多年辛劳所得的钱罐里拿出的,但其实这个钱罐根本不存在。在这套 “走人给钱”的体制下,养老保险实际上来自适龄工作人群的税收。这一账单会越来越让人头疼:2009~2014年因婴儿潮一代开始退休,英国养老金占政府开支的比例从13%上升至15%。从英国到巴西,这种不可持续的巨额养老金体系改革困难重重:65岁以上的人仍有投票权,削弱他们的福利可能会让参选人输掉选举。除非这种情况发生改变,否则全球养老金支出将会激增。

  这样的资金支持来之不易。很多工人生活前景不明朗。2014年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发达国家的失业率为7%,意味着4600万人处于失业状态,这一人数比整个英国的劳动力还要多50%。有些国家的情况更糟糕:西班牙希腊超过20%的人没有工作。自2007年以来,发达国家的长期失业人数几乎翻倍。人们越来越焦虑,也越来越消极,即使失业了也不去重新找工作。在美国,这一趋势表现得更明显,失业人数从2007年的700万人上升至2014年的900万人。

  那些有工作的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工资涨幅小,意味着通货膨胀削弱了人们的购买力。在2009~2013年,经OECD评估的27个发达国家中有21个经通胀调整后的工资下降或保持不变。如果考虑通胀因素,很多发达国家的人均收入距离其巅峰时期还相去甚远。正处在发展中的国家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英国的工资在2007~2014年下降了8%,而中等收入工人的购买力经历了自维多利亚时代以来的最大跌幅;美国中等收入工人经通胀调整后的工资40年来鲜有变化。

  但愿这只是一场“宿醉”

  如果有幸,有些困境可以归结为严重的经济遗留问题。历史表明,银行破产后的经济复苏比正常衰退后的复苏要花更长的时间。“宿醉理论”的支持者认为,“宿醉”终会散去,阳光灿烂的日子就在眼前。1992~2007年,发达国家的经济年均增长3%,15年内超过了55%。大型新兴经济体表现得更强劲,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的经济增长了90%。有了如此强劲的增长,失业率就会下降,工资也会上涨。

  有些人担心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2014年发达国家中仅有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经济增长率与危机发生前接近,另外20个发达国家的平均增长率不足15%。经济形势恶劣,持续时间长,很多人现在担心发达国家的债务残留已演变成更糟糕的“长期停滞”,会带来低速增长、极低利率和投资乏力等问题。新兴市场也失去了活力,BRICS(金砖五国)除印度外都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气。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人们对地产泡沫和影子银行的恐慌有增无减。巴西和南非因管理不善,发生了恶性通货膨胀,债台高筑。俄罗斯已遭孤立,被西方制裁排除在世界金融之外,而其出于报复心理又将自身关在了世界贸易的门外,想要重振雄风似乎遥不可及。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笃定未来会更美好。政府花费仍然比税收利润要高,并且还在发行债券以填补资金缺口。公司尽管利润下降,但仍在进行分红,有些还以发行债券来填补缺口。工人尽管挣得很少,但仍在花钱购物。2008年危机的伤痛未过,世界各国还在四处举债:自2007年以来世界债务已增长了570亿美元。全球债务对GDP比率上升了17个百分点,80%国家的家庭债务也在上升。即便经济增长能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付清这些债务也会很困难;如果无法恢复,政府花费、公司红利、工人工资和每周消费都会大幅缩减。在一个入不敷出的世界,未来不会比过去更好,而只会更糟糕。

  从废墟中崛起的经济学

  那么,经济学能起到作用吗?很多人说不能。自从托马斯•卡莱尔(Thomas Carlyle)称经济学为“忧郁的科学”后,经济学就招致很多非议。卡莱尔对经济学的反对意见主要有两点:首先,他不喜欢经济学家思考的方式,认为他们对供需问题的执着实际上是一种狭窄的人生观;其次,他认为经济学家的预测都偏沉闷。卡莱尔的这种观点,即认为经济学错误地看待生活问题且经济学的预测不准确——在当今很受欢迎。

  本书中的文章将证明为什么卡莱尔是错误的。大多文章写于2012~2015年,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探讨货币经济及银行在现代经济中扮演的好的和坏的角色;第二部分探讨工作的变化,涵盖了大公司的崛起、低薪和不平等问题;第三部分探讨未来的经济挑战,并质疑机器人和创新能否抑制不得人心的医疗和教育费用的上涨。

  读完本书,读者应会重拾信心。本书指明,经济学前沿比以往更懂世界,更多的人会开始吸取教训,世界会涌现一大批新的经济学家。2013年在美国有36540位新经济学家毕业,比2008年增长了15%。在英国,据政府数据显示,尽管同期大学生人数下降了2%,经济学专业学生却增加了25%。在中国,约有100万名学生正在接受经济学专业的教育。

