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书讯 和讯书摘 书评 史话 名人 野史逸闻
 
书库 排行榜 专题 名家访谈 历史图片
 
博客 读书论坛

最美潜水员官东:只为祖国需要 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才叫军人

  • 字号
2015-10-06 00:03:36 来源:中国青年网 

  他有一个蔚蓝色的梦想,头上的飘带在海风中飘荡,成群的海鸥在天边飞翔。阵阵军号里,万里海洋,如诗如歌。

  他又有着平凡而年轻的生活,驰骋在球场上的青春意气,与战友同享的辛苦与欢乐,声声笑语中,青春似火,风华正茂。

  他叫官东,今年6月长江“东方之星”沉船事故的搜救任务中,不顾个人安危 勇救两名幸存者的壮举让他成为广受各界追捧的潜水英雄,也让我们有机会走进这名英勇果敢、素质过硬的90后潜水员和他背后的英雄团队。

官东因其舍己救人的英勇行为被评为2015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并参与了今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走基层事迹分享会。图为官东在分享会现场。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妍彤 摄

  官东因其舍己救人的英勇行为被评为2015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并参与了今年“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走基层事迹分享会。图为官东在分享会现场。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妍彤 摄

  致英雄:在关键时刻顶得上去的才叫军人!

  官东的故事要追述到四个月前那一次让他终身难忘的救援事故。长江流域“东方之星”客轮翻沉,之后的几十个小时中,400余名同胞的生死紧紧牵动着国人的神经。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分队临危受命,第一时间奔赴救灾现场,为了每一个生还者的生命安全展开了与死神的争夺、与时间的赛跑。官东正在这支最早奔赴现场的队伍中,和他的队友一起,在祖国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冲在了前面。

  尽管入伍多年,救援经验丰富,但现场的情景仍不容乐观。每每回忆起,官东的描述仍让人觉得触目惊心:“游轮倒扣在湍急浑浊的江面上水面只漏出一部分黑色的船底,江水流速已经超过了潜水作业的安全界限,虽然我曾多次执行水下救援任务,但事故现场如此惨烈,救援环境如此恶劣还是第一次。”

  尽管如此,严峻的救援形势已不容战士们多想,官东主动申请下水,向着幸存者的可能方位奋力下潜。“尽管是在6月,但江水深处却依然寒冷,下水没多久,我就冻得头皮发麻。而且当时江水能见度极低,虽然胸前挂着潜水手电,但我看不到距离潜水面罩仅半米远的手指。”作为此次事故救援的亲历者,官东向我们详细讲述了他在水下所遭遇的情况:“水流阻力很大,且舱内环境复杂,我要完全依靠双手摸索才能找到舱门的大致位置。”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65岁老人朱红美作为第一名被成功营救的生还者被官东发现并顺利送至水面。老人的获救给了救援人员莫大(博客,微博)的鼓舞,可官东和他的战友们却仍不敢掉以轻心。不久后,生命探测仪传来的生命信息给了他们又一次救援的指令,同时也为他们带来了更加艰巨而凶险的挑战。
图为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分队潜水员官东。官东供图
图为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分队潜水员官东。官东供图

  第二次下潜,官东面临的是更加复杂的舱内环境、更加凶险的救援经过,反复四次搜救,关东终于找到位于“气垫层”中的幸存者——21岁的船员陈书涵。舱室中,水面上漂浮着十几公分厚的柴油,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味道,让人眼睛难以睁开。然而比环境更让官东心惊的是幸存者的失控的情绪和几乎放弃求生意念的眼神。“小伙子蜷缩在那里,两眼发呆,头发、脸上全是油污,连嘴巴里都是废油。在他眼里,我没有发现丝毫求生的欲望。”陈书涵的精神状态让官东意识到救援任务的艰巨。可一名职业潜水员良好的专业及心理素质让官东迅速冷静下来,在队友取来自携式潜水装具的过程中始终耐心与幸存者沟通交流,以安慰其情绪、使其重新燃起求生的欲望。

  然而陈书涵始终无法掌握自携式潜水装具,使救援又一次陷入僵局。生死关头,官东没有多想,迅速脱下自己的重潜装具套在对方身上,让队友护送他先行出水。然而多数人不知道的是,环境恶劣如斯,官东脱下的不仅是一套重潜装具,更是无情江水中的生命保障。对这生死一瞬间的抉择,官东显得很平静:“当时他在水下已经待了近20个小时,氧气越来越稀薄,他开始咳嗽不止,口里都吐出费柴油。我感觉他快不行了,如果再不把他送出水,就会有生命危险。我来不及多想,只想让他快些出水。”在潜水队员们看来再平实不过的话语,却让一个年轻军人的勇敢与担当跃然纸上。

  尽管官东水下技能过硬,但上浮的过程仍惊险万分。由于机舱里各种设备密布,官东的信号绳被杂物缠住。情急之下,官东被迫割断了信号绳,也因此失去了与水面队友沟通的唯一渠道、以及原路返回水面的最佳依靠。更为凶险的是,在官东费力找到出口即将出舱时,江水流速突然加大,瞬间将其卷入江底。与此同时,自携式潜水装具的空气告罄,呼吸越来越困难。官东坦言:“生死就在这两三秒间,如果不能尽快出水,我很可能再也见不到我的家人。我果断脱掉身上的气瓶和压铅,憋着一口气猛地往上窜,就这样捡回了一条命。”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读书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