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和讯座谈录:“一带一路”地缘政治分析

2016-04-07 08:30:00 和讯网 

图为梁海明先生(左)和盛思鑫先生(右)
图为梁海明先生(左)和盛思鑫先生(右)

  和讯读书消息 近日,智谷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梁海明先生和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副研究员盛思鑫先生做客《和讯座谈会》栏目,在三部委联合发布“一带一路”倡议一周年之际,为大家解读关于“一带一路”的发展进程及与周边国家的地缘政治经济分析。

  以下是全部访谈文字实录:

  和讯网: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和讯座谈会,我是主持人孔令孜。进入“十三五”之后,国家的顶级宏观战略集中在“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京津冀一体化,3月28日,是三部委(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发布“一带一路”倡议,正好满一周年。在这一年里面又有哪些发展变化呢?特此我们请到了智谷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青海省丝绸之路经济带研究院学术委员盘古智库学术委员梁海明先生和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副研究员盛思鑫博士做客和讯网,为大家详细解读一下。

  我们知道“一带一路”作为国家的顶级宏观战略,首先请梁老师给我们梳理一下,最近“一带一路”整个发展进程以及亚投行、丝路基金都做了哪些事情?

  梁海明:好的,谢谢你!我们研究“一带一路”的学者都知道,“一带一路”这几年分成几个阶段,在2013年是“一带一路”提出之年,2014年是规划之年,2015年是“一带一路”的发布之年,2016年之后就是“一带一路”的精品项目落地之年。就好像建基建这样,产能合作这样,需要一定的时间,建一栋楼要装修,装修完之后还要进去住,进去使用,可能持续比较长的时间,这个时间不仅仅是十年、八年,甚至是二三十年或者更长。所以,“一带一路”是比较长的政策,一个倡议,咱们不能以年来计算,或者不能以多少个月来计算,咱们应该以十年作为个单位,至少是五年作为一个单位,这是“一带一路”的基本情况。

  “一带一路”的内涵用四个字来形容叫“互联互通”,这“互联互通”当中包括了五通,政策、道路、贸易、资金和民心的互联互通,民心的互联互通也不能以实质的东西来计算怎么才算互联互通?不是通常的计件等方式来计算。你刚才提到实施了哪些东西?我只能说这五通当中一直在推动,而且推动的进程还挺好的。

  和讯网:其实也就是他们在同步推进。

  梁海明:对的,至于亚投行、丝路基金,这在过去两三年提的比较多。和“一带一路”相关的金融机构有四到五个,亚投行、金砖银行、丝路基金,还有亚洲金融合作协会这四个金融机构。而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是在今年博鳌会议上提出来,至今为止好像有30多个外国的金融机构准备参与,将在今年7月份正式成立。

  和讯网: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还在一个筹备期,是吗?

  梁海明:对,3月25日已经在海南开了第一次会议,当时非常踊跃,亚洲金融机构包括拉丁美洲,美洲、欧洲的金融机构非常踊跃,都想参与这个协会当中来。共同为亚洲区域以及其他的区域金融领域方面的合作,大家希望都能参与进来。

  和讯网:请问一下盛老师,因为我知道盛老师之前和曹文炼主任早前专门就亚投行做过地缘政治经济分析报告。时至今日,亚投行在东南亚、南亚和中亚,其实它在结构布局上有没有发生一些大的变化?他们与其他国际开发像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是否很激烈,刚才梁老师也提到有四个金融机构,是否需要和金砖国的合作机制呢?

  盛思鑫:感谢主持人,我今天仅代表个人,不能代表我们机构,谈一点个人的看法。而且特别需要说明,因为我也没有参与亚投行的筹建工作,包括亚投行的正式运转也没有参与。我主要是从学术的角度,从研究的角度来谈一谈。我认为亚投行应该在结构布局上做什么样的布局?最开始我在2015年1月份在《全球化》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亚投行的地缘政治经济分析报告”,在那篇文章里我指出来在东南亚这一块亚投行和世界银行、亚行之间的竞争是比较激烈的。我认为这个判断放到现在依然是成立的,可以看到结合过去两年内发生的一些国际上的大事,最近一些比较大的事就是属于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也是我另外的一个研究领域,我也专门研究过。对日本来讲,可能日本的国内反对声音非常大,尤其是对它的农业,对它的汽车产业影响非常大。但是日本依然还是顶住国内的压力,要加入TPP,在我看来还是考虑到在未来亚太经济区域整合这一块,它想起到下先手棋的目的,跟着美国一起。