  这些学经济的人也在呼吁改革。从英国到印度,学生们都在呼吁改革,要求重新设计经济学课程以更适应现代生活。经济学是一门有着改革和变化历史的学科,这意味着这些改革者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这一混合学科可能将更少地借鉴数学学科,而更多地借鉴历史和哲学学科。

  经济的发展和进步十分重要。尽管经济形势不容乐观,经济学家在过去20年中却变得越来越强大。中央银行打头阵,想要不受全球政治的控制。经济学家已经开始监管企业界,除银行外,还开始监管水、能源和电信市场。财政政策经常是政治和经济的混合体,但更倾向于经济学家,很多国家甚至设立专门机构来监管自身的预算以避免大选前的挥霍。技术经济学家人数悄然增多,且毫无放缓的迹象。

  经济学还延伸到了新的领域,例如慈善经济学。慈善机构在争夺有限的捐赠资金时,需要解释自身工作带来的影响,因而经常向经济学家求助。经济学还走进了医疗行业,例如英国国家临床医学技术研究院为独立机构,能决定国民健康服务是否需要为新研制的药品付费,该机构在是否该花更多的钱和病人能存活的天数间进行权衡,进行定量分析后才做出决定。尽管很多政策并不是典型的经济学问题,但在经济学家介入后,了解经济学家在干什么及他们是否优秀就非常重要。

  经济学的崛起也延伸到了公共政策以外的地方。有了智能手机,各种各样的新型公司有了更多的发展机会,其中大部分都遵循了经济原则。全球最知名的搜索引擎谷歌(Google)每天的搜索量达到35亿次,每次搜索都运用了由首席经济师设计的闪电竞拍机制来售卖广告。通过竞拍广告,谷歌才能保证自己制定合适的价格。一些初创公司,例如改变出租车市场的优步(Uber),也有专门的定价人员。优步正是通过灵活、迅速地调整自身价格,才能在用车高峰期(周五晚上)吸引更多的司机。信息科技时代的事实证明,经济学家在对供需问题的执着上收获颇丰。

  智能手机的出现还赋予了用户新的经济角色。易贝(eBay)用户一夜之间就能成为网上店家;空中食宿(Airbnb)房东突然就成了迷你旅馆的老板。和以前不同的是,现在的交易考虑怎样制定竞拍中的最佳保留价,怎样制定房屋出租价格来平衡利润和房屋占用率。初次面临这些选择的人都会有些茫然,这些新型公司通常都在经济学家的引导下指引其用户做出最佳选择。在世界主要经济学家的推动下,人们可以轻松地进入新市场,新型市场的效率也不断提高,就凭这一点,读者也应该看好未来的经济形势。

  让我们满怀希望的不仅是新型市场。GDP衡量标准的优化意味着艺术、研究和开发等重要活动在经济增长中的地位能更准确地被人们认识。更好地了解经济才能制定更好的政策。如果从经济学的视角来处理犯罪,则认为罚款优于监禁,因此就能减少犯罪,同时降低监禁开支。港口等国有基础设施的私有化大大提升了效率。若能正确地运用网络搜索数据,那么我们在官方数据发布之前就能确定具有高失业率风险的城市,以帮助政策制定者及时应对。生产业中机器人的使用会大幅提高生产力。

  但不要高兴得太早。全球资源紧张,我们对很多自然条件的限制也无可奈何。但最大的阻碍不在于土地、水源或时间的匮乏,而在于人为因素。日本对大米进口征收780%的关税,这不仅削弱了贸易,也庇护了低效生产者。欧盟对食品进口征收的关税则更过分,发达的欧盟国家处罚水果罐头、精制咖啡、巧克力等加工食品,确保非洲国家只能向其出口附加值极低的原材料。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奉行保护主义和公共部门一体化,将外国人和局外人排除在领地之外。未来的经济巨人中国为重工业提供补贴,扭曲其汇率以换取利润。

  上述都意味着全球面临的问题不是纯粹的经济学问题,而是与政治经济学紧密相关。经济学自身发展得不错,从2008年的经济危机开始,不断地浴火重生,为那些走在前沿的人带来了巨额收益。但问题在于,人们并没有吸取教训。全球经济不是经济学家所想的那样,而是一套由既得利益、强大的游说团体和扭曲的市场构成的系统,所以经常会出现价格过高、供给不足的问题。换言之,很多产品还供不应求。如果经济学是有关权衡取舍的研究,那么理解现代经济就意味着人们承认了一个丑陋的事实,即最艰难的权衡都是人为造成的。

在大萧条期 经济学还能起作用吗?

  基本信息

  书名:《新经济学:解读现代经济》

  外文书名:Economics:Making Sense of the Modern Economy

  书号:ISBN 978-7-5086-6525-2

  作者:[英]理查德•戴维斯(Richard Davies) 主编

  张慧玉 印家甜 杨梅 译

  出版时间:2016-9

  定价:58.00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在大萧条期 经济学还能起作用吗?》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