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改姓

2016-07-18 09:34:35 东方早报 

  翻我国的“古”书,少不免见到许多早已不存在的姓氏,它们的“灭绝”,在封建时代有众多今人意想不到的理由,稍后当作短文说之。现在要写的是英国(其实是英语世界)不少姓氏,因为字义愈变愈不雅或令人有粗鄙以至猥亵的联想,渐为“用家”唾弃,其中Cock姓的“没落”最显著。此字源头,可能来自荷兰文de Cock即现代英文的Cook,一本新书《英文中借用外文的历史》(P. Durkin: Borrowed Words: A History of Loanwords in English),则说Cock是源自古英文的Cocc(公鸡)……无论如何,字面解释是公鸡、雄禽、风信鸡(设于高处示风向的木鸡),亦有洋洋自得、生气勃勃、盼顾自雄不可一世的意思。而公鸡及生气勃勃之义,另有隐喻,至十九世纪初,已“顺理成章”衍变为“阴茎”的同义词,因其易上口,很快深入民间,《领带的玄机》中的“那话儿”,便用此字……因此缘故,姓Cock(也许祖上是厨人因以为姓)的人,遂纷纷改姓。据5月5日一篇题为《令英国人尴尬的姓氏没落记》(The decline of Britain"s most embarrassing names)的网络短文,引述内政部的统计,显示从1881年至2008年,以Cock为姓的人,少了百分之七十六(比例上1881年有百人姓Cock,至2008年减缩至二十四人)。同样令人脸红的Balls(睾丸;波〔尔〕斯)减百分之五十六,Bottom因有“屁股”之意,亦减百分之三十六……这类有“不雅成分”或“下贱联想”姓氏之式微,不因人口骤减,而是改姓者众,以Cock为例,改姓Cook或Cox者数不在少,Cock氏遂人丁愈来愈少。笔者有一本写稿时未能找出的《傻福星英字典》(笔者戏译The Coxford Singlish Dictionary),Coxford为Talk Cock和Oxford的混成字,Talk Cock是新加坡式英文的“乱盖”(Talk nonsense),把Cock引入日常用语,英国之外,也许只有新加坡。

  改姓改名,中西古今都有,“小时候”读过南洋学者萧遥天的《中国人名研究》(有国学大师饶宗颐的序文,称此为我国第一部姓名学之专著),若找出将作一文。西人改姓改名,远比国人随意,如涉猎经济学的人无人不识其名的故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萨缪尔森(P. Samuelson),他的两个侄儿,便嫌此字太“不像话”,擅改为Summers(之一为经济学大家,哈佛前校长、美国前财长、现任哈佛讲座教授);乃父不改姓,遂有一家二姓的奇象;美国营销专家“爆谷”(Faith Popcorn),原姓为诘屈聱牙的Plotkin,她认为太难读,不利“营销”,索性改为老少咸宜无人不识的“爆谷”!把Cock改掉,小儿科耳。

  若干年前,在首尔旧书店购得商务印书馆于公历1905年,即大清光绪三十一年摆印(即承印,清代用语)的《地理问答》,扉页有对联云“地如一球举天下洲国环绕创造乃真神践履者宜谢上主 理参万物胥世界底蕴包藏研穷在我辈教育时先启童蒙”,既概括此书涵盖的内容,亦点出此为教会的出版物。看英文《序言》,原著成于1901年,为基督教上海“差会”(Mission)编汇。有两篇中文《序》,作者分别署名余姚莲溪氏王亭统及沧桑主人;此二《序》皆言之有物,写尽当年的“世界大势”,其一云:“轮舟铁道,海陆交通,邮筒电线,中外无滞,揆诸全球形势,几成万国为一家……”童蒙因此非学世界地理不可。

  找出这本残旧的书,目的在说点译名,虽然事隔仅百余年,但很多国家译名已不知所云,如“散散勒法多”、“日斯巴尼亚”、“庚哥”及“撒莫”等;有音可寻的则有“希利尼”(希腊)、“税资”(瑞士)、“支利”(智利)、“瓜第玛拉”(危地马拉)、“阿很第那”(阿根廷)、“乌鲁圭”(乌拉圭)、“美希哥”(墨西哥)、“分额兑拉”(委内瑞拉)及“奥斯达利亚”(澳洲)等。

  本书的译名,今人看来虽然千奇百怪,不少莫知所云,但书的内容以“问答”形式出之,对世界各国天文地理以至民风物种的解释,非常扼要清楚。兹举一例——

  问:“大清国南界有何三国与一海?”

  答:“暹罗缅甸安南三国,南海又名中国海。”

  南海为我国领海,真的是“古已有之”!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改姓》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