  亚太经济整合这一块,我觉得东南亚肯定是重点。因为东南亚整体来讲市场相对比较成熟,相比中亚和南亚地区来讲,我们说围绕中国周边。从地缘战略角度来讲,因为东南亚也涉及到南海地区,东南亚很多的国家跟我们在南海问题上是有分歧的国家。从美国、日本一系列动作来看,他们非常关注这个地区。而且中国由于这些年的经济高速发展,包括我们在“一带一路”发展过程中,有些产能向东南亚地区转移。应该说我们国家在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不断上升,美国、日本也是看到这一点,它很恐慌。世行也好,包括亚行也好,包括美国的总统,包括日本的政要近些年跟东南亚主要国家的首脑沟通非常多。我觉得东南亚应该是亚投行工作的重点,也可以说是战略重点,在近中期主要考虑涉及到”21世纪海洋丝绸之路建设“的成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我们国家这些年来经济发展很重要的经验。如果说我们能够在东南亚地区做的更好,因为现在已经有很好的基础,比如说中国东盟自贸区,如果基础设施能够做得更好一些,因为亚投行关注基础设施。我也建议亚投行可能在一些公益性基础设施方面,比如说水,比如贫困地区的电,使得老百姓亲身感受到这些公益性的基础设施方面多下一些功夫,有助于中国在亚太地区的经济、贸易甚至包括地缘方面的利益,也有助于南海问题的解决。

  前面也介绍了美国、日本在这块盯得比较紧,他们因为这块区域世行、亚行已经耕耘了多年,我们属于从金融机构角度来讲,我们是后起之秀。怎么样把竞争做好?我觉得蛮关键。

  南亚地区像印度、巴基斯坦这些国家,我觉得南亚这块亚投行可以做,亚投行主要是通过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因为印度也是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成员国之一,而且印度本身的基础设施需求特别大,我也统计落实过以单个国家来讲印度的基础设施需求是亚投行最大的潜在客户。但是印度本身国内的经济基础包括产业结构都存在很大的问题,可能很多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投资收益回报率在经济上很多的地区不存在可行性,我觉得南亚地区很重要,通过跟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尤其是跟印度本国的一些银行合作,包括跟政府的合作来探讨一些项目的可行性。可能从经济上从战略上来讲,不如东南亚那么紧迫。

  中亚这块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操作,相比东南亚、南亚来说,这一块的地缘政治敏感性相对弱一些,这一块跟俄罗斯的关系,因为当前国家的局势,我们跟俄罗斯的关系还是不错。而且我们的“一带一路”跟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已经达成了战略协议。俄罗斯方面也认为中国现在是经济上比较好,而且现在国际油价非常不理想,俄罗斯确实有发展的需要。它可能只要关注跟中国有共识在这个区域内它的安全利益得到保障,如果经济上能够有分享的话,我觉得这个区域可以做得到的。

  这个区域光跟俄罗斯合作还不行,如果跟金融机构合作,跟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合作可以,因为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在这个区域内也是耕耘多年。而且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它的影响力不如世行和亚行。我们跟他们合作应该来说议价能力比较强一些,因为他们也需要资金的支持,而且他们对项目的了解比较熟悉。在这个区域上从纯商业的角度来讲,在地缘政治上不如东南亚那么敏感,从经济上可能很多的项目相对成熟一些。所以,这个区域如果亚投行尽量开展业务做起来,因为东南亚的竞争比较激烈,付出的代价比较大。我觉得可能中亚地区是不是做一个先发的地区,可以先做一些项目试试看,把亚投行的体制、机制运转起来。

  和讯网:另外,把它的影响力也做出来。

  盛思鑫:影响力也做出来。要不然叫了半天最后一个项目没有做,这也是一个问题。

(责任编辑:孔令孜 HB001)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和讯座谈录:“一带一路”地缘政治分析》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