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如何寻找经济增长源

2016-08-29 04:30:00 和讯网 

《大停滞?》
《大停滞?》

  摘自《大停滞?全球经济的潜在危机与机遇》 作者:萨蒂亚吉特-达斯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经济增长越来越难,已经变成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曾经,经济停滞或低速增长局限于人们对20世纪中期的阿根廷和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日本的讨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似乎正以加速趋势冲向失控。增长低迷、债务高企、政治不稳开始在世界大部分地区蔓延,甚至连过去35年保持高速增长,1978—2011年让超过六亿人口摆脱贫困的史上最大经济奇迹之一的中国,也开始在讨论“供给侧结构改革”和“经济新常态”——全球经济似乎正陷入旷日持久的大停滞。

  萨蒂亚吉特·达斯(Satyajit Das)所著《大停滞?全球经济的潜在危机与机遇》一书就向人们描述了这样一幅看起来荒凉的场景。当然,正如作者所言:“了解是通向改变的钥匙。”通过分析经济低迷形成的原因,作者其实想探讨的是终结低迷的方法,而这也是这本书的价值所在。毕竟,过去一段时间,反思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书籍汗牛充栋,对导致危机的结构性因素的分析脉络已经很清晰,但对如何走出低迷的探讨相对较少。人们期盼最好的情形,但同时害怕出现最糟的局面。对于改变,人的本能是排斥的,这也从另一方面解释了改变及经济增长之难。

  然而,要寻找到全球经济增长之源,改变是必需的。这要求我们完整理解未来经济增长的源泉,并在此基础上重新构建经济增长的基础。关于前者,我习惯用经济学里的一个等价公式分析经济增长源:增长率=投资资本收益率×投资率。方程式的左边是经济增长率,右边是投资率和投资资本收益率的乘积。投资率一般用固定资产投资占GDP的比率来衡量,而投资资本收益率则反映投资的效率。投资率和投资资本收益率都可以拉动经济成长。理想的增长应该在投资率与投资资本收益率之间找到一个有效平衡。然而,我们看到过去一段时间,在增长乏力、企业投资意愿不足的情况下,各国政府纷纷利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或激进的财政政策去拉抬投资率。这种短期刺激政策在短期内可以帮助获得一定的经济增长,但其长期的政策效果却与经济持续增长本身背道而驰——与这种短期刺激政策相伴的高债务率、产能过剩和资源低效配置正变成经济进一步增长的瓶颈。经济增长最可靠的源泉只能是投资资本收益率,即效率的提升。用发展经济学的术语诠释,最可靠的拉动经济成长的因素是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 TFP)。大量的实证研究已经充分证明,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能解释绝大部分的人均GDP增长。即使在中国的改革阶段(1978—2010年),虽然增长模式以投资拉动为主,全要素生产率的提升仍然解释了近80%的人均GDP增长。以此观之,提升与全要素生产率密切相关的投资资本收益率是未来经济增长最可靠的源泉。在中国现在的语境里,提升投资资本收益率也成了“供给侧”改革的要义。

  厘清了经济增长之源,我们必须重新塑造经济未来持续增长的基础。这包括三方面的内容。

  首先,我们需要重塑金融体系。全球经济增长迫切需要第二代金融体系, 这不仅是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挑战,也同样适用于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金融的本质就是以简单、直接、有效的方式把资金多余方和资金需求方联系在一起,为实体经济服务——这也是判别一种金融是否是“人们热爱的金融”的唯一标准。美国在1880—2010年这130年间,金融行业的价值附加占GDP的比重大部分时间处于4%~6%, 2007年左右一度高达8%,接着就爆发了金融危机。金融占比过高,反映的其实是金融中介过程的中间环节太多,过度的金融创新不仅没有让金融变得更简单、直接、有效,反而变得更不透明、风险更大、效率更低。同样看中国的情况,2015年整个金融行业的附加值占到GDP的8. 5% ,甚至高于危机爆发前的美国;2015年上半年因为股市交投活跃,金融附加值甚至占到GDP的9. 5%……真正好的金融应该回归金融本质,探索怎样真正降低金融中介的成本,提升资本的使用效率。这是全球金融行业共同面临的、急需完成的“供给侧金融改革”!

  其次,创业创新对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乃至投资资本收益率意义重大。数字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等科学技术的突破及其在经济生活中的广泛使用,为经济增长提供了极大的想象空间。然而,创业创新,恢复创新经济活力,让投资资本收益率在增长中扮演主导作用,需要平等、宽容、透明的环境。然而,收入和财富不平等及与之关联的社会阶层固化,几乎是创新创业的天敌。重塑经济增长的基础要求各个国家找到相应的方法去解决收入及财富不平等问题。

  最后,伴随着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我们看到“不信任”这种情绪的蔓延。主权国家、大机构道德风险盛行,随之而来的一系列违约事件,很大程度上绑架了市场多年形成的基于“信用”和“信任”的商业契约精神。在信任和信用式微之时,市场慢慢失?,而市场失效也为政策制定者在更大程度上对市场进行干预提供了口实。破解这一恶性循环的唯一路径,是恢复信任(Trust)。这要求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同样做出努力,重构以信用为基础的市场经济文化。

  在《大停滞?全球经济的潜在危机与机遇》一书中,萨蒂亚吉特·达斯用自己极富个性的叙述角度和叙述方式,传递了重新塑造全球经济增长基础非常重要这一信息。我向读者推荐这本书,希望读者能够理解并相信全球经济的未来取决于我们现在的行动。如果我们付诸行动,那么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我们所处的虽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但它确确实实是一个最好时代的开始。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

  刘 俏

(责任编辑:孔令孜 HB00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如何寻找经济增长源》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