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唯美酒不可取代

2016-06-28 10:22:12 国家电网杂志 

  文/商夏周

  宋朝人爱喝酒,老百姓(603883,股吧)早上起来打一壶喝了,中午再去打一壶,睡觉前不忘记再补一壶,走三步路都恨不得有一家民间酒坊卖酒,算是人生常态。现在的中国人男人以喝酒为荣,但白酒度数太高,并不算多讨女人喜欢。然而宋朝的女人似乎喝起来比男人还厉害,我们都知道赵构的亲妈妈韦太后从金国“出差”完回南宋以后,就因为喝酒太厉害,把自己每个月的月钱都喝光了。

  回到民间,宋朝作家名气榜排名第一的柳永,十首词里恨不得八首都在喝酒,“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这应该是在青楼里喝高了写出来的。

  柳永的另外一首词:“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汀。”这应该是在回忆自己短暂的文人生涯,毕竟柳永同学名扬花间,但凡是他写的词,名妓们一唱就能大红特红,然而他的理想是报效朝廷,就是因为酒喝多了,管不住嘴巴,被皇帝御笔特批“让柳永终身混青楼好了,当官不适合他”,自此官路无望,人生简直就是大写的一个惨字,所以之后只能哭诉“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棱,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不过尽管柳永最后穷困潦倒一生,但死后被美人们争先恐后送葬,也不算白活了。

  不同的人,喝酒的喜好不同,当时的心情,也不尽相同。

  若是大碗喝酒的梁山好汉,肯定会批评柳永:“小资情调,男人喝酒怎能如此作扭捏之态? ”若是换成唐朝第一嘴炮侠李白出战,应该是一口喝干碗里的酒,眯着眼拔起剑,讽刺柳永喝酒没血性。也难怪,毕竟李诗仙“十步杀一人”,是做过大唐剑客的人,“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喝多了敢叫高力士给自己脱鞋子,玄宗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这种风度,我给满分。

  其实唐朝时期名酒不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绿色的酒,这个口味好像有点重……“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晋级到用玉碗喝了,葡萄酒,那就要配传说的夜光杯。唐酒种类多,品种上名字一报也是一大串,什么郢州富水、乌程若下、河中桑落、袁州宜春等等。五代十国时期,烽烟四起,唐朝名酒失传了不少,幸好宋人痛定思痛,在唐朝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大量有宋朝特色的新品种酒类。明人很流行复古,吃宋朝菜式喝复原宋式的酒,未尝不是对过去优秀文化时期的一种怀念。

  清朝时期,最能代表这个王朝的应该是康乾盛世,从《红楼梦》中,我们能看到清朝上流社会爱吃爱喝什么。

  我记忆里最深的自然是大观园分吃螃蟹,“黛玉说着便斟了半盏,看时却是黄酒,因说道: ‘我吃了一点子螃蟹,觉得心口微微的疼,须得热热的喝口烧酒。’宝玉忙道:‘有烧酒。’便令将那合欢花浸的酒烫一壶来。”吃螃蟹配黄酒,和我们现在的吃法已经差不多了。合欢花浸的酒没吃过,但江浙一带,仍然流行吃用青梅、杨梅泡出来的烧酒,想来做法也是类似的。虽然酒精浓度上去了,但因为加了水果和冰糖,甜甜的利口一些,更加适合女孩多点。不然,也就不会有史湘云醉卧石凳上,以天为被,以花为枕。

  对于年少时的曹雪芹来说,有酒有美人,那些时光才是回忆里最珍贵的吧。

  (作者系国内一线作家、影视编剧)

(责任编辑:宋埃米 HT004)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唯美酒不可取代》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