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大卫-哈维:为什么说世界经济已经危机重重?

2016-10-26 07:06:28 和讯网 

  又到了一年一度热闹的“诺奖季”,各个门类的诺奖名单公布,学界和民间好不热闹,热闹的背后,我们是不是应该有自己的反思呢?

  从一定意义上说,过往的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贡献就在于,只是把一些经济学概念转化为数学模型进行演绎,而并没有任何新的思想和见解。经济学是经世致用之学,不能简单地在黑板上和实验室推算和证明自己的观点或理论。经济学理论的创新更不是依靠在学术期刊中用数学证明出来,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中国有句古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自2008年以来,世界资本主义陷入了深刻的危机,但是,我们同时也必须看到,对资本主义的迷信却似乎并没有陷入危机,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主流的经济学家和知识分子中缺乏这样一种“高人”,他们能够以言简意赅、昭聋发聩的方式向世界和读者说明:资本主义制度为什么是不能持续的、是失败的。

  而在当今美国主流思想界,起码有三位经济学“大牛”能够做到这一点:保罗•克鲁格曼约瑟夫•斯蒂格里茨和大卫•哈维。

  其中,保罗•克鲁格曼堪与凯恩斯媲美,因为这两位大师是经济学家里文笔最好的,众所周知,保罗•克鲁格曼这位诺贝尔奖得主还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他的《一位自由主义者的良心》一书,严谨深刻地揭示了新自由主义分子和新保守主义分子,怎样以几乎是发动政变的方式,摧毁了自罗斯福以来的新政,最终摧毁了美国经济与社会,而他们就是造成今天美国崩溃式衰落的罪魁祸首。

  保罗•克鲁格曼的著作,有利于我们了解真正的美国和美国知识界,他指出:如果用中国今天的标准来看,美国起码是一个“中左”的国家,而人道主义的左翼,乃是美国知识界的光荣传统,至于把新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视为美国的传统,这乃是对美国和美国文化的误解乃至污蔑。

  我还记得:克鲁格曼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曾经激烈地抨击了那些打着美国学术界,特别是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的旗号,在中国推行新自由主义的留学生们,克鲁格曼抨击他们才是真正“妖魔化美国”、“妖魔化美国经济学传统”,并以此误导中国改革的招摇撞骗者乃至别有用心之人——而他如此尖锐的声音自然是消失于无形,完全被中国的“新自由主义者”们封杀了。

  我更记得:中信出版集团曾经勇敢地出版了克鲁格曼的《一位自由主义者的良心》一书,但是,竟也没有产生应有的反响——克鲁格曼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中文笔最好的,而中信出版集团毫无疑问是中国出版业中的“大牛”之一,如此“强强联合”竟没有触及和唤醒当今中国那些打着“自由主义”旗号、实则乃是“新自由主义分子”的“良知”——这种现象令人深思。

  与克鲁格曼一样,早在2004年,大卫•哈维便在《新自由主义简史》中,系统地分析了“新自由主义政变”产生的根源,并预见了世界将爆发严重经济危机,仅仅4年之后,哈维的预见全部应验了。在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后,中国的一家出版社也翻译出版了哈维的这本书,但是,几乎一如既往地没有产生反响,在这里,翻译与理解似乎是一个问题,但我以为:关键依旧还是那些希望人们在铁屋子里沉睡下去的“新自由主义者”们所营造的一言堂、死气沉沉的文化、舆论和知识氛围。

  有人说,中国的知识界崇拜美国、崇拜西方、崇拜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实则不尽然。因为我看到了中国知识界的新自由主义者们,究竟是怎样对待和敌视克鲁格曼、斯蒂格里茨这样的诺贝尔奖得主的——屁股决定脑袋,真可谓世上无难事,而最难之事,乃是叫醒那些假睡的人。

  由此我想起,95年前,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学说,以及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火种的人,其所遭遇的命运也许就是这样吧!

  而真正值得深思的是:95年前,我所在的北京大学能够特立独行,高举起真理的炬火,照亮中华民族前行的路,而今的我们,将怎样辨识什么是北京大学的光荣传统,以及怎样继承和发扬北京大学真正的光荣传统。

  感谢中信出版集团,继克鲁格曼的著作之后,再次出版了哈维的《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以及一系列国外先进知识分子的杰作,在出版界不得不急功近利的今天,他们和其他有强烈责任感的中国出版人一起,屡败屡战,中信集团和中信出版集团,以此坚定承担起了他们的政治和文化责任。他们以自己卓越的工作,在努力为我们筑起“四个自信”的战线。

