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股票|评论|外汇|债券|基金|期货|黄金|银行|保险|数据|行情|信托|理财|收藏|读书|汽车|房产|科技|视频|博客|微博|股吧|论坛
 
滚动 书讯 和讯书摘 书评 史话 名人 野史逸闻
 
书库 排行榜 专题 名家访谈 历史图片
 
博客 读书论坛

丝绸之路的历史变迁与当代启示

  • 字号
2015-04-20 11:46:22 来源:天山网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所长、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中国边疆稳定和发展研究”首席专家邢广程 资料图片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所长、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中国边疆稳定和发展研究”首席专家邢广程 资料图片

  丝绸之路:连接亚欧非三大洲的古代文明之路

  记者:一般认为,汉朝出于军事战略需要,迫切希望与西域大月氏等国建立联盟以“断匈奴右臂”,所以才派张骞出使,“凿空西域”。但近年来的研究则表明,实际上丝绸之路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在张骞出使西域之前亚欧非三大洲就已经有较为频繁的接触和交流,是这样吗?

  邢广程:古代丝绸之路是连接欧洲、亚洲和非洲之间的商贸之路,更是三大洲之间多层面的交流之路。古代欧亚非三大洲文明是在相互隔绝的状态下独自形成的,古埃及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古代印度文明、华夏文明像四颗珍珠散落在北非和欧亚大陆的广阔空间。囿于自然条件的限制和当时生产力水平的低下,各文明相互之间无法实现直接交往,甚至相互之间不知对方的存在。但是,历史的发展规律决定了它们必然要向外界伸展探索之臂的,间接信息传递和文化贸易往来逐渐出现,位于欧亚大陆东端的华夏文明也在不断探索与西域的古代文明进行交往。

  古希腊文明对欧亚非大陆的文明交流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公元前8世纪初至前6世纪末,古代希腊与当时其他一些文明中心发生越来越多的联系。从希腊考古和文献资料中可以发现,公元前6世纪时,中国的丝绸等物品就已经传入希腊。战国时期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学者们就将当时的中原地区认定为与丝绸相关的地区,古代罗马博物学家普林尼在《自然史》中将中国称为“赛里斯”,“赛里斯”在希腊古语里意思是“丝”的意思。从古代中国的情况看,公元前10世纪周穆王西征犬戎就曾到达中亚一带,沿路还将丝绸、“黄金”、“贝带”和“朱丹”等中原贵重物品作为礼物馈赠给当地部落首领。尽管《穆天子传》等带有神话色彩,但它却提供了古代各族分布、迁徙和交往的历史素材,描述了古代中西交通和文化交流基本状况。这些都表明在张骞出使西域以前,中原内地和西域之间的交往和接触就已经开始,到春秋战国时期和秦朝这种交流越来越频繁。

  记者:我国处于古代丝绸之路的东端,在谈其形成和发展时自然会更多地从“东方”的视角来阐述和分析,那么,如果从“西方”的视角来看,如何理解古代丝绸之路是东西方文明共同构筑的?

  邢广程:我们在讨论古代丝绸之路形成和发展时,不仅要特别关注张骞“凿空西域”的历史功绩,而且也要从另外一个视角来关注中亚和欧洲在构筑古代丝绸之路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事实上,在谈论古代丝绸之路形成时不能绕过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两个大帝国—波斯帝国和马其顿帝国。公元前6世纪中期,波斯帝国崛起,其地域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结合部及其周围地区。为了密切波斯宫廷与各郡的联系,加强对下属地区和新征服地区的统治,在阿赫门王朝统治时期,大规模地修建御道。这些御道同时也大大方便了波斯帝国货物、人员和信息的交流,客观上促进了“西域”地区交通网络的形成和畅通。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就认为“波斯御道”上往来的邮差可能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邮差。“波斯御道”随着波斯帝国的拓展逐步向外伸展,这客观上为后来丝绸之路的开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分享到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王薛]

  波斯帝国称雄时,希腊人也在巴尔干地区崛起。亚历山大打败波斯阿赫门王朝,将西亚和中亚地区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随着亚历山大东征,并在沿途修建很多商贸网点,大量希腊人和马其顿人迁徙到这些地区,无疑促进了欧洲、中亚地区与我国中原地区的经贸和文化交流,为古代丝绸之路的打通创造了极好的客观条件。正如我国学者刘迎胜所言:如果说波斯帝国对中亚的征服,使从中国到欧洲和北非的丝绸之路的中段,即从中亚到地中海东岸的交通线变得更加通达的话,那么亚历山大东征又使欧洲与中亚建立了直接联系。至此,丝绸之路的中段和西端部分已畅通无阻。

  记者:由以上我们可以看出,丝绸之路的形成具有内在的历史动因,那丝绸之路对于当时各文明古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起到了哪些历史作用,对人类历史发展产生了哪些影响?

