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这里支持叛逆宽容失败却从不迷信权威——读吴军《硅谷之谜》

2016-08-02 04:04:12 上海证券报 

  ⊙程大庆

  在大工业时代,一个地区的发展常靠一个核心产业或一个产业里一两家大公司。以美国为例,19世纪末纽约北部的发展开始主要靠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和电工设备制造公司(GE),以后是曼哈顿,匹兹堡主要靠钢铁业,代表性公司是卡内基,底特律主要依靠通用、福特、克莱斯勒三大汽车公司,新泽西主要靠电话电信产业,西雅图主要靠微软公司,而硅谷依靠半导体起家最后转变为信息产业获得全面成功。硅谷的成功,不在于为美国提供了多少GDP,技术有多先进,也不在于是美国经济的主要动力之一,而在于它不断创造卓越,引领世界科技发展潮流,这既包括它孕育出了如仙童、英特尔、谷歌、特斯拉等伟大公司,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世界一流名校,催生了一种高效风险投资机制,培育出众多风投公司,更在于它拥有世界情怀的理想主义,在历次技术革命中都没有落后过,这是硅谷独一无二的奇迹。

  从地理位置说,硅谷属于美国,但从技术发展、商业流通、移民来源、信息交流、做事方式方法上来看,硅谷更该被看成是世界的。硅谷的发展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从诞生到上世纪70年代中期为第一阶段,这是世界从工业时代向信息化时代迈进的前夜(以半导体工业为主);从70年代中期到2001年为第二个时期,即信息时代阶段(以软件和互联网为主);2001年迄今属于后信息化时代,硅谷的创新覆盖了许多领域。

  上世纪80年代,硅谷没有依靠政府对产业的支持而选择了依靠私营企业自由竞争立足半导体产业作为支柱,仙童公司的诺伊斯发明的集成电路把该公司带入了黄金时代,此时仙童公司已是世界半导体产业三强之一了,它培育了大量新技术管理人才。在硅谷发展的第一阶段,仙童公司给硅谷定下了发展基调:不以政府支持的国防军工和政府大系统为硅谷的主要产业,而以生产世界上每个人每个产业都要用到的半导体为主要产业,通过派生出来的风险投资,为硅谷的今后转型做好了资金、人才和制度设计上的准备。仙童后来派生出了英特尔等92家著名公司,其中有30家是上市公司,其总市值高达2.1万亿美元,超过全球任何一家上市公司,而且还超过印度巴西俄罗斯加拿大任何一国当年的GDP。

  硅谷从一开始就跳过工业时代的许多过程,直接按信息时代特征建立起产业中心,以其特殊的人与人之间关系,多元文化,对外来事物的包容,特别是对叛逆和叛逆精神的包容宽大,在原来的公司里孕育出更具竞争能力新的公司。一直站在产业变革最前沿的硅谷,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等强劲的发展。这些世界一流大学云集在硅谷,借助硅谷的发展取得了一系列令人骄傲的成就:斯坦福大学孕育了很多IT公司和互联网公司及其代表性人物,如:Google的佩奇和布林、雅虎的杨致远和费罗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早在1951年就研制出第一台加州大学数字电子计算机,伯克利人成功创办半导体公司非常多,其中就有苹果公司创始人沃兹尼克、英特尔公司创始人摩尔等;伯克利人还创造了创新文化(300336,股吧)的基础:嬉皮士文化;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在医学生物学领域非常著名,孵化出很多有名的生物化学公司,最著名的是基因泰克,它的五位诺贝尔奖得主全集中在医学领域,它的UCSF器官移植规则被医学界认为是器官移植的黄金标准,它发现了维生素E,发明了乙肝疫苗,确诊了世界上第一列艾滋病患者,到上世纪80年代硅谷成了世界最大的生物医药公司的聚集地。最终硅谷出现了“南IT,北生物”的新型产业结构布局。

