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人类世》:赵德发的千岁之忧

2016-10-26 03:12:09 法治周末  法治周末 武杰
作家赵德发。

  作家赵德发。

  人类是地球上唯一有文明的生物,应该保持应有的理性。在中生代,统治地球的是恐龙,它们遵循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搞得天地间一片血腥,但它们不会思考,只凭本能行事。人类哪能像它们那样,只管捕食与繁衍,只管为了满足欲望一味造作?“人类世”这个概念的提出,不只是科学家的学术行为,更是人类理性的闪光,是人类文化的结晶

  法治周末记者 武杰

  2011年5月,约20名诺贝尔奖得主向联合国提交了《斯德哥尔摩备忘录》,建议将人类现在所处的地质年代改为“人类世”。科学家们认为,人类的活动在地球系统上打下明显烙印,甚至已经彻底改变了地球,而这改变不仅仅是地表,连地质年代都改变了。

  这条并未引人注意的消息,却在作家赵德发心中引起震动。在他的直觉中,这是一件“改朝换代”的大事,从此这个概念深植他的脑海中。

  2013年的一天,赵德发为了给曲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的研究生讲宗教文化,重读《圣经》,当他读到“立虹为记”时,“一个念头突然像彩虹一样出现在脑际:我应该写一部关于人类世的小说”。

  于是,经过两年多的专心创作,赵德发推出了他的长篇小说《人类世》,该书最近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全书近40万字。在书的封面上,一行小字写道:人类一旦任性,放纵,必将为此吞下恶果。

  赵德发认为,“人类世”不仅仅是一个冷冰冰的概念,更是近几百年来人类对大自然环境的改变和影响,当然其中不乏肆意的掠夺与破坏,“这其实是一种生活,当下的人们在俯仰之间、呼吸之间,时时处处都在感受‘人类世"。

  而对于社会的关怀,是赵德发作为作家一直以来的使命。在《人类世》之前,赵德发出版过长篇小说“农民三部曲”《缱绻与决绝》《君子梦》《青烟或白雾》和“宗教文化姊妹篇”《双手合十》《乾道坤道》等作品。如今他把眼光落在“人类世”,表达他的“千岁之忧”和人类关怀。

  近日,结合小说《人类世》所表达的主题和所塑造的人物,法治周末记者采访了山东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家赵德发。

  “人类世”是一种世界观

  《法治周末》:根据今年9月份的报道,一支由35位国际顶尖研究者组成的“人类世”工作小组宣布,地质纪元进入“人类世”,并将开始时间确定为1950年。“人类世”是一个地质学概念,其实很多人对这个概念是比较陌生的,你是如何关注到这个概念的?

  赵德发:5年前我从媒体上读到,约20名诺贝尔奖得主向联合国提交了《斯德哥尔摩备忘录》,建议将人类现在所处的地质年代改为“人类世”。这个消息让我十分震惊——我们所处的地质年代是显生宙新生代第四纪全新世,全新世只有11700年,现在竟然要改朝换代了?这可是一件大事。从此我就关注这个概念,关注这个地质史换代事件的进展。

  《法治周末》:如何想到将这样一个地质学概念作为一部小说的主题?通过这部小说,你想传达怎样的信息?

  赵德发:我本来没有打算将其作为小说的主题,只是写了一篇万字散文《突如其来“人类世”》。但在2013年10月26日早晨,我为了给曲阜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的研究生讲宗教文化,重读《圣经》,读到“立虹为记”,一个念头突然像彩虹一样出现在脑际:我应该写一部关于人类世的小说。

  我想通过这部小说,描述人类对于地球的种种改变,表现当今人类的种种造作与种种心态,表达对于地球前景与人类未来的深深担忧。

  《法治周末》:有评论认为,你书中的“人类世”更像是人类文化的概念,而非仅仅是地质学概念。在小说中,“人类世”体现了怎样的价值和意义?

  赵德发:科普“人类世”概念,不是我这部小说的主要任务。在我看来,“人类世”也是一种世界观。我们不能再持人类中心主义观点,应该在地球46亿年的背景下,从“人类世”这个角度,认识世界现状,反思人类行为,调整人与自然的关系。

  人类是地球上唯一有文明的生物,应该保持应有的理性。在中生代,统治地球的是恐龙,它们遵循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搞得天地间一片血腥,但它们不会思考,只凭本能行事。人类哪能像它们那样,只管捕食与繁衍,只管为了满足欲望一味造作?“人类世”这个概念的提出,不只是科学家的学术行为,更是人类理性的闪光,是人类文化的结晶。

  我为逝者悲伤,为家乡悲伤,为人类悲伤

  《法治周末》:按照1950年代为“人类世”的起始时间,你基本经历了这个阶段。基于你个人的经历,你对“人类世”有怎样的感受?