  邢广程:的确,学界有人将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的主要目的说成是开通丝绸之路,这种说法有些不符合实际。事实上,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的最重要的目的带有军事安全战略性质,即西汉王朝迫切希望与西域大月氏等国建立联盟,共同攻打匈奴,以“断匈奴右臂”。其实张骞出使西域的最重要的战略目标并没有达到,因为大月氏等国过去虽然受到匈奴的侵扰,而此时它们已经安居乐业,不愿意挑起战事。但“无心插柳柳成荫”,张骞出使西域却使横贯东西方的丝绸之路被正式开通了。所以,司马迁将张骞出使西域的壮举视为“凿空”之行。张骞的第二次出使西域则更多地带有畅通丝绸之路的战略含义。这次他奉汉武帝之命访问西域诸国,密切了西汉和西域诸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联系。张骞出使以后,西域与中原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西域历史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中亚草原成为连接中国与西方文明的桥梁。

  古代丝绸之路,从时间上看,跨越2000多年,历经中国历史上先秦、汉唐、宋元、明清4个时期。从地理类型来看,包括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依据商品类型可细分为“皮毛之路”“玉石之路”“珠宝之路”和“香料之路”等。它对历史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首先,丝绸之路是古代东西方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中国传入西方的主要商品有丝绸、茶叶、瓷器、漆器等;西方传入中国的主要有胡麻、胡桃、胡萝卜、胡瓜、葡萄、石榴、琥珀等。其次,丝绸之路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通过古代丝绸之路,在欧洲近代文明产生之前陆续传入西方,并对世界历史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明代郑和七下西洋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南亚、西亚、欧洲和北非进行经济和文化交流,广泛传播了中国文化。再次,丝绸之路促进了多种宗教的传播和交流。佛教、基督教、摩尼教等都曾在丝绸之路沿线地区广泛传播。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王薛]

  “一带一路”:区域合作共赢的新理念、新格局和新模式

  记者:刚才您从历史的维度比较详细地阐述了丝绸之路形成和发展的过程和作用,接下来能否从世界发展趋势的视角来分析一下如何继承古代丝绸之路的文化遗产以及“一带一路”将给世界发展带来哪些影响?

  邢广程:我认为要从两个视角看问题。首先要继续深入挖掘古代丝绸之路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古代丝绸之路具有丰厚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它昭示了古代欧亚之间文明交融的必要性和必然性,揭示了欧亚不同文明之间交流的历史轨迹和历史规律。确切地说,无论从国际还是从国内的情况看,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价值挖掘得还不够充分,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空间和余地。比如,“西域”在古代丝绸之路中究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需要强调的是,古代丝绸之路分为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两个网络系统,陆海两个丝路是联通的,“一带一路”战略应该更加充分地继承弘扬丝绸之路的文化遗产、历史价值和文明交融理念。

  其次,“一带一路”战略是我国为泛欧亚大陆深度合作提供的一个崭新的多边合作方案,是中国与世界进行深度战略互动的基本范式。“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内容是着眼于泛欧亚大陆和沿岸的互联互通与贸易投资便利化。古代丝绸之路在那样不发达状态下实现了洲际联通(虽然不能总保持畅通),那么在21世纪经济全球化迅猛开展、科学技术水平突飞猛进、高速铁路技术日益成熟的条件下,环顾泛欧亚大陆及其沿岸地区却依然保持着比较落后的基础设施状态,形成不了整体的能量高效交流的状态和规模。贸易投资缺乏便利,这是泛欧亚大陆及其沿岸地区最大的障碍之一。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就是希望与利益相关国家一起解决上述国际性的难题,实现泛欧亚大陆及其沿岸地区的互联互通和贸易投资便利化,进而形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通过深度的国际经济合作实现利益共赢。

  就像古代丝绸之路中中国是东方的端点国家,但并不主导一切那样,在“一带一路”战略中中国也更多地起到发起者和推动者的作用。中国是“一带一路”的发起国和倡导国,但不可能是唯一的推动国和完成国,该构想的实现需要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共同努力和合作。互利共赢是“一带一路”方案的最关键的灵魂。需要重申的是,在古代丝绸之路构建中波斯帝国和马其顿帝国等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相信,在“一带一路”战略中,欧洲、中东地区、俄罗斯和中亚地区也必将扮演特别重要的角色,这是泛欧亚大陆深度发展与合作的必然要求。当今欧亚各国应深入挖掘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价值,弘扬古代丝绸之路所凝聚而成的交流、融合、合作和共赢的价值理念,让21世纪欧亚各国之间的文明对话更加顺畅、更加便利。(光明日报记者户华为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王薛]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所长、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中国边疆稳定和发展研究”首席专家邢广程 资料图片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边疆研究所所长、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中国边疆稳定和发展研究”首席专家邢广程 资料图片

  丝绸之路:连接亚欧非三大洲的古代文明之路

  记者:一般认为,汉朝出于军事战略需要,迫切希望与西域大月氏等国建立联盟以“断匈奴右臂”,所以才派张骞出使,“凿空西域”。但近年来的研究则表明,实际上丝绸之路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在张骞出使西域之前亚欧非三大洲就已经有较为频繁的接触和交流,是这样吗?