  而在这本资本主义“判决书”中,哈维讲了一个经典的故事:一位印度国王想奖励国际象棋的发明者,而这位发明者要求的奖赏,是在棋盘的第一格放一粒米,以后每一格中的米粒数增加一倍,国王爽快地答应了,因为他以为这奖赏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到了第21格的时候,米粒的数目已经超过了100万,到41格时,已经超过了1万亿粒,而整个世界都没有足够的米可以填充这一空格了。

  这个故事以极其简洁形象的方式,解释了什么是“复利”,而“复利”就是资本主义所追求的“利润”的实质,这个极为简单生动的故事说明:资本主义为什么是不能持续的,即使在最严谨和科学的意义上,资本主义永世长存的神话也是完全荒谬的。

  我在多年前出版的《马克思的事业——从布鲁塞尔到北京》一书中也曾经举过同样的例子,即当前世界经济危机的实质是:“空格”已经基本填满,支持资本扩张的决定性因素基本消失了,即像开发新大陆、殖民地扩展、开放社会主义阵营那种地缘空间的大变革的大规模“空间革命”的机缘,已经渺茫,世界人口增长已经进入拐点,电子通信技术和交通技术的革命,固然可以使“世界变成平的”,但是,当“世界成为平的”时候,利润也就成为平的,而要追求超级利润,除非制造金融泡沫——用哈维的话来说就是,在今天,追求“复利”已经完全是一种幻想,而追求“复利”却是资本积累的实质,当“复利”和诈骗性的暴利不可能持续的时候,资本主义存在的基本前提便丧失了。

  在这本杰作中,哈维深刻地指出:尽管作为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资本主义失败了——这正如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但是,作为“生活方式”的资本主义、作为文化信念的资本主义却流行于世界,这表明: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利益集团的掮客们对于世界人民的“洗脑”工作是成功的——而这是马克思在他青年时代所预言到,但却未被追求进步的人们所充分意识到的重要问题。

  为了对抗资本主义危机的蔓延,今天的中国与世界,迫切需要进步的学者和知识分子,结成文化的统一战线,以各种方式防止人类倒退回野蛮。因此,思想和理论建设的意义,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重要而迫切。

  正像我曾经建议:人们应该从第三卷开始,“倒着读”马克思的《资本论》一样,现在,我建议读者从哈维这本书的第三部分开始自己的阅读。因为在本书的第三部分中,哈维方才最为充分地展现了无与伦比的才华,那是心灵的呼号,是真理的祈愿——而借助译者的文笔,我们很难不被这种良知、思想与才华所打动,必须承认,有些段落催人泪下——而我想说,这就是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力量所在,这也就是在95年前深深打动了李大钊、毛泽东等中华民族志士仁人的真理的声音。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斯蒂格里茨曾经说过:自1500年以来,世界上就有两种积累财富的方式,一种是靠辛勤劳动,一种是靠欺诈掠夺。后一种方式是资本主义的,很大程度上也是西方的。而中国的成功则代表了前一种方式,正是中国古老而伟大的传统和波澜壮阔的革命经验,使中国人民保持了一种宝贵的人格,保持了对美好人际关系的珍视,最终形成了一种先进的生产关系,从而使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将“共同富裕”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使今天的中国,最终成为抵抗欺诈与掠夺的资本主义暴力,拯救世界经济的“减压阀”。

  在摆脱了僵化的、封闭僵化的“左”的教条主义之后,今天的中国必须从对资本主义的迷信、对于新自由主义教条的迷信中摆脱出来,我们应该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

  邓小平同志晚年说:“我坚信,世界上赞成马克思主义的人会多起来的——因此,不要惊慌失措,不要认为马克思主义就消失了,没用了,失败了,哪有这回事!”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即使在当今西方社会,马克思主义仍然具有重要影响力。在本世纪来临的时候,马克思被西方思想界评为‘千年第一思想家’。美国学者海尔布隆纳在他的著作《马克思主义:赞成与反对》中表示,要探索人类社会发展前景,必须向马克思求教,人类社会至今仍然生活在马克思所阐明的发展规律之中。实践也证明,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

  大卫•哈维这本著作的出版,充分证明:上述判断是英明的,是正确的。

  大卫•哈维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他的这本著作告诉我们:旧的社会主义模式不能有效对抗野蛮的资本主义,而要开创人类的未来,我们不能走僵化保守的老路,更不能走改弦易帜的邪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来之不易,我们必须好好珍惜。而只有沿着这样一条中国人民自己的道路走下去,才能为中国求光明,为人类谋幸福。

  韩毓海 著名学者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本文选自韩毓海为《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所写的推荐序。

  《资本社会的17个矛盾》;中信出版社,2016年10月出版;作者:大卫•哈维; 译者:许瑞宋

(责任编辑:李莹 HN016)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大卫-哈维:为什么说世界经济已经危机重重?》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