  赵德发:按照“人类世”概念的提出者、荷兰大气化学家保罗·克鲁岑的观点,“人类世”的起点是英国工业革命肇始。但现在更多的科学家认为,应该定在1950年代。一个最重要的证据是,1951年,人类核试验产生的钚元素首次在地面被发现。另外还有一些理由,如人类在1950年代大规模使用塑料和铝元素,发电站排出的未燃烧殆尽的黑炭颗粒也能在地质沉积中找到,等等。

  我是1955年出生的,这就是说,我从记事起就生活在“人类世”地质时代。虽然我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并不知道何为“人类世”,但是人类对于地球的急剧改变,我是亲眼目睹、直接感受到的。我小时候,村庄还处于农耕时代,后来才有了化肥农药,有了电灯和各种家电……我离开农村之后,对于“人类世”有着方方面面的感受,尤其是对城市化、全球化、电子化的感受入骨彻髓。

  家乡的种种变化,彰显了人类的伟大。但是,人类的造作之果,也让家乡人“享受”到了雾霾。我的父老乡亲远离城市,竟然也与城里人同呼吸共命运了。不只这一条,环境污染、生物灭绝的事例在农村数不胜数。现在农村中得癌症的人特别多。我为逝者悲伤,为家乡悲伤,为人类悲伤……

  《法治周末》:你之前的农村题材长篇小说三部曲《缱绻与决绝》《君子梦》《青烟或白雾》,对乡土中国的历史文化和政治有宏阔建构,对农民命运和土地变迁有幽微洞见;宗教题材长篇小说姊妹篇《双手合十》《乾道坤道》,对佛法无边和道法自然有独到阐释,对末法时代有深刻揭示。

  这次《人类世》则是对人类社会和环境的关怀,感觉是你创作上的一个新阶段。《人类世》和之前的作品是否有什么样的内在联系和区别?

  赵德发:最大的区别,是眼光不同。以前的作品,多是采用社会学眼光、文化眼光,《人类世》则是持地史学眼光、人类学眼光。

  与以往作品有没有内在联系?肯定是有的。今年9月18日,山东大学与山东当代文学研究会召开了《人类世》研讨会,张炜先生在会上讲了四点,其中第三点是“新儒学的当代流脉”。他说:“近些年学者们在讲新儒学的现代性转化,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话题。古老的儒学面对了很多新问题,要对接现代,要有更新和转化。但无论怎样它仍旧是入世的,是关怀重大事物的。从关心社会问题来讲,很少有谁比赵德发这部新作再迫切和再重大了,他以新儒家的情怀,在现代化的过程中作出自己的文学发力。”我认为,他的这一番话,指出和肯定了我在创作中的追求。

  孙参,一个“人类世”时代典型的造作者

  《法治周末》:孙参作为书中的主人公,你为他设置的背景是非常复杂的,出身贫困,幼年丧父丧姐,捡垃圾为生,留洋又被逼逃回国,最后创业致富……对这个经历复杂的人物,你想强调的是什么?

  赵德发:孙参的经历的确很复杂,因为我力图让这个人物有血有肉,成为文学人物长廊中独特的“这一个”。但是,设计与刻画这个人物,我是从“人类世”的视角出发的。

  他留学美国,贩来了所谓的“成功神学”,将自己的企业团队伪装成“十字军”;他去南太平洋(601099,股吧)岛休闲,带回了酋长的女儿做媳妇,这都体现了全球化的背景。而他盗采河沙建砼厂,移山填海建楼盘,又显示了他对地球形态的直接改变。他是一个“人类世”时代典型的造作者。

  《法治周末》:你觉得孙参体现了“人类世”的哪些精神面向?

  赵德发:在孙参身上,体现了人类作为“万物之灵长”的骄矜与傲慢,体现了资本掌握者的勇猛与强悍。

  在小说海晏市郊的老姆山上,虽然有可能被地史学界确认的“金钉子”,有柳居士请人镌刻的三教经典,但科学与信仰在资本面前双双落败。孙参所代表的这种精神,如果任其发展,在地球上所向披靡,真的让人感到恐惧。

  《法治周末》:文章最后以孙参的死作为结局,他是一个悲剧人物吗?他身上警醒的是什么?

  赵德发:孙参自比《圣经》里的大力士参孙,想成为时代的英雄,但他最后还是失败了,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悲剧人物。

  人类在地球上不过是一个晚近才出现的物种,不能把自己凌驾于大自然之上。作为人类的个体,应该懂得节制,与自然、与他人和谐相处,而不能为了满足欲望横行无忌。

  《法治周末》:相比孙参的行动能力,小说中,焦石这个人更富有精神力量,二者相区别却在小说中相伴而行。你如何想出要设置焦石这样一个人物?