  邢广程:古代丝绸之路是连接欧洲、亚洲和非洲之间的商贸之路,更是三大洲之间多层面的交流之路。古代欧亚非三大洲文明是在相互隔绝的状态下独自形成的,古埃及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古代印度文明、华夏文明像四颗珍珠散落在北非和欧亚大陆的广阔空间。囿于自然条件的限制和当时生产力水平的低下,各文明相互之间无法实现直接交往,甚至相互之间不知对方的存在。但是,历史的发展规律决定了它们必然要向外界伸展探索之臂的,间接信息传递和文化贸易往来逐渐出现,位于欧亚大陆东端的华夏文明也在不断探索与西域的古代文明进行交往。

  古希腊文明对欧亚非大陆的文明交流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从公元前8世纪初至前6世纪末,古代希腊与当时其他一些文明中心发生越来越多的联系。从希腊考古和文献资料中可以发现,公元前6世纪时,中国的丝绸等物品就已经传入希腊。战国时期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学者们就将当时的中原地区认定为与丝绸相关的地区,古代罗马博物学家普林尼在《自然史》中将中国称为“赛里斯”,“赛里斯”在希腊古语里意思是“丝”的意思。从古代中国的情况看,公元前10世纪周穆王西征犬戎就曾到达中亚一带,沿路还将丝绸、“黄金”、“贝带”和“朱丹”等中原贵重物品作为礼物馈赠给当地部落首领。尽管《穆天子传》等带有神话色彩,但它却提供了古代各族分布、迁徙和交往的历史素材,描述了古代中西交通和文化交流基本状况。这些都表明在张骞出使西域以前,中原内地和西域之间的交往和接触就已经开始,到春秋战国时期和秦朝这种交流越来越频繁。

  记者:我国处于古代丝绸之路的东端,在谈其形成和发展时自然会更多地从“东方”的视角来阐述和分析,那么,如果从“西方”的视角来看,如何理解古代丝绸之路是东西方文明共同构筑的?

  邢广程:我们在讨论古代丝绸之路形成和发展时,不仅要特别关注张骞“凿空西域”的历史功绩,而且也要从另外一个视角来关注中亚和欧洲在构筑古代丝绸之路中所起的重要作用。事实上,在谈论古代丝绸之路形成时不能绕过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两个大帝国—波斯帝国和马其顿帝国。公元前6世纪中期,波斯帝国崛起,其地域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结合部及其周围地区。为了密切波斯宫廷与各郡的联系,加强对下属地区和新征服地区的统治,在阿赫门王朝统治时期,大规模地修建御道。这些御道同时也大大方便了波斯帝国货物、人员和信息的交流,客观上促进了“西域”地区交通网络的形成和畅通。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就认为“波斯御道”上往来的邮差可能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邮差。“波斯御道”随着波斯帝国的拓展逐步向外伸展,这客观上为后来丝绸之路的开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波斯帝国称雄时,希腊人也在巴尔干地区崛起。亚历山大打败波斯阿赫门王朝,将西亚和中亚地区纳入自己的统治范围。随着亚历山大东征,并在沿途修建很多商贸网点,大量希腊人和马其顿人迁徙到这些地区,无疑促进了欧洲、中亚地区与我国中原地区的经贸和文化交流,为古代丝绸之路的打通创造了极好的客观条件。正如我国学者刘迎胜所言:如果说波斯帝国对中亚的征服,使从中国到欧洲和北非的丝绸之路的中段,即从中亚到地中海东岸的交通线变得更加通达的话,那么亚历山大东征又使欧洲与中亚建立了直接联系。至此,丝绸之路的中段和西端部分已畅通无阻。

  记者:由以上我们可以看出,丝绸之路的形成具有内在的历史动因,那丝绸之路对于当时各文明古国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起到了哪些历史作用,对人类历史发展产生了哪些影响?