  利用计算机开拓全新领域的应用,风险投资的成功运用,特殊的生产关系劳资关系(从过去的雇佣关系转变为契约合作关系)的改革,在资金制度创新思维的帮助下,完全依靠商业的力量,依靠每个人在最大化自身利益的同时,给整个社会带来正向效应,这一伟大的转变过程,让风险投资人,创业人真正得益,这就是硅谷软件业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之一。 上世纪80年代,计算机软件这一新兴市场的出现主要得益于众多大型软件公司的问世,如做游戏的艺电(Electronic)、做图像处理和排版软件的(Adobe)、做财务软件的(Intuit)、做安全门软件的赛门铁克(Symantec)、做电路设计的(Synopsis),ISM公司的Almaden开始转向数据库软件DS2开发并从事相关IT服务工作等等,硅谷就这样悄悄地由半导体行业转向软件行业。目前,在全球最大的10家软件公司中,除了德国SPA和瑞典爱立信,剩下的8家公司全都在美国,在全球100家大型软件公司,中有80%以上是美国的公司,而其中有一半在硅谷。

  正如说到投资,人们就会想到华尔街一样,说到风险投资,就得说到硅谷一条不长的大街——门罗帕克的沙丘路,那里集中了世界上最大、最多的风险投资公司,是硅谷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硅谷的风险投资历史悠久,数量大,回报高,占据了全美国风险投资金额的 40%左右。硅谷风险投资的传奇,首先来源于人物传奇。硅谷风险投资的教父洛克,投资的第一家公司是仙童,第二家英特尔,第三家苹果,此后硅谷风险投资最著名的投资人基本上都是来自“仙童系”人马,而且类似仙童系掌管的凯鹏华盈、红杉资本都获得了很大成功。通过这样的风险投资,硅谷最终找到了一种让风险投资盈利常态化并能不断孕育出新的伟大公司的方法。当硅谷风险投资从个人随意性投资行为变成规范化产业时,风险投资的成功将不再是彩票中大奖那样的个案,而成为有规律可循的常态了。

  硅谷有种与众不同的特质:叛逆精神和对叛逆的宽容与支持,特殊的多元文化,坚持不懈地追求卓越而拒绝平庸。硅谷独特的政治和文化,是在追求各族群平等机会的同时更强调个人奋斗并获得进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当遇到困难时,硅谷人力求依靠自己的努力走出困境,凡事强调自己动手。硅谷独特的文化与肖克利等八个叛徒联系在一起,而“叛徒”这个词在硅谷文化中早已含有褒义了,它代表一种创业精神和创新思维。

  谈硅谷的文化因素,不能不提车库文化、多元文化、宽容失败文化、工程师文化。Google曾有过多次失败,曾花掉太多钱,曾耗费了多个项目仍然不成功,但始终没有要求任何人承担决策或运作失败的责任,更没有处罚过任何人,一直在坚持研究坚持投入,直到Google+正式成功。宽容失败可让创新者走通其他人不敢走的路,“成功的关键在于善于失败”(托谢姆之语)。硅谷的工程师文化有两层含义:其一,类似生产资料、股权资本、仪器设备等不像原来那样的重要,人的创造力成为商业成功第一因素;其二,拥有专业知识的工程师本身被当作基层管理者,实际掌握知识和技能的人才是财富的真正拥有者。工程师文化强调的自己动手解决问题(Do it yourself),将策略性解决问题的过程应用于产品、系统、服务,及体验的创新。

  在硅谷有上百名世界顶级科学家(包括6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但硅谷从不迷信权威,坚信自己比他人干得更好,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不受专业约束、看重实际能力、敢为天下先。真正弄科学的人都知道,科学是一种方法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结论,结论究竟正确与否,不能看由谁说出来,而是要看是如何得到的。

  著名风投公司凯鹏华盈的投资人多尔,其实对金融与财务一窍不通,但他常用一种很奇怪的思维方式判定一个公司或项目的价值,他的标准与华尔街投资人完全不同。在他看来,如果创业者能证明这是件可以改变世界的事,他就投资。这种思想指导,让他收获了24亿美元财富。在过去50多年,没有任何金融财务背景的凯鹏华盈在风险投资领域中的回报始终是最高的。2013年获富兰克林生物奖的萨尔兹伯格,大学本科是英文专业,后来成了计算机科学教授、生物学研究者,并因此获奖。这些令人吃惊的结局,外行颠覆内行专家的结果,见证了硅谷文化的非凡与魔力。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这里支持叛逆宽容失败却从不迷信权威——读吴军《硅谷之谜》》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