  赵德发:我这部小说从地质历史学的角度切入,让地质大学师生出现在其中是必须的。我要塑造一位精神上与孙参相对立的知识分子,但又不想把他写得“高大上”。我想起我接触过的一所大学曾经有一位受吃烧鸡的单身老教授,就把他当作原型,加上其他性格特点和事件,最终写成这么一位焦石教授。

  有的读者讲,焦石性格古怪,言行有趣,在学术上的执着,对“人类世”理念的宣传,特别令人敬佩,我听了之后感到欣慰。

  《法治周末》:《人类世》里面不仅包括孙参、焦石两个主人公,同时还引入了很多的人物、事件。焦石教授的执著和古怪,孙参母亲和乡亲捡垃圾的事情,关亚静的“三峡移民”家庭,甚至详细地讲述了郭公社的从政经历,政府部门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等。通过这些人物和故事,你希望传达什么样的“人类世”信息?

  赵德发:线索很多,事件纷繁,但还是围绕中心主题,表现人类在“人类世”里的种种作为。垃圾这条线索虽属次要,却贯穿小说始终。从本土垃圾到洋垃圾,以垃圾为生的人,因垃圾而死的人,像垃圾一样的人,进入地质沉积的垃圾,太平洋里由垃圾聚合而成的“第八大陆”……最后,孙参在美国留下的混血儿子发推特称:“人类将成为地球的垃圾,地球将成为宇宙的垃圾。”够惊心动魄的吧?

  移民们的心理创伤,如何能够平复?人类为了提高生活质量而改变地表,填海造地,劈山修路,功过谁来评说?贪官郭公社在回忆中流下的热泪,竟也感动了地质大学女研究生关亚静。而各级政府正在组织力量抢救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全新世里的人类文明成果,关亚静发现的柳秀婷和田思萱的救赎行动,是人类文明在人心中的传承与沉积,不也可以作为“非遗”吗?这一切,都传达出了“人类世”方方面面的信息。

  作家群体,应“常怀千岁忧”

  《法治周末》:在“三教寺”一章中,你以田明德一个关于孔子的梦开篇,浑然天成,设计巧妙,这个梦是如何想到的?

  赵德发:三教寺里,孔子叨陪末座,这让自认为是海晏市儒家掌门人的田明德觉得不公,引以为耻,我就让他做了那个梦——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在梦里,孔子对座位问题耿耿于怀,把田明德牵到树冠上大发牢骚。这其实是田明德心理活动的投影。

  梦中的孔子在树上跺脚,银杏叶瑟瑟而落。到了小说的第31章,银杏树莫名其妙地掉叶子,田明德想起这个梦,认为孔子早就托梦给他,这又增添了小说的神秘色彩。

  《法治周末》:为什么会将佛、道、儒三教置于同一寺庙中?

  赵德发:唐宋以来,儒、释、道三教合一的思潮一直在持续,南宋孝宗皇帝赵昚的名言“以佛修心、以道养身、以儒治世”被许多人接受,所以“三教寺”“三教堂”这样的庙宇在中国大地上建起好多。我让小说中出现三教寺,意在表现中华传统文化的余脉。

  余脉悠悠,如强弩之末;外来的基督文化,却在中国城乡迅速传播。这是“人类世”里的文化现象,耐人寻味,发人深思。

  《法治周末》:同样在“三教寺”这个章节中,你以真实姓名、身份在书中出现,写了《在三教寺酿一缸酒》一文,这个设置是为什么?

  赵德发:这种做法我是第一次尝试。我觉得,以真实姓名、身份在书中出现,会起到特殊的作用,还可拉近我与读者的距离。

  再者,我写过《在三教堂酿一缸酒》这篇散文,让书中人物看到并议论,有心的读者会从网上查到,会从文章中了解中国三教合一的文化源流,增强对这一章的了解。这也算是藏于书外的一条注释吧。

  《法治周末》:你在后记中写到,“在世之日无多,千岁之忧尚存”,你现在忧的主要是什么?会在未来的创作之中有所体现吗?

  赵德发:古诗中道:“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东汉时期的那位诗人,讽刺某些人生命短促却忧思深远,鼓动大家及时行乐。但是,“常怀千岁忧”,关注未来,却是人类的一个优良传统。作家群体,更应如此。我忧什么?忧的是“人类世”已经到来,是否会在人类的造作之下早早终结。我以后的作品,可能还会表达这种忧虑,只是用的形式不同。

  人类的“千岁之忧”,人类的存亡之道,肯定会有人觉得可笑,但老子的一段话能为我们撑腰打气。老子说:“士闻道,躬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人类世》:赵德发的千岁之忧 》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