  邢广程:的确,学界有人将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的主要目的说成是开通丝绸之路,这种说法有些不符合实际。事实上,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的最重要的目的带有军事安全战略性质,即西汉王朝迫切希望与西域大月氏等国建立联盟,共同攻打匈奴,以“断匈奴右臂”。其实张骞出使西域的最重要的战略目标并没有达到,因为大月氏等国过去虽然受到匈奴的侵扰,而此时它们已经安居乐业,不愿意挑起战事。但“无心插柳柳成荫”,张骞出使西域却使横贯东西方的丝绸之路被正式开通了。所以,司马迁将张骞出使西域的壮举视为“凿空”之行。张骞的第二次出使西域则更多地带有畅通丝绸之路的战略含义。这次他奉汉武帝之命访问西域诸国,密切了西汉和西域诸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联系。张骞出使以后,西域与中原建立了密切的联系,西域历史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中亚草原成为连接中国与西方文明的桥梁。

  古代丝绸之路,从时间上看,跨越2000多年,历经中国历史上先秦、汉唐、宋元、明清4个时期。从地理类型来看,包括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依据商品类型可细分为“皮毛之路”“玉石之路”“珠宝之路”和“香料之路”等。它对历史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首先,丝绸之路是古代东西方商贸往来的重要通道。中国传入西方的主要商品有丝绸、茶叶、瓷器、漆器等;西方传入中国的主要有胡麻、胡桃、胡萝卜、胡瓜、葡萄、石榴、琥珀等。其次,丝绸之路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纽带。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通过古代丝绸之路,在欧洲近代文明产生之前陆续传入西方,并对世界历史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明代郑和七下西洋通过海上丝绸之路与南亚、西亚、欧洲和北非进行经济和文化交流,广泛传播了中国文化。再次,丝绸之路促进了多种宗教的传播和交流。佛教、基督教、摩尼教等都曾在丝绸之路沿线地区广泛传播。

  “一带一路”:区域合作共赢的新理念、新格局和新模式

  记者:刚才您从历史的维度比较详细地阐述了丝绸之路形成和发展的过程和作用,接下来能否从世界发展趋势的视角来分析一下如何继承古代丝绸之路的文化遗产以及“一带一路”将给世界发展带来哪些影响?

  邢广程:我认为要从两个视角看问题。首先要继续深入挖掘古代丝绸之路所蕴含的历史文化价值。古代丝绸之路具有丰厚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它昭示了古代欧亚之间文明交融的必要性和必然性,揭示了欧亚不同文明之间交流的历史轨迹和历史规律。确切地说,无论从国际还是从国内的情况看,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价值挖掘得还不够充分,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思考的空间和余地。比如,“西域”在古代丝绸之路中究竟起到什么样的作用?需要强调的是,古代丝绸之路分为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两个网络系统,陆海两个丝路是联通的,“一带一路”战略应该更加充分地继承弘扬丝绸之路的文化遗产、历史价值和文明交融理念。

  其次,“一带一路”战略是我国为泛欧亚大陆深度合作提供的一个崭新的多边合作方案,是中国与世界进行深度战略互动的基本范式。“一带一路”战略的重要内容是着眼于泛欧亚大陆和沿岸的互联互通与贸易投资便利化。古代丝绸之路在那样不发达状态下实现了洲际联通(虽然不能总保持畅通),那么在21世纪经济全球化迅猛开展、科学技术水平突飞猛进、高速铁路技术日益成熟的条件下,环顾泛欧亚大陆及其沿岸地区却依然保持着比较落后的基础设施状态,形成不了整体的能量高效交流的状态和规模。贸易投资缺乏便利,这是泛欧亚大陆及其沿岸地区最大的障碍之一。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就是希望与利益相关国家一起解决上述国际性的难题,实现泛欧亚大陆及其沿岸地区的互联互通和贸易投资便利化,进而形成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通过深度的国际经济合作实现利益共赢。

  就像古代丝绸之路中中国是东方的端点国家,但并不主导一切那样,在“一带一路”战略中中国也更多地起到发起者和推动者的作用。中国是“一带一路”的发起国和倡导国,但不可能是唯一的推动国和完成国,该构想的实现需要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共同努力和合作。互利共赢是“一带一路”方案的最关键的灵魂。需要重申的是,在古代丝绸之路构建中波斯帝国和马其顿帝国等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相信,在“一带一路”战略中,欧洲、中东地区、俄罗斯和中亚地区也必将扮演特别重要的角色,这是泛欧亚大陆深度发展与合作的必然要求。当今欧亚各国应深入挖掘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文化价值,弘扬古代丝绸之路所凝聚而成的交流、融合、合作和共赢的价值理念,让21世纪欧亚各国之间的文明对话更加顺畅、更加便利。(光明日报记者户华为)

  

  [收藏] [打印] [责任编辑:王薛]

(责任编辑:HN666)

相关新闻

相关推荐

评论

还可输入 500